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作价一贯

  • 大宋好弟子
  • 爱吃甘蔗的熊
  • 2500字
  • 2022-05-17 19:03:20

秦知儒真的是忍不住想要赞一句:“识时务者为俊杰呀!”

这王老虎不愧是能在雷州城混这么久的主儿,拿得起放得下,该认怂时就认怂,就冲这个也算是一号人物。

秦知儒心思百转千回,突然脸上出现热情洋溢的笑容,伸手便把王老虎给扶了起来:

“哎呦!王大官人这是说哪里话呀!咱们街坊邻居的不说这个!”

王老虎有点懵逼,不过他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寇准,一咬牙就又躬了下去。

秦知儒拽了两下没拽起来,便悠悠说道:

“若是王大官人心里实在是过不去,那这五百贯小子收下便是,只不过……”

本来王老虎一听收下还挺开心,但这一声转折差点闪了他的老腰。

“这五百贯不白拿王大官人的,就当是入股醉仙居如何?”

王老虎直起身来看着秦知儒笑眯眯的模样,心里这才真正将他当做同辈看待。

“不说别的,俺王四儿今天是心服口服!”

秦知儒用力摇摇头,踮起脚来拍拍王老虎的肩膀,说道:

“王大官人客气了,以后咱们就是一桩生意了,若是不嫌弃,便也尝尝这东坡肉?”

王老虎用力的拍着胸脯,昂声道:

“甚么大官人不大官人的,俺王四儿也不在兄弟你面前装大尾巴狼,若是瞧得起俺,便叫声四哥吧。”

“好!今日小子就叫您四哥了!”

看着这皆大欢喜的场面,寇准面带笑意,捋着胡须缓缓点头。

不是秦知儒真的想与这王老虎打交道,而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既然这王老虎能在寇准手底下活这么久,自然是有他的道行。

若是这王老虎是个心胸宽广的主儿还好,但若是个小人,那就不好过了,哪有千日防贼的?

而且秦知儒来到这个世界上确实缺钱缺帮手,因此他心里哪怕再不愿意,也只能化干戈为玉帛,这事儿到此为止。

“哈哈哈哈!既然儒哥儿给面子,那王四儿你也尝尝这东坡肉,好教你输的心服口服!”

出乎意料的是,这赵志贤似乎也并不怎么厌恶王老虎,这就令秦知儒更加庆幸自己的决定。

王老虎自然是点头哈腰的答应了,上前小心翼翼的吃了一口,顿时露出了如痴如醉的表情。

“香!太香了!”

“哈哈哈哈哈!不错不错,儒哥儿,不知这道菜可有什么出处?”

寇准越看秦知儒越顺眼,有心再考校一番,便和蔼的问道。

秦知儒有些傻眼,这红烧肉能有啥出处?总不能说是苏轼被贬官的时候馋了,没办法才做出了如此美味?

可这会儿哪儿有什么苏轼,就算有估计也在喝奶呢!

幸好秦知儒前世也算闲的没事饱读诗书,急中生智之下便念道:

“雷州好猪肉,价钱等粪土。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慢著火,少著水,火候足时它自美。每日起来打一碗,饱得自家君莫管。”

话毕,众人回味一番,赵志贤先是点头笑道:

“不错不错,虽说是打油诗,却别有一番趣味。”

寇准也是笑眯眯的颔首道:

“三息作诗,也算是有急智,当年老夫亦是有此呀。”

这句话的评价不可谓不好,毕竟是称赞秦知儒有寇准当年之风呀!这莫不是要收徒弟的节奏?

正当赵志贤、乡老、王老虎羡慕的看着秦知儒时,这位当事人却丝毫不知情,此时他正在后怕呢,谁能想到这古人有事没事喜欢让人作这种东西,等回了屋可得好好回忆一下宋词三百首!

三楼上的一笑泯恩仇下面的食客是看不到的,他们早已被食物的美味弄得五迷三道的,见半天没有动静,竟是忍不住聒噪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有完没完啊?”

“不是说交了钱就有免费饭菜可以吃嘛?怎么的?骗人啊?”

“快些上菜啊!小爷我肚皮都饿扁了!”

……

“来喽!”

就在众人打算舍了尊卑,上那三楼舔着脸向寇相公讨口吃食的时候,秦哲端着个硕大的盘子从后厨走了出来。

那盘子上面装的不是别的,正是令寇相公赞口不绝的“跃龙门”!

原来后厨并未停歇,就在秦知儒出去的片刻,早已准备好的食材便一一搬到了张寡妇的面前。

在接受过秦知儒三天突击训练之后,除了秦哲,即便是张万贯和张家财都能勉强侍弄半成品的饭菜了。

其实这菜并不怎么难学,难的只是这时并未出现“炒菜”这一概念,自然也就无法衍生出众多的菜品。

秦哲端出来的盘子虽大,但是上面不过五盘糖醋鲤鱼。

大堂之中,不过五个大桌,约莫四五十位食客品尝上了这难得一见的美味。

只不过一盘糖醋鲤鱼怎受得了八九个“饕餮”的品尝?转眼间便只剩下骨架。

看着这些人啧啧称奇,一副回味无穷,仿若真的绕梁三日的模样,其他没有吃上的人急了,纷纷拍着桌子表示不满。

而那些吃上的人也不过就尝了两三口,仔细回味一下刚才的味道,竟是如同猪刚鬣吃人参果似得,么得印象了,只不过那残存的味蕾催促着他们再要一盘!

秦知儒见状乐开了花,只不过脸上还是装出一副忧愁的模样,站在三楼大声喊道:

“诸位请稍安勿躁,醉仙居不过刚刚开业,后厨人手实在是不够,而且这鲤鱼价格不菲,跃龙门更是制作复杂,一人一桌已是小子能做到的最大敬意。”

秦知儒一板一眼说的圆滑,再加上他身后有雷州知州赵志贤,大宋寇相公坐着,那些人也实在是不敢造次。

“小哥儿说的有理,俺不白吃你鱼,俺出钱!”

正当下面人皆沉默的时候,坐在前桌有幸率先品尝过跃龙门的中年人站起身来,狠狠的拍出了五百个铜板,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

秦哲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此时他才有点明白儿子给他说的“饥饿营销”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令他更震惊的是,有人开了这么个头,很快便再次有人站出来出价五百五十个铜板,只求自己能率先吃一盘!

“老子出六百!快给上菜!”

“屁!六百算个球!八百文,让俺尝一口!”

“八百五十文!”

“九百文!”

秦哲目光呆滞,缓缓坐在了一旁的板凳上,抚着额头自言自语道:

“这钱……咋还能这么赚嘞?”

这番竞价,最终在一个路过海商的口中终结,他作价一贯!

秦知儒嘴乐的快咧到脑后根了,要知道,此时这位海商喊出的一贯钱,便是以后糖醋鲤鱼在雷州的标价!

北宋之时,吕南公举过一个例子,淮西有一个以打零工养家的佣者,每天平均可得钱100 文左右,而苏轼被贬黄州后,一月的消费也不过四贯五百文,每日花一百五十文。

秦知儒一道糖醋鲤鱼定价这么高,一个是因为北宋之时老百姓确实有能力消费,另一个则是糖醋鲤鱼起了个好彩头的名字——跃龙门。

再加上秦知儒给寇准绘声绘色的讲了它的出处,那定位自然便成了庞大而有钱的士人群体,以及雷州来往的海商。

“跃龙门来喽!”

身子粗壮的张万贯一手托一个盘,十份糖醋鲤鱼再次从后厨端了上来,而作价一贯的海商自然是独享一盘。

看着人家大快朵颐,不时还砸吧砸吧嘴的模样,那些手里有些钱的食客终于忍不住纷纷掏出自己的腰包,作价一贯只求一盘“跃龙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