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逝去的我们终将相遇
  • 寒风吹散朝朝暮暮
  • 听风吹看花海a
  • 1306字
  • 2022-02-03 00:23:23

2013年寒冬,凌晨三点四十分,窗外的北方呼呼的吹着,街头大雾四起。

我刚坐上了回往南方的绿皮火车上,只听见外面有人大喊“不好,有人晕倒了。”

列车长飞快的奔向了车厢外事发的位置,人来人往的人群伴着雾气慢慢的弥漫了我的视线。

乘客被担架迅速抬到休息区,120 急救车鸣笛声刺耳,火车缓缓开动。

火车上的人们随着检票员的检票,逐渐的坐上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一段时间后,只看见座位之间的人们熟络起来,交谈起来。

“是个年轻人,可能是连夜刚从雪山上下来受了风寒,引发了宿疾口吐鲜血……”

这趟火车1469次是从雪乡开往江陵的,雪乡位于MDJ市西南部从我国最北边开往南方的路途中,刚开始沿途的风景一片片雪白,老旧的绿皮火车,座位是没有一点软和的硬座,火车的窗外只听见北方呼啸席卷着雪白的大地,窗边的玻璃弥漫着雾气,显得格外凄凉。

火车沿途开过了清茶馆泉水开过了长白山凹凸起伏的地貌,刚开始每个所停留的小站都几近荒芜,乘客很少,随着绿皮火车富有节奏感的哐当哐当声,疲惫的我伴随着这个特殊的曲调缓缓的闭上眼安静的睡去。

阿婆常说,万事万物来过都会留下痕迹,鸟儿飞过会遗落羽毛,花儿开过会留下芳香,一个人的气息会留在他经过的地方。

徐朝,我们所见过的最后一面是位于雪乡1469次绿皮火车的站台外,火车上的我隔着带有雾气的玻璃,不经意的瞥见满脸鲜血的你,我好想重回这一瞬间,让我走出火车在看一看你的面庞,听一听你的声音,坐在火车上,听车轮碾过一节节铁轨,日月光阴飞驰而去,我知道,我无论是在天涯海角,长眠于长白山的你,终会来寻我的。

斗转星移,一眨眼就到了2014年的秋天,距离我从雪乡回到江陵已经一年过去了,我依旧做着我所热爱的摄影,我喜欢用相机拍下定格住的永恒的瞬间,记录下属于我们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徐朝,你知道吗?我又来到了我们初识的“平湖秋月”今年湖边的枫叶依旧红的灿烂,我看着远处的夕阳映衬着湖面的小船和湖边的枫树,秋风一吹,黄的红的落叶,一片,两片,轻悠悠地飘落在水面上,像无数只小船,顺风慢慢地荡走,我拿起我的相机摁下了快门记录着本该属于我们的风景。

你好,请问你能给我拍一张照片吗?我抬头看见一位背着黑色双肩包、梳着双马尾的姑娘,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问到,随后我便答应了她的请求,只见她缓缓的走向枫树林,背靠夕阳面朝枫树,我不断的寻找着合适的角度,为他拍出最美的瞬间,随着我按下快门相机咔嚓咔嚓的拍过照片后,突然我的视线不经意看见了照片中这位姑娘背包上的挂件,不知道怎么的我突然一怔,不由得想起了与徐朝在一起被阿婆送的陶土挂件,一个是小月亮,一个是小太阳。

那是属于我和徐朝的小挂件,细看之下,这个旧旧的黑色双肩包正是我第一次与徐朝所见面时,他手上所搂着的。

“你认识徐朝吗?”我的声音颤抖。

姑娘愣了一愣,随即点点头。

她看了看我胸前所佩戴的工作牌,问到“你是陈暮吗”

“是我”

“徐朝跟我说过,如果有一天,我能在“平湖秋月”遇到陈暮,一定要把这两样东西亲手交给她。”双马尾姑娘摘下小月亮,递给我,“这是第一件,徐朝说过这是你们彼此许下约定的物品……”

我低头看向远方西湖的水面上,湖水反射着夕阳的光芒照射在我的脸庞,蓝色的小月亮的背面刻着“陈”字,不知不觉,泪水一颗颗落在阳光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