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两首词引发的
  • 大宋好弟子
  • 爱吃甘蔗的熊
  • 3301字
  • 2022-05-17 19:03:20

雷州府衙坐北朝南,坐落在东西向的大街上。

大门的两端有着一堵黛瓦白底的照壁,照壁的墙面上张贴着各种榜文告示。

门口的衙役显然已经得到了吩咐,见到秦知儒的时候便上前打声招呼,在前边引路。

秦知儒紧走两步跟上,手中袍袖不着痕迹的递上了一块碎银。

衙役颠了两下,便眉开眼笑的收入袖中,然后十分亲热的给介绍起了府衙。

从正门两侧的外墙进去,便又见到一度影壁墙,衙役说这叫萧墙,是庄严肃穆的意思。

绕过萧墙便来到了府衙院中,前院左右各有两院,一边是驿站所在,一边则是阴气森森的县狱。

看到那阴森可怖的模样,秦知儒缩了缩脖子,心里想自己这辈子就好好当美食家好了,千万别犯事投进大狱,不然不死都要脱层皮。

进入了二门便来到了府衙的第二进,这里也是府衙之中最大的一进,里面鳞次栉比的小院便是各个官员办公的场所。

而且雷州的粮仓、银库、武库等也都坐落在这里,因此守卫十分森严。

再往里走通过一道“仪门”,便能够看到大堂所在。

秦知儒自然是不用在这里等着,而是被领着直接进入大堂,穿过二堂,来到了三堂。

衙役给秦知儒搬了把椅子,便去后院通报寇相公去了。

秦知儒道声“麻烦了”,便搁了半拉屁股坐在上面,耐心等待。

只是衙役刚走不久,秦知儒便看到一个扎着两个羊角小辫,跟他差不多大的小丫头正探头探脑的看着他。

“喂,你就是那个什么醉仙居的厨子嘛?”

当小丫头发现秦知儒看她的时候也不再躲了,走到他的身前,挺起两个小馒头样的胸脯,气势汹汹的说道。

秦知儒嘴角上扬,站起来微微躬身,道:

“在下正是姑娘口中的厨子。”

“阿染!不许胡闹!”

正在小丫头上下打量着秦知儒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声娇喝。

名为阿染的少女顿时蔫了下来,随后一蹦一跳的迎了过去,一把抱住那女子的胳膊,撒娇道:

“哎呀小姐,阿染就是看这书呆子挺好看的,准备逗他玩来着。”

女子宠溺的弹了下阿染的额头,而后眉眼弯弯,冲着秦知儒甜甜的笑道:

“公子请见谅,这丫头被惯坏了,还请您多多海涵。”

眼前这少女虽然不过十四五左右,可是眉宇之间已有倾城之色,一身素色衣衫更是衬的她气质出尘。

“无妨无妨,阿染姑娘说的也不错,在下还真就是个厨子。”

秦知儒一时有些看呆了,反应过来后赶紧收回自己视线,打趣道。

可是没想到这个小丫鬟阿染竟是话赶话,丝毫没有自己是丫鬟的觉悟。

看到秦知儒那副“猪哥”样后,不由得撇着嘴道:

“看起来像个正人君子,结果看到我家小姐后还是暴露了登徒子的本性。”

秦知儒倒也应付自如,被人说穿了后脸不红心不跳,洒然笑道:

“在下不过是在欣赏小姐的美而已,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就仿若天边灿烂的晚霞,河畔盛开的野花,在行人匆匆路过之际,也会不禁停下脚步欣赏片刻。”

一番话语将那眉眼弯弯的姑娘说的微微低下了头,只是嘴角有些上翘,小酒窝上不知是胭脂还是羞红。

阿染看看秦知儒,再看看自家小姐,有些懵。

只是这小丫头还是有些不服输,底气不足的说道:

“既然你觉得我家小姐好看,有本事给我家小姐写首诗词呀!听说你能三息做顺口溜,哼哼,我家小姐可是诗词歌赋样样擅长哩!”

一边说着,阿染还一边抬高了小脑袋,仿若打了胜仗的小公鸡一样。

看她那副样子,显然这位小姐文化水平颇高。

这就令秦知儒有些窘迫了,总不好再编一首顺口溜糊弄人吧?那多丢人呀。

眉眼弯弯的姑娘显然蕙质兰心,一眼便看出了秦知儒的窘迫,便将阿染拉到了身后,道:

“阿染不许胡闹!再这样没大没小的就不带你出门了!”

说完还冲着秦知儒甜甜笑道:

“公子不必理她,阿染从小便顽劣不堪,实在是令公子看笑话了。”

阿染躲在她家小姐的身后气焰小了许多,只是还撅着嘴冲着秦知儒伸了伸粉嫩的小舌头,做了个冷哼的表情。

本来在礼法森严的封建社会,上下尊卑是极为重视的。

这眉眼弯弯的姑娘与婢女阿染的关系在道学家的眼里简直就是灾难!是不为这个社会所容纳的。

只是秦知儒却无所谓,他毕竟是未来那个讲究“人人平等”的时代穿越回来的,对于这对主仆的关系反而感到很有趣。

就在秦知儒为眉眼弯弯的姑娘给自己解围而松了口气的时候,寇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身后。

先是大笑三声,然后发出了一波“死亡劝告”。

“既然阿染都这样说了,那知儒你就表现表现吧!老夫可是对木槿夸赞过你有急智的。”

一番话令秦知儒有些懵逼。

这姑娘叫木槿?还挺好听,只是夸赞自己有急智是什么意思????

此时秦知儒心中仿若有一块秒表一般,“哒哒哒”的计着时间。

五秒过去了,秦知儒后背微微有些放汗,就在他准备认个怂的时候,抬头却看到木槿那甜甜的笑容,以及期待的眼神。

秦知儒抬手擦了把汗,突然想到自己的身份,顿时豁然开朗!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说完,秦知儒温文尔雅的冲木槿拱拱手,道:

“在下看木槿姑娘身形瘦削,营养有些跟不上,若是有意可来醉仙居,在下愿为姑娘准备些吃食,补补身子。”

阿染依旧是那副迷迷糊糊的模样,问道:

“什么叫营养跟不上呀?”

秦知儒侃侃而谈:

“就是说最近姑娘可能有事过于烦劳,导致身体虚弱,食欲不振,进而会引发病症。”

“咦,这位公子说的还真不错哎,小姐最近太辛苦了些。”

没想到这看起来气焰嚣张的小丫头,在寇准到来之后竟是变得彬彬有礼。

称呼更是从“登徒子”直接变成了“公子”,着实令秦知儒有些大开眼界。

只是幸好这古人淳朴,秦知儒说这番话的时候可没有这么纯洁。

他是注意到了木槿姑娘年纪轻轻就如此富有,一座飞机场可是价值不菲。

寇准品味了良久,重重的叹了口气,对木槿说道:

“生意终究是身外之物,木槿不必强求,陆兄在意的终究还是你这个女儿。”

木槿点了点头,有些消沉。

秦知儒大致想到了一些,可毕竟大家不熟,也不方便说些什么。

哪知道寇相公兴致上来了,竟是提议道:

“没想到儒哥儿不仅文采飞扬,写得这首闺怨词,还将女儿心看的颇为透彻,那你再顺便送老夫一首词如何呀?”

赵志贤不知道何时也来到了堂中,看着寇准考校秦知儒的样子,不禁有些严肃起来。

难不成这寇相公动了收徒的心思?

秦知儒可没想到这里,他只是有些纳闷,这历史名人哪儿这么多毛病问这问那的?

不过秦知儒也是“杀得兴起”,反正一首也是抄,两首也是抄,各位还没出生的大词人也不差这一首两首的。

看了看有些老迈的寇准,秦知儒细想片刻,脚下便挪起步子来。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东北望,射天狼。”

“好!”

不等寇准说什么,待在后面的赵志贤忍不住击掌大叫。

秦知儒心里冷笑一声,这特么辛大词人写的能不好?

寇准嘴唇微微发抖,他看向了东北方,仿佛看到了那个曾经烽火连天的檀州城。

今年是天圣元年,秦知儒知道,这是寇准逝世的一年。

人生大起大落之下,这位受万人敬仰的寇相公已经不再年轻。

他终究还是要倒下了,带着被贬谪的屈辱倒在雷州。

英雄迟暮,美人白首,这是最令人难过的事情。

即便寇准有诸多的毛病,喜好奢侈,不敬帝王,与同僚之中嬉笑怒骂,可他终究是那个一心为民的寇相公!

秦知儒不想看到他落寞死去的样子,当然他也有私心,毕竟刚找了个靠山。

“唉,射天狼的事情还是交给年轻人吧,东北的事老夫已经尽力了。”

寇准终于回过神来,只是老态毕现,全身上下的力气仿佛被抽空。

秦知儒则是不着痕迹的踏前一步,贴近他的耳朵,用只有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道:

“您就甘心吗?甘心看着自己努力扶持的赵家圣人当做傀儡?您忘记太宗皇帝对您的浩荡皇恩了嘛?忘记您亲手送上皇位的官家了嘛?可如今是什么局面?天圣天圣!二人称圣!”

“够了!”

本来温润儒雅的寇准突然须发皆张!仿若发怒的狮子一般!

不明就里的赵志贤、木槿和阿染被吓了一跳,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寇相公真正发怒的样子。

而当事人秦知儒同志却一副优哉游哉,毫不在意的模样。

他当然不急,寇准是个聪明人,而且至死也念念不忘太宗皇帝对他的恩情。

秦知儒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自然是知道他与太宗皇帝的羁绊。

大家都是聪明人,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那也就够了,说多了没意思。

只是秦知儒没想到的是,自己确实激发了寇准的斗志,让他有了活下去的目标,但却坑了自己……

“老夫要收你为徒!”

“啥?我拒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