第9章 我们的后来满是遗憾
  • 寒风吹散朝朝暮暮
  • 听风吹看花海a
  • 1819字
  • 2022-01-22 13:33:45

“姐姐我拍的真好看”小朝看着照片得意的笑出来声。

“这还不得你姐姐我长的好看?”我对着他讪讪的说道。

一股股寒风吹来,坐在小雪坡的我和小朝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像刀割脸庞一样的寒风,双手裹在一起畏畏缩缩的回到了旅社.。

次日一大早,“咚咚咚”小朝急匆匆的敲响了我的房门“姐姐起床啦”我睁开双眼迷迷糊糊的打开房门看着小朝。

小朝麻溜的拿起一件军大衣披在我的肩上,拉着我跑出了旅社,一路狂奔至雪乡的山顶,在一个小房子的二楼小阳台上我们看着这属于我们二人独有的风景,他搂着我坐在这里,山下的小房屋家家烟囱都向外喷出一股股白色的烟火气,房顶一片片雪白,房檐一颗颗冰锥,山下更远处则是一片朦胧的雾气,雾气之中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昏黄的灯光。

“真美”我感叹到

“我和你的相遇,是那么完美而又有意外。”小朝看着这一切感叹到,就像这雪乡的风景一般,深邃中充满了别一样的韵味和独特的美景。

看完雪乡的晨景之后,我和小朝回到了旅社收拾好了一切,“姐姐你想拍照吗?我们一起去附近的长白山看看吧”

“长白山?”我狐疑的看着他。

“我听附近的人们说那里流传着一个动人的故事还有美丽的风景”

“故事?我爱听,你快给我讲讲小朝”我拉着他的衣袖甩了甩。

小朝看着我希冀的眼神,拉着我坐下开始娓娓阐述着这个故事。

长白山”这个名字背后有一层非常动人的含义:「长相思,到白首」据说,从前有一条恶龙霸占了长白山,天池的水不能流出来灌溉良田。一个木匠不怕恶龙的淫威,拿着斧子跳入天池和恶龙展开了三天三夜的搏斗,最终恶龙被木匠砍下了头。人们得救了,但是木匠却再也没有力气上岸,木匠美丽年轻的妻子不相信自己丈夫会死去,一直守候在山头,期待着丈夫归来,天长日久,渐渐变成了一棵美丽的松树。

我听着这个故事嘴中喃喃道“长相思到白首”我转头看向小朝,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丝温柔,“小屁孩看什么看”我娇羞的怒斥到。

“那我就答应你了,咋们就去长白山,我想要看看美人松,还有长白山中的景”

我们带好了需要的物品,小朝牵着我,走向了雪乡远处的长白山,我们选择的是当地驴友常走的一条小道,道路崎岖不平,但是路上的风景确实美的像一幅画卷,像山下一望便能看见一条条从天池中流出的江河,小朝牵着我的手带着我边欣赏沿途的风景边一步一步走向山顶。

到达山顶已是日落十分,“快看,美人松”刚到山顶休息片刻小朝便指着不远的山崖边的一颗小树说道。

美人松的树干挺拔,扶摇直上青天,凌空展开她的绿臂,生长在长白山的山崖边,像一位远眺远方的姑娘一般。

“姐姐快过来给我拍一张照片”小朝叫到我,“今天真的好幸运啊,刚到山顶就看见了它”

小朝站到山边的一块岩石上,我看着他开心的就像一个孩子一般瞪大眼睛,笑靥如花,而就在笑容定格的瞬间,小朝不见了!

我一时慌了神,趴在山边往下看,郁郁葱葱的深山密林上面还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哪里还有小朝的影子?

“小朝,你不要吓我!徐朝,你出来啊!”我对着山下喊,对着树林嘶吼,对着冰天雪地歇斯底里地叫,四周却一片死寂。

小朝,你是穿越了吗?

后来我和一群搜救人员在一处松树覆盖的断崖边下找到了一动不动、浑身衣服被树枝荆棘划成破布条的徐朝,白皙的皮肤被树枝所伤,满脸都是血痕,我哭着扑在他的身上。

“小朝,你醒醒,你不能死啊。”

口水混着眼泪鼻涕从破布条中穿过去,我竟然听到了有力的心跳声。

“小朝,快醒醒!”我拍拍他的脸。

一旁的搜救人员默默地看着我:“也许,成植物人了吧。”

我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一样红着眼睛瞪着他们:“不会的,小朝不会成植物人的。”我左右开弓,狠狠打了他几巴掌。

“哎哟,我就晕一下,你至于下狠手吗?”少年忽然坐起来,抓住我的手,把我搂在胸口,“放心吧,我没死,我好着呢。

说好的人工呼吸呢?为何挨了几耳光?不按剧本走啊……”

我呆住,搂住他的脖子破涕为笑。

他抹了抹脸上的污血,低下头来,在围观群众目瞪口呆的围观中,我亲了亲他的唇角。

好柔软,有蔓蔓青萝香气。

“喂,人家是初吻,陈暮你要负责的。”他羞涩地说。

“放心吧,我会负责你一辈子的。”我吊上他的脖子。

“哎哟,疼……”小北哇的一声哭开了,“陈暮,我脚

崴了……”离开长白山的时候,小朝特动情地跟我说,“陈暮,死后你愿意和我徐朝一起合葬在这长白山上吗?”

“乌鸦嘴……脚踝都肿成面包了,还有心思开玩笑。”

我扶着他,他一瘸一拐地走着。

“喀喀。”一阵清风吹来,小朝咳嗽了几声。

“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我拍拍他的背。

“没事,喀喀,只是有点岔气。我……好着呢。”

小朝拍拍胸膛,做了一个大力水手的姿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