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直到听见有人说爱我
  • 寒风吹散朝朝暮暮
  • 听风吹看花海a
  • 1634字
  • 2022-01-16 01:35:26

老爷爷笑呵呵的说道“不是呢,我和老太婆这一辈子走南闯北,摆摊捏泥人,攒钱给女儿准备嫁妆,这门手艺快要失传了。

老爷爷满脸洋溢着笑容说着,打开两个罐子,“来,两位热心肠的小朋友,爷爷捏两个陶人送给你们吧。”

老爷爷拿着陶土飞快地捏着,数分钟后,一个小月亮和一个小太阳出现了。

“为什么要把小月亮和小太阳捏在一起呀?这么漂亮,我可不想让给他。”我爱不释手。

老爷爷捋捋胡须笑呵呵说着“你们两个有缘,这辈子应

该一直在一起的。”

我和小朝面面相觑“不可能吧,我们刚认识。”

“哈哈,爷爷还有个副业,是看姻缘。你们两个呀,是天定的姻缘。”

“姻缘?”我和小朝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老奶奶捶了老爷爷一把:“别听老头子瞎掰,他当年就是用这招忽悠到我的。”

“多准。”

老爷爷搂了搂老奶奶。

白发苍苍却仍十指紧扣,我很是羡慕。

在告别老爷爷老奶奶后,我和徐朝相谈甚欢,他吃掉了我的三个士力架、两袋奥利奥,还有一根鸭脖子,喝掉了小推车里的两罐红牛,由我埋单。

“姐姐,谢谢你,等我挣到钱了,我会报答你的。

他的样子看起来很认真。

“别说那些了,快到终点站了,你是准备去纤雾山上出家吗?”

“阿弥托福,正有此意。”他调皮地双手合十。

“好吧,那我下车了。”我背起斜挎包。

他可怜兮兮地一把抓住我:“姐姐,说好的陪你呢,你走了我就没地方去了,求求你收留我一晚。”

“可是我要去的地方是山下的公寓啊,明天一早才能送你返程,你是个男生,男女授受不亲啊!”

“陈暮,这个小帅哥是谁呀?难道是……”早早到达目的地一同参赛的同学打趣道。

“哪里,这是我弟弟!”我用力按了一下小朝的脑袋,把他藏在我身后,压低声音对他说,“走,再乱说话,

我就把你扔到纤雾山上喂狗熊!”

小朝欢呼雀跃地抓着我的军大衣衣角,站外的夜风好冷,“短袖君”冻得上下牙直打战。我索性转身来,把他往军大衣里一裹:“走,姐姐罩着你。”

“姐姐,你的怀抱好温暖呢。”他眼睛里似有星星在闪耀。

“别出声,被公寓管理员发现就麻烦了。”我把小朝的脑袋

按在胳膊下,终于顺利地进入了铁道公寓房间内。

进入屋内发现房间只有一张床,这就尴尬了,初冬的锦城不管是谁睡地铺,明早起来肯定冻的流鼻涕。

“那,我们各睡一半的床,我盖被子,你盖军大衣,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站在床上,挥舞起一把扫帚,拔出棍子,放在床铺正中间。

我又顺手从窗台上抄起一根不知道谁落下的擀面杖,抱着擀面杖睡着了。

而徐朝或许是担心挨揍,抱着胳膊缩成一团,跟一只小猫咪一样。

一夜相安无事,甚至我还做了一场美梦,梦中的我睡在家中宽大的公主床上,搂着我的大狗熊睡得哈喇子直流。

清晨起了个大早的徐朝告诉我,他想回家了,我一听终于可以摆脱这个麻烦鬼了,带着他坐上了回程的火车,小朝顶着两个黑眼圈,闷闷不乐。

我问:“你这是……烟熏妆?”

他瘪瘪嘴,压低声音:“昨晚,你好像把我当成了一只大狗熊……你的大象腿搁在我身上……”

“你……”我涨红了脸。

“对了,你还打鼾……姐姐,我很担心,将来没人敢娶你。”他忧心忡忡地说。

眼看回程列车上的帅哥列车长走来了,我捂住小北的嘴。

不能让这个小屁孩再跟着我了,我心生一计:“我手机欠费了,借你手机一用。”

车到江陵,小朝恋恋不舍地挥别下车:“姐姐,谢谢你的收留。”

我嘿嘿一笑。

站台上两个面如土色、心急如焚的中年人,在看见小朝的瞬间,瞳孔忽然发亮,冲过来……

下一秒,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爸,你怎么来了?”

“小兔崽子,竟然又离家出走了!”

啪啪!

“妈,你竟然也打我!”

“对,我不能护犊子。”

“又麻烦你了小姑娘,要不是你给我们发了短信,我们就又要去警察局报警了!”

“姐姐,你居然出卖我?”小朝捂着脸,眼泪汪汪的看着我。

“我是为你好,小鬼。”我把小月亮递给他,挥挥手,“快回家吧,这个留给你玩了,后会无期。”

“姐姐,我们一定会再见的!”话音刚落,小朝就被他爹抓走了。

我坐上回锦城的列车时,本以为此事就这么结束时,突然手机嘟嘟的响起了短信声,我打开手机定睛一看“姐姐,虽然你出卖我的很惨,但是我不讨厌你,姐姐,我喜欢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