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条件

  • 大宋好弟子
  • 爱吃甘蔗的熊
  • 2104字
  • 2022-05-17 19:03:20

看着人群已散,醉仙居中只剩自己与小厮两人,皇甫奇顿时有些慌,眼睛忍不住向着秦知儒的腰间瞟去。

毕竟那块青色的板砖着实令他记忆犹新。

“秦知儒你要作甚!光天化日之下还要行凶不成?!”

秦知儒看着皇甫奇那副色厉内荏的模样,忍不住笑了。

只是这一笑,令皇甫奇心里更毛了,向后退了两步,道:

“莫要以为你是寇相公的弟子,便可以随意行凶!寇相公也是要讲道理的!

不要以为我在胡搅蛮缠,这万贯琉璃瓶是真的!汝等打碎琉璃瓶也是真的!”

秦哲闻言顿时哀嚎一声,冲上来就要跟他拼命。

还好张万贯力气大,伸出手便将他扯了回来,再加上张家财,两人废了老大力气才将张牙舞爪的秦哲按住。

秦知儒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冷静一下,便淡淡说道:

“琉璃瓶自然是真的,想来皇甫大官人还不会用一个假的琉璃瓶来欺辱寇相公关门弟子。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我秦某人认栽,想要如何,说出来便是。”

皇甫奇见没有想要动手的意思,便不再紧张。

他先是整理了一下锦衣的褶皱,又捋了捋头发,朗声说道:

“既然秦小兄弟如此爽快,那我皇甫奇便有一说一。

这曲颈琉璃瓶漂洋过海万里而来,期间商船或遇风暴或遇海盗,颠簸之时,极易发生破碎。

普通琉璃瓶尚且百不存一,更不用说这等稀有的双耳曲颈琉璃瓶。”

说到这里,皇甫奇停了下来,看了看秦知儒。

秦知儒则是伸手,示意他接着说。

琉璃瓶易破碎是不假,可是还没到皇甫奇说的这个地步。

之所以如此,不过是物以稀为贵罢了,这些海商巴不得将琉璃瓶的价格炒高,这便是北宋版的“饥饿营销”。

“这双耳曲颈琉璃瓶市价五万贯,看在秦兄弟如此爽快的份儿上,四万贯卖与你了,如何?”

皇甫奇说着说着,眼睛便瞟向了缩在人群中的苏木,顿时脸上淫笑起来:

“当然,若是将这小丫头交于我皇甫奇做小妾,那诸事便就此作罢。

四万贯赎个清倌人,稳赚不赔的买卖啊!”

苏木的泪珠已经在眼睛中开始打转了。

还好张枝丫将她揽到怀中,紧紧抱着她。

闻讯而来的三姑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当他听到皇甫奇话语的时候,跟秦哲的反应差不多,当场腿一软,便要昏倒过去。

顿时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秦知儒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对皇甫奇抱拳道:

“四万贯不是个小数字,还请皇甫大官人宽限几日。”

皇甫奇看他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是自然,七日之后,还是在醉仙居中,我自然会来取。

只是希望到时秦小兄弟莫要爽约,更不要想离开雷州,毕竟寇相公首徒,弟子抛下先生走,于礼不合呀!”

秦知儒点点头,说道:

“多谢皇甫大官人提醒了,知儒自来喜好按规矩办事。”

见秦知儒这幅不喜不悲的模样,皇甫奇不知为何,没来由的有些不高兴。

就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般,着实不爽利。

临走之时,皇甫奇看着梨花带雨的苏木,忍不住说道:

“这苏木与秦兄弟非亲非故,不过一青楼风尘女子,何至于为她倾家荡产。”

秦知儒看了看小苏木,耸了耸肩,无奈说道:

“废话忒多,还请皇甫兄快滚可好?”

皇甫奇一愣,知道自己再多说乃是过犹不及,便带着小厮迅速离去。

只是他在面对门外众多看客之时,放声大笑起来,俨然一副胜利者的模样。

见皇甫奇离去,秦哲悲从中来,一边拍打着自己的脑袋,一边哀嚎道:

“百无一用是书生啊!百无一用是书生啊!都怪我贪财!伸手接甚么礼盒!”

张枝丫见秦哲这番模样,心疼的紧,赶忙安慰道:

“这皇甫奇此番就是来找茬的,即便您不伸手接,他也会想办法让别人‘打碎’这个琉璃瓶。”

秦知儒点点头,道:

“张婶婶说的是,这琉璃瓶说不得本来就是碎的,皇甫奇密谋良久,今日便是个死局。”

“都怪我,若不是让苏木出来弹奏琵琶,怎会有这番事?是我害了大家,这事便由我春风楼担着吧。”

三姑抱着苏木,痛哭流涕。

四万贯啊!四千万钱!即便将春风楼和醉仙居卖掉,都不一定凑的出来。

作为当事人的小苏木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知儒看着如丧考妣的众人,咧嘴笑道:

“大家何至于此呀?还有七日期限哩,不着急,日子总归要过不是?”

说罢,便抱起小苏木,向着后院走去。

“别聚着了,该做生意做生意,天还能塌下来不成?”

不是说秦知儒真的不着急,他的心里也是慌得一批。

可是面对这样的困难,总得有个人当做主心骨站出来。

秦哲已经自责到崩溃了,张枝丫一个妇道人家更多的只是在安慰秦哲。

看来看去,秦知儒发现,似乎只能自己顶上去了。

沉香树下,一大一小的人再次躺在了摇椅上,只是呼噜声再也没有响起。

秦知儒说是闭目养神,其实大脑在高速运转,他总要安静的想想办法。

不知何时,小苏木站起身来,犹豫着来到秦知儒的身边,两只小手揪着衣角,嗫嚅了许久,也没有说出话来。

秦知儒自然是感觉到了,他看着小苏木,伸出手捏了捏她婴儿肥的小脸蛋,说道:

“你是我妹子呀,怎么能把你交出去?!”

小苏木顿时破涕为笑,甜甜的酒窝打着旋儿出现在脸上:

“你说的哦!一定不能反悔!”

秦知儒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天打雷劈的话,也没有赌咒发誓,可小苏木就是觉得这比什么都可信。

秦知儒再次闭目养神起来,只是这对于懒人来说,却是致命的!

他不小心睡着了!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张万贯那张憨脸上难得出现的焦急神色。

秦知儒伸了个懒腰,不满的说道:

“有啥事不能等我睡醒了再说?没见我在努力思考对策吗?天还能塌下来不成?”

“苏木不见了!”

“卧槽?!”

秦知儒猛地从摇椅上跳了下来,鞋都来不及穿,便冲出了醉仙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