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敬往事一杯酒

  • 大宋好弟子
  • 爱吃甘蔗的熊
  • 2256字
  • 2022-05-17 19:03:20

雷州城外,一行车马风尘仆仆。

当前一人,麻衣纸扇趿两屐,头戴一副圆顶巾,只是行遍大半山河,早已灰头土脸。

往日被称为堪比“柳宗元、韩愈”之大儒的丁相公,如今也是老态毕现。

秦知儒恭敬的站在十里长亭边,见到车队,赶忙向前快走几步,作揖高声道:

“弟子秦知儒,见过丁相公。”

丁谓也是快走几步,上前握住秦知儒的双臂:

“何敢称相公,在寇公面前,不过一小人尔。”

他那双已经略微浑浊的老眼中并没有任何讥讽之意,满目沧桑是在诉说着他的心里话。

“寇相公有福气啊,晚年还收了知儒这般才气横溢的徒儿。”

秦知儒连称不敢,然后将丁谓搀扶进张万贯赶来的驴车中,向雷州城走去。

车上的丁谓看着秦知儒连声叹气,纠结了良久,忍不住开口道:

“寇公可好?”

秦知儒笑着点头道:

“先生他老人家日日打拳,锻炼体魄,虽已过耳顺之年,但身体甚好。”

丁谓闻言忍不住笑了出来:

“哈哈哈!未曾想老相公依旧在练拳啊,想当初朝堂之争,老夫可是没少挨寇公的老拳。

只是…..老相公终究是不想再见他的逆徒了啊……”

说到这里,丁谓黯然伤神。

众所周知,丁谓出自寇准门下,官至参知政事,可惜两人最终决裂,甚至巴不得弄死对方。

秦知儒想了想,轻声说道:

“先生他……早已原谅您了,只是怕家童不忿,伤害到您,便只能关闭家门,饮酒作乐。”

一边说着,他一边让张万贯递过一个硕大的食盒。

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只蒸羔羊。

丁谓见到,顿时老泪纵横,颤抖着伸出手接过食盒。

“这是先生亲自做的,他老人家说,争斗半生,不过徒添笑尔,当初说您溜须,是他老人家不对。”

丁谓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用力摇摇头:

“能为寇公溜须,何其荣幸,若是有可能,学生还愿为寇公溜须。”

这就是一笔糊涂账啊!

秦知儒知道,若是让这两个老头倒流二十年,那两人依旧会打的不可开交。

只不过岁月催人老,心中没了那利欲熏心,自然便有了真情流露。

只是这真情有多真,那自然是经不住权力的试探。

驴车缓缓走进了城门,雷州并未因丁谓的到来起什么变化,人们像往常一样,继续各自的生活。

只是偶尔有好奇心重的抬头看眼,嘟囔一句张家小儿赶的哪儿门子驴车,便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了。

丁谓到来的消息被寇准封锁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怕丁谓被愤怒的人群捶死在雷州。

这绝对不是寇准挑拨离间,实在是丁谓丁公言在大宋的名声臭大街了。

当然,在大宋之外的北辽也好到哪儿去。

谁不知道丁公言是奸臣呢?这可是差点害死檀渊之盟大功臣寇相公的主儿!

驴车自然是一刻不停,直接从后门驶入了春风楼。

而丁谓带来的家眷车子,由等候良久的张家财引入了醉仙居的后院。

为了这一天,秦知儒可是下了血本了,醉仙居停业一日!这可是日进好几百贯的买卖啊!

春风楼的三姑亦是准备良久,不仅将最好的微醺阁空了出来,洒扫干净,更是关闭了后院,不许其他人出入。

秦知儒先行下车,搀扶着丁谓缓缓前行。

看着已经在雷州数一数二的春风楼,丁谓不禁感慨道:

“此楼虽说已是繁华至极,可与东京潘楼相比,还是相差太多。”

说到这里,丁谓嘴角微微上扬,悄声道:

“若是不信,可问寇公。”

卧槽?!秦知儒都惊呆了,这尼玛!有点东西啊!

早就听说大宋士子风流了,有那美女相伴,赏风吟月,诗情画意,词作唱和,只是没想到正气逼人的寇相公也去过?

而且看丁谓那副淫荡的表情,似乎不是空穴来风啊!

不愧是孕育了众多风流大词人的北宋,这风气可以,秦知儒很喜欢。

微醺阁自然是比秦知儒之前见过的房间要好的多,桌椅板凳皆是紫檀木,整个房间似乎都被山羊绒提花地毯给包裹起来。

秦知儒招呼丁谓坐定,一道木槽便出现在两人的身前,顿时流水潺潺,载着一杯杯桃花酿缓缓行来。

“雷州偏远,流觞曲水勉强而为,让丁相公见笑了。”

丁公言连声称赞,他没想到这秦知儒安排的竟是如此周到。

琴声乍破,琵琶声悠扬传神,苏木的一双巧手没有让秦知儒失望。

很快,精通音律的丁谓便陷入其中,轻轻叩指打着节拍。

一曲作罢,丁谓忍不住感叹道:

“未曾想雷州亦是有此妙人!若是假以时日,由东京音律大家调教,说不得便是个花魁状元。”

不过令丁谓更加惊叹的还在后面。

就在他们进入春风楼的时候,醉仙居的厨娘已经着手准备饭菜。

很快一道道佳肴便由春风楼的头牌姑娘端了上来。

闻着那肆意的香气,丁谓忍不住赞叹道:

“早就听闻寇公关门弟子擅庖厨之术,今日果然大开眼界。”

言罢,便忍不住加一筷子糖醋鲤鱼,放入口中,回味良久。

秦知儒一边给他盛了碗海鲜疙瘩汤。

张寡妇也是有心思,秦知儒教授的简易版,已经被她改良过,海蛎子、扇贝等等海产品放了许多,尤为鲜美。

丁公言一口桃花酿,一口美食,听着琵琶声,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良久,他方才放下酒杯筷著,叹了口气道:

“今日食此美味,不知何时才能再次品尝到啊!”

秦知儒并没有喝多少桃花酿,在他看来,这名头叫的挺响,其实不过只是添加了些许桃花,着实么得意思。

不辣不酸又不甜的味道秦知儒有些受不了。

因此他与张家财要做的大事,便是建一座酿酒厂。

虽说此时关于酿酒一直是专营,即便有私营也是要买官府酒曲。

可这也巧了,雷州的官府正好是寇准,寇准又是秦知儒的老师。

这要是不走走后门,秦知儒都觉得愧对师徒关系。

酒至半酣,丁谓开心的紧,竟是想要与秦知儒切磋诗词。

“知儒呀,寇公在书信之中可是将你好一顿夸赞,那两首词老夫也是有所耳闻。

‘会挽雕弓如满月,东北望,射天狼’可谓令人胸中豪气直冲云霄。

而那一首‘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又写出了小儿女的楚楚可怜,知儒真大才也!”

秦知儒赶紧连声道不敢。

这不是他低调,实在是怕丁谓再让他作词一首。

莫不想,这丁谓果然如此说:

“不如知儒便与我切磋切磋,老夫亦是沉浸此道良久。”

正当秦知儒满心无奈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三姑的惨叫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