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受伤1
  • 坑爹的女神系统
  • 九歌
  • 1554字
  • 2022-03-24 13:50:25

大地上一片枯黄,偶尔看到野草也是焉焉的没有精神。

干涸的土地有的地方已经有些沙化,突然一只野兔从不远处窜过去,谨慎的看了下周围,见没有什么威胁,低头啃食起半死不活的野草,稍有动静,野兔便又消失无踪。

枯草丛里隐约可见一个人影,那人穿着迷彩服,趴在地上,很好的遮掩了她的存在。

背上看不出明显的伤口,但右腿上却明显能看出一片腐烂的流脓的伤口,地上一片暗红,应该是已经干掉的血液,伤口上还有蛆虫在腿上爬来爬去。

一只指甲盖大的长着钳子甲虫,硬生生的从腐烂的伤口上夹下来一块肉,整个身子钻了进去。

“啊!”

一个轻颤,颜青被生生疼醒了过来,她没想到自己还能醒来。

飞机爆炸的时候,根本没有准备降落伞的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抬头扫了下周围的环境,嗯,很陌生!

不过现在不是研究环境的时候,腿上的剧痛,胸口呼吸时的闷痛,还有一阵阵晕眩让她知道自己伤的不轻,必须得找到水,她需要喝水补充一下水分,也需要清洗一下伤口,她感觉到自己右腿骨折了,看了下已经腐烂的地方,隐隐都能看到骨头,这条腿是否需要截肢还不确定。

颜青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没有成功,求生的本能下,匍匐着向前爬去,她得找到水源。

凭她多年野外生存的经验,总算在力竭之前找到了一个脏乎乎,冒着动物粪便的小泥潭。

喝?

别妄想了,倒是可以先洗一下伤口,她挣扎着坐在泥潭边上,收起右腿,低头就看到一只不小的黑甲虫钻进肉里,只剩一点裸露在外面,忍着恶心,没敢直接捏出来,而是随手拔了一根还算有韧劲的野草,掐去柔软的部分,留下最坚硬的根部,插进受伤的肉里,直接连肉带虫子挖了下来。

仅仅这一下,疼得颜青满头大汗,虚弱的喘息几下,又接着继续处理冒出的鲜血,在什么条件也没有的情况下,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把泥巴摸到伤口上止血。

然后把那些恶心的蛆虫们,和其它虫子全都弄掉,至于围着她胡乱飞的大苍蝇,她没力气管了,看着如此狼狈的自己,颜青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极具讽刺的笑容, 这么狼狈的时候啊,好像也就只有被扔掉的那年有过吧!

颜青低下头,一只手伸进黑乎乎的泥潭里,嗓子干渴的想要不顾一切的大喝几口,被仅存的理智阻止了。

不能喝,干脆洗一下头发吧,头上瘙痒的让她恨不得将头发剃掉,也不知道她昏迷的这段时间头发里钻进去了多少虫子,想想就觉得瘆人。

在距离颜青醒来的不远处,那只灰色的野兔还在啃食野草,野兔后面一个高大的身影,弯着腰,悄无声息的靠近野兔,拿着一个被磨的尖锐的骨头,高高举起。

‘湊’的一声,野兔被长矛扎穿了脑袋,野兔抖动了几下,没了声息。

人影窜过来,一把拿起长矛,另一只手将野兔用草绳绑起来,扛在后背。

来人向原地踢了几下土,打算离开,刚走几步突然停下,仔细观察地面。

不远处已经枯掉的草地上,有被压过行痕迹,好像是被什么拖着离开,来人沿着痕迹追了过去,痕迹很长,黝黑高大的男人跟着痕迹走了一段,看到零星血迹,男子蹲下,拔起沾染血迹的野草嗅了嗅,嗯,虽然干了,但是新鲜的血液,离开应该不到半天。

是受伤的动物,或是什么,他完全有可能追上。男子舔了下干裂的嘴唇,眼里露出一抹凶残嗜血的光芒,表情残忍而贪婪。

看来今天的运气不错,刚猎了一只兔子,又有猎物送上来了。

一只兔子太少了,根本不够,这样想着,男子随着踪迹追了上去。

洗完了头发,颜青觉得好受一点,脸上不仅没有洗干净反而涂上了一层薄薄的泥巴,不仅脸上,脖子里手上和腿上也都涂了一层,让原本白皙的肌肤一下子变成灰不溜秋的。

这样的野外,她已经有预感短期内回不到城镇了,想要在野外生存,涂抹了泥巴不仅可以防晒,还能阻挡一些虫子叮咬。

要是自己的防狼刀在就好了,除了一身几乎看不出原色破破烂烂的迷彩服,身边连一点防身的东西都没有,手机被留在飞机上,应该已经被炸没了,这下要怎么办?

颜青发起愁来,胸腔内一阵阵疼痛,让她知道自己快坚持不住了。

而她得想想现在的情形该怎么活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