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寒风终将吹散朝暮
  • 寒风吹散朝朝暮暮
  • 听风吹看花海a
  • 1761字
  • 2022-01-23 01:04:38

明知年华终将老去,而我站在青春的尾尖静静眺望,盼着风的微笑,盼着这颗心温暖到老。看那消逝的岁月在指尖滑过,依然明白,我与小朝青春不止遇见。

我随着双马尾姑娘又一次登上了长白山,天朗气清,山林中有寒风穿过,再次到了当初小朝坠下的山崖边。

双马尾姑娘告诉我她叫做徐佳柔,是小朝的姐姐,接着便从背包里捧出一个小盒子,黑色大理石材质,我一眼就看见了小朝的黑白照片。

灵魂如同被抽空,我跌坐在地,浑身汗水涔涔。

“其实,我弟弟他,两年前就离开人世了。”

两年前……

我和小朝坐火车回到江陵城,刚下站台,小朝妈就赶来了,知道小朝坠下山崖,二话不说就给了我一个耳光。

“小朝伤成这样,都是因为你,滚!以后不要出现在我儿子面前。”

我理解一个母亲的愤怒,小朝拼了全力地护住我,为了不让母子大战升级,我溜得比兔子还快。

跑回学校宿舍我给他发了一条微信:“来日方长,我们一起搞定阿姨。”

“好,我来找你,你等我。”

“不要,先等阿姨消消气,到时候我来找你”

“好吧,我等你。”

这条微信过后,小朝再也没跟我联系过,关机了。

第二天,我打电话去学校问询,却得知小朝退学了,退学手续是他妈妈和姐姐来办理的。

一夜之间,小朝就像夜空中的一颗星一样,太阳出来了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到哪里都找不到他,摄影学院,江陵城、火车站、平湖秋月……天涯海角,我再也没有见过我的小朝。

没有办法,我只能又前往雪乡,去往长白山的天池,这里有我们初遇的痕迹,空气里有爱情的味道,我

知道,他总有一天会来,因为这里有独属于我们的约定和秘密。

却没想到,他是以这种方式回来的。

我蹲在地上,抱着那个小小的骨灰盒,哭得伤心欲绝。

“弟弟去世之前,曾有片刻的清醒,嘱咐我把背包里的两样东西还给你,不要告诉你他去世的消息。

他的遗愿是,把骨灰撒在长白山的天池,因为,那是见证了他爱情最浓烈样子的地方,他要守着它,沧海桑田。

我们一直舍不得他,拖到如今,可是,那是小朝唯一的心愿,既然遇到你,那一起送小朝最后一程吧……”

我颤抖着双手打开骨灰盒,把骨灰一捧捧撒向天池,撒向满天飞雪的空中,眼睁睁地看着你——小朝,我的小鬼,你在这世界上留下的最后的痕迹,一点点在空气中消失不见。

回江陵城的列车上,我们曾经还有过拉过勾的约定,你说过你要陪我再来长白山,你会在天池边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你会在漫天飞舞下为我戴上戒指,实现属于我们爱情的约定。

可惜我一直不明白,那么活生生的一个你,怎么就消失了?

徐佳柔哭到肠肠寸断,断断续续地诉说——那个晚上,小朝又一次离家出走,他一瘸一拐地走向学院我的住处,寻我无果后,独自一人前往了雪乡,前往了长白山的天池,他知道,我在这里,这里能寻到我。

小朝拖着一瘸一拐的腿在雪乡和长白山到处寻我,终究是与我错过了,他失望的走向雪乡的列车站想回到江陵,刚到站内,小北忽然口吐鲜血倒地不起,虽然经过数小时的抢救,小朝清醒了片刻,终还是去了。

经医生检查后确认,那一日小北的坠崖,虽然有积雪从木缓冲,但其内脏有受损而不自知,在加上没有好好休息治疗,拖着带病的身体在冰天雪地中四处奔走,发了失血性疲劳休克……

我脑中石破天惊般回想起那一天的列车站,周围群众的叹息仍然在耳边:“是个年轻人,可能是跑得太急了,引发了宿疾口吐鲜血……”小朝,担架上昏迷不醒

的你从车窗下经过,我竟未认出那张满是鲜血的脸,小朝,你会有多伤心。

小朝,是陈暮太粗心,是陈暮不小心丢了你。

小朝,我知道,那夜你离家出走,是来寻我的,只可惜夜太黑太冷,你的伤始终未能痊愈,你走得太久太累,一直没能走到终点。

泪水决堤。

依稀回忆起那一年,我们都以为你劫后余生,我们在长白山的寒风中,吻过彼此的青涩脸庞。

少年的唇角好柔软,有蔓蔓青萝香气。

小朝,那也是陈暮的初吻。

小朝,你怎么那么狠心,丢下陈暮这长长的一辈子呢?

小朝,从此以后你不再是小孩,你是天上一颗星,虽然星辰终将坠向大海,但是你在我心中,是永恒。

鸟儿飞过会遗落羽毛,花儿开过会留下芳香,小朝,你来过我心上,留下一滴泪,长成一片海,永不干涸。

你姐姐后来送给了我,你写的随笔——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此日同沐雪也算共白头。

看着你写的随笔,我一时间绷不住了眼眶中的泪水,任由的泪珠一颗颗洒落在随笔之上。

小朝,我会等你,到时间之恒,到世界尽头,总有一天,我们会再相见的,因为我知道,烟雨归尘星月归你我归山川湖海也归你眉眼笑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