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水晶小笼包

  • 大宋好弟子
  • 爱吃甘蔗的熊
  • 2114字
  • 2022-05-17 19:03:20

日落西山,雷州城中难得热闹的场景终于恢复了原状。

随着天色渐暗,有钱的人家自然是去那勾栏瓦市继续醉生梦死的夜生活。

无钱的人家则是早早上炕,老婆孩子热炕头也不失生活乐趣。

秦知儒送走最后一位顾客,疲惫的关上了醉仙居的大门,瘫倒在一旁的长凳上不想起来。

秦哲虽然也是满脸的疲惫,却强撑着身子拿出账本,看着上面的数字呵呵傻笑。

张家财也好不到哪里去,看他费力将装钱的箱子拖出来的样子,恨不能睡在那大堆的铜钱上。

张寡妇从后厨出来,略显疲惫的伸了个懒腰,竟是露出了惊人的身体曲线。

其实张寡妇岁数并不大,与秦哲年纪相仿,不过刚刚二十八。

身经百战的秦知儒哪里看不出来她的眼波只为秦大秀才而传,只是抛媚眼给了瞎子,这便宜老爹明显看不出来啊!

“加上赌坊赚的一千贯,咱们今日共盈利一千一百三十六贯,按照之前说的,九百零八贯八百文归张婶婶,剩下的归醉仙居。”

秦知儒随手拿过一张纸,写了些秦哲看不懂的公式符号便算了出来。

饱读诗书的秦大秀才自然是不服,一边教导着秦知儒做事要严谨,不能搞歪门邪道,一边又拿出了算盘另算了一遍,结果分文不差。

秦大秀才不解的挠挠头,有心想问一下儿子这是在哪儿读的书,却又怕被儿子看扁了。

秦知儒自然懒得理会老爹,接着吩咐道:

“咱们今日这醉仙居算是开张了,而且名声也打出去了,只不过人手还是个问题,所以小子肯请张婶婶来醉仙居做掌柜,不然小子实在是不放心交给别人。”

一边说着,秦知儒还一边看了一眼秦哲。

秦哲当即闹了个大红脸,打着“哈哈”说道:

“是极是极,张家妹子才是做生意的好手,我就不献丑了。”

张寡妇抿着嘴笑了起来,道:

“承蒙儒哥儿瞧得起,婶婶就来这里搭把手,只是这掌柜不敢当,还是让秦先生做便是,俺搭把手,还有这九百多贯钱万取不得,醉仙居刚刚开业,正是用钱的时候,婶婶自己也用不到钱。”

秦知儒刚要再劝,张万贯憨憨的开了口:

“儒哥儿莫说了,俺娘亲既然说了,那便这样做吧,儒哥儿若是瞧得起俺兄弟二人,便也安排个活计。”

张家财也是用力点头道:

“正是正是,俺帮忙时可没想这么多,儒哥儿给钱实在是见外了。”

秦知儒摸了摸鼻子,笑了笑道:

“那就这样,钱留下,给婶婶两成股,以后就是醉仙居首席厨娘兼半个掌柜,家财上过私塾心思活泛,便做账房先生吧,万贯身强力壮,招些伙计管着跑堂,顺便护醉仙居周全,莫要让喝醉的人闹事。”

看着自己儿子处置有度的模样,秦哲满意的点点头。

他早就发现自己的儿子与以前有些不同了,兴许是因为自己这个爹实在是不争气,老天爷让他开了窍。

至于会不会有挫败感,哪儿个老子能嫉妒儿子有才能呢?高兴还来不及呢!

这一天之中最累的便是秦知儒与张寡妇了,他俩一刻不停的在后厨做菜。

还好这菜品总共就三样,秦知儒现在还没打算更新菜谱,总归要先让雷州城的百姓吃个尽兴不是?

什么葱爆羊肉,宫保鸡丁,开水白菜,锅包肉等等不能一气就上了呀,这高潮需要一阵接着一阵,这样生意才能持续火爆!

秦知儒与大家打个招呼便早早回到后院歇息了,醉仙居生意持续火爆,明天显然又是一场“恶战”。

而且寇准临走之时还让秦知儒明日去府衙拜访他,也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张家财、张万贯两兄弟今日则是累的轻,稍稍休息之后,便随秦哲上了街,准备购买明日的食材,顺便招些憨傻的闲汉来醉仙居做些洒扫的活计。

这一招伙计的标准着实令醉仙居又火了一把,毕竟谁家招工不招些伶俐的?

秦知儒也不傻,炒菜的方法在醉仙居“品牌效应”形成之前他是不打算流传出去的,憨傻的汉子总归牢靠些,即便想要偷学,那脑瓜子也得学得来不是?

------

第二天秦知儒起了一个大早,看外面天边刚刚泛起鱼肚白,起身洗漱一番,便直接去了厨房。

第一次去府衙拜访寇准自然是不能空着手去,拿些钱财阿堵之物又落了下乘,至于寻常大街上的礼品也没有新意。

秦知儒自然知道朝中有人好做事的道理,因此昨日便在地窖中做好了猪皮冻,准备弄个灌汤包带去。

这灌汤包的精髓之处自然便在于“灌汤”二字。

秦知儒精挑细选过的猪皮掺入熬制许久的高汤,再加入生姜、大葱、精盐、黄酒熬煮,直至猪皮化成汤汁,然后才放入地窖冷藏。

此时整个醉仙居中静悄悄的,大家都没有起床。

秦知儒蹑手蹑脚的端着猪皮冻来到厨房,将那大块的猪皮冻修剪成小圆球备用。

而后取一个冬瓜去皮,切成大块之后转而削成薄片,在盐水之中浸泡十分钟后,趁这功夫再将火腿、黄瓜皮、蛋皮切成细丝在水锅中焯一下,然后撕成细丝。

修剪好的圆球状皮冻先裹上一层干淀粉,然后再裹上一层鱼糁,均匀的粘上已经准备好的火腿丝、黄瓜皮丝、蛋皮丝,将它包入浸泡好的冬瓜片中,再用葱叶捆扎成石榴包,这水晶灌汤包的雏形便准备好了。

秦知儒看着自己的手笔微微皱起了眉头,他觉得还缺少了些什么。

于是他便又去了趟后院,翻腾了下地窖中储藏的水果,最后满意的拿着一颗鲜艳的樱桃出来。

果然,当将剁成细末的樱桃洒在水晶灌汤包上之后显得逼格更加的高了。

秦知儒又返回自己的房间,换上一身看起来还算是顺眼的儒衫。

然后又去了趟秦哲的房间摸了快玉珏悬在腰间压住衣衫,瞬间变成了一个衣袂飘飘温润如玉的读书人。

“嘿,还别说,儿子就是像老子,风度翩翩美少年呀!”

秦哲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看着秦知儒不由得发出了这么一声感慨。

秦知儒嘿然一笑,吩咐声“水晶小笼包在笼屉里自己拿”,便提着食盒出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