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拜师

  • 大宋好弟子
  • 爱吃甘蔗的熊
  • 2673字
  • 2022-05-17 19:03:20

秦知儒有点懵,他被寇准的话吓到了。

这是干啥呀?古人咋还一言不合就收人为徒呢?

这收就收吧,若是平日里说不得秦知儒就应下来了,谁还不想自己多个靠山呢?

可偏偏这时候秦知儒不敢答应啊!刚刚为了刺激一下寇准那颗苍老的心,说了些大逆不道的话,说不得此时寇相公就想着让弟子做些匡扶宋室之举。

可这对秦知儒来说就是找死啊!自天圣元年起,号称二人称圣的刘太后将在整个天下权倾十载!

说句不好听的,在这段时间里,寇相公算个屁!秦知儒连屁都算不上!

“啊哈哈哈哈!寇相公说笑了,小子不过就一厨子,怎敢为您弟子呢。”

秦知儒一边打着哈哈,一边以余光偷看门口,准备一言不合就开溜。

站在后面的赵志贤都惊呆了,他从未见过如此操作!

不说这大宋,就连北辽那蛮子横行之地,都不知有多少人想要拜寇相公为座师,可这十三岁的小子居然给拒绝了?!

木槿也是小嘴合不拢,弯弯的眉眼此时瞪得浑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秦知儒。

寇准还算淡定,只是瞧着他失手拽下来的小撮胡须就知道他心态也是有点崩。

“先不说别的,小子给各位大人准备了水晶灌汤小笼包,若是再不品尝可要凉了。”

一边说着,秦知儒一边打开了食盒,他相信众人的注意力一定会被美食所转移的。

果然,一提到吃,木槿最先回过神来,瞧着那晶莹剔透的圆球上点缀着丝丝嫩红,她便忍不住赞叹道:

“这吃食竟能如此好看。”

“不仅好看,还好吃哩!”

秦知儒十分有眼色,取过食盒中的碗筷先是夹了一个恭敬的递给寇准,而后又递给了赵志贤,最后挑了个汤汁饱满的给了木槿。

当然,那在一旁着实能聒噪的小丫头阿染也是没少。

只见阿染婴儿肥的小脸蛋变得红扑扑,便知道秦知儒在她那里增添了几分好感。

“这水晶灌汤小笼包吃起来千万莫要着急,先轻轻用牙齿磕开一个小洞,而后将鲜美的汤汁吮入口中,细细品尝那浓郁的味道。”

阿染显然没有听进去,她着急的一口咬下去,结果迸溅出来的汤汁洒了她一嘴。

可小丫头却不肯放弃,一边模模糊糊的说着好吃,一边小口小口的啃了起来。

木槿嗔怪的看了阿染一眼,拿出手帕给她擦了擦嘴,阿染则是报以微笑。

“秦公子果然妙手,竟是能做出如此鲜美的汤……”

“汤包,小姐也可称为水晶灌汤小笼包。”

秦知儒看着面若桃花的木槿,不由得露出了骄傲的笑容。

木槿何时曾被男子这样毫不避讳的看过,登即羞红了脸,低下头小声说道:

“不知日后可否自公子醉仙居中购得?”

“这产品还未上市,但若是木槿姑娘想吃,那在下随时恭候。”

本来秦知儒在这里撩妹,应该被寇准咳嗦一声制止的。

但是刚刚秦知儒给这老头的打击太大了,如今还未曾缓过来,就连那美味的水晶灌汤小笼包也是食不甘味,根本没有尝出什么滋味来。

“守礼、木槿、阿染,你们先下去,老夫有事要与知儒说。”

就在寇准一口一口吃掉汤包后,突然开口说道。

这三人一看情况不对,施礼后便退了下来。

可能是吃人家嘴短,小丫头阿染临走的时候还给了秦知儒一个爱莫能助的神色。

这下让秦知儒有点摸不准了,难不成这寇老西还要动手打人不成?

都说儒家子弟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可秦知儒有点不信啊!

不说那君子需学礼乐射御书数中的射,就说大臣时常朝会不合,饱以老拳作何解释?

就在秦知儒心思百转,准备三十六计走为上的时候,他的袖子突然被一股大力紧紧抓住。

只见寇准面目严肃,沉声说道:

“你当真不愿做老夫的学生?”

秦知儒咽了口口水,迟疑的点点头:

“当……当真。”

“嘿!”

未曾想这寇准一听居然乐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左手依旧死死拽着秦知儒的衣袖,右手却气定神闲的端起茶碗喝了口茶,还发出“啧啧”的声响。

“那你就再好好想想。”

秦知儒:“???”

什么叫好好想想?你拽着我袖子呢让我好好想想?你是名垂青史的寇相公啊你让我好好想想?

秦知儒尝试着挣扎了两下,却发现寇准的左手纹丝不动。

不愧是曾经拽住太宗皇帝不让走,喷人家一脸口水的朝廷第一大喷子啊!

可以这么说,寇准也好,韩琦也罢,还有后来的王安石,说得好听一些叫有进取心,说的不好听,那就是都有些流氓气质。

什么叫流氓气质?那就是不服就干,死了拉倒,俺就跟你斗到底了!

但这才像个宰相的样子,天子“恂恂如书生”,你若是宰相还不流氓一点,这国家就操持不下去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寇准才逼得如日中天的辽国签订了城下之盟,还差点把负责谈和的曹利用吓尿。

秦知儒挣扎了许久,终于放弃了,垂头丧气的妥协道:

“小子不是不想做您的学生,实在是怕死啊!若是……”

“若是什么?”

“若是您真的有心,那就答应小子一个条件。”

寇准茶水都续了好几杯,正在考虑尿急当如何,一听这话,顿时喜笑颜开,道:

“先说说看。”

“刘太后不行忤逆之事,您不能让小子做触犯天颜的事情。”

寇准捋着胡须沉吟良久,点了点头道:

“自然如此,刘太后母仪天下,若安心扶保赵家圣人,自是有功无过。”

秦知儒一听,顿时叩拜下去,毫不拖泥带水的磕了三个响头,再奉上一碗茶水,这拜师礼便算是完成了。

寇准也是开心的紧,一点都不嫌这仪式的简陋,甚至有种喜极而泣的感觉。

实在是刚才秦知儒给他的打击有点大,自己堂堂寇相公,曾经的帝国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时被人干净利落的拒绝过?

“明日醉仙居打烊后,来真武堂进学。”

秦知儒应了声,便忙不迭的要离开,自己酒楼还要开张哩!

可就在此时,寇准突然又叫住了他。

“近日听闻宰相冯拯不日将弹劾钱惟演,知儒有何看法呀?”

秦知儒一愣,稍微回忆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便脱口而出道:

“钱惟演必然被逐出东京城。”

寇准微微皱眉,不过一想到对方还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孩子,便又平复了下来,细细讲道:

“冯拯此人虽说庸碌无为,才能不过尔尔,可终究不曾做奸邪之事。

钱惟演则是趋炎附势之徒,老夫虽说看不惯这老匹夫良久,但其妹乃国舅爷刘美之妻,自刘美过世后,太后便只剩他一位亲戚。”

说到这里,寇准停下来看了秦知儒一眼,发现他好像没有接话的意思,便只能接着说道:

“冯拯以一人之力,于大朝会发难,无异于以卵击石!待到钱惟演反击,则冯拯去相之日不远矣!”

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秦知儒却摇了摇头,说道:

“若是赵氏官家听政,说不得便是先生您的推断了,可刘太后不同。”

寇准顿时来了兴趣,问道:

“有何不同?”

“冯拯庸碌无为!”

看着秦知儒那副自信满满的模样,寇准不禁有点疑惑了,可他总不能开口问啥意思吧?人家可是刚叫了自己先生!

“若是没有其他事,学生便先行告退了,醉仙居的生意刚刚有所起色,所以……”

“去吧去吧,晚些别忘了来进学。”

看着秦知儒一溜烟的跑没影,寇准心情大好,不管这学生说的对与不对,总归有自己的想法,这便是大善!

一边想着,寇准一边捻起一个灌汤包,轻轻磕开一个小口,用力吮了一口汤汁,顿时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美味呀!鲜美浓郁的汤汁裹着细碎的鱼糁,味道实在是醇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