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码头事(下)
  • 大宋好弟子
  • 爱吃甘蔗的熊
  • 2275字
  • 2022-05-17 19:03:20

秦知儒却有些不以为然,演技这种东西他见多了,对付雷州淳朴的百姓还好,对他这种活了两世的小狐狸来说就算了。

只是不信归不信,怀疑归怀疑,他一个路过的也没什么证据啊!

孙富贵看大家的模样,心里便有了底,再次拱手行礼:

“相逢皆是缘,今日感谢各位的仗义执言,孙某急着装货,他日若能相见,孙某必定请各位父老乡亲喝上一杯。”

说完,孙富贵便向着外边走去。

秦知儒正想着是不是跟上看看什么情况,顺便借寇准的官威先行将这人扣下再说的时候,他又回来了。

只是这次是滚回来的。

“呦呵!这谁啊?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孙大富商嘛!”

王老虎光着膀子,露出后背的斑斓猛虎,一脚一个跟头将孙富贵给踹回了人群。

可是这孙大胖子不仅不生气,反而满脸的惧色,哀嚎着求饶命:

“王大官人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哟!小人马上给刘阿四酬劳!马上给!”

“哈哈哈哈哈哈!”

王老虎仰天大笑一声,单手将孙富贵提了起来,一记窝心脚将他踹出了七点五四米远。

秦知儒可以作证,他亲眼看到的就这么远。

“老子找你一年了!没想到你居然还敢送上门来?现在就不是酬劳的事儿!”

一边说着,王老虎一边面露狰狞之色,一步一步朝着孙富贵走去。

孙富贵吓得都快尿出来了,看着慢慢逼近的王老虎,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小人赔钱!小人赔刘阿四一年的工钱!五十贯!五十贯!”

王老虎停下了脚步,玩味的看着他,道:

“五十贯?”

“不!不!一百贯!一百五十贯!俺这就给!这就给!”

王老虎笑了,蹲下身来拍打着他那肥头大耳,说道: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人家刘阿四给你扛了一年的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你可倒好,不借钱就算了,还昧了人家的工钱?你个贼囊球的良心给狗吃了?”

孙富贵只是跪着打哆嗦,屁都不敢放一个。

王老虎先是将刘氏妇人扶起来,然后吩咐身后的小弟道:

“兄弟几个带他回船上取钱,少一贯剁他根手指头。”

说完,他身后纹龙画虎的小弟们便狞笑着,将瘫软在地上的孙富贵给架走了。

孙氏妇人哭的更厉害了,不过这次是喜极而泣。

她用力的想要跪下给王老虎磕头,却被他粗鲁的拽了起来。

“哪儿他娘的有那么多规矩,俺既然在雷州城,刘阿四又交了保护费,那俺就得护着你们!”

说完,他还从怀中掏出一贯钱,硬塞给孙氏妇人手中,道:

“这直娘贼的狗东西用了一年才逮住,是俺的失职,这一贯钱你拿着。”

孙氏妇人竭力推脱道:

“哪儿敢拿哥哥的钱,这一年您照顾阿四够多了。”

“废话少说!拿着钱跟俺兄弟找孙胖子拿赔偿!”

王老虎不容分说的将钱塞到她手中,然后由小弟带着她离开。

“啊哈哈哈哈!让秦兄弟看笑话了。”

“哪儿能笑话,四哥儿可是给小弟好好上了一课,这堂课若是放在寇先生那里,说不得就要教学费唠!”

王老虎见秦知儒给足了面子,竟是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大宋读书至上的观念极为普遍,因此即便是王老虎这样的混不吝,在对待读书人的时候,也是不敢放肆。

更别说这读书人还给足了他面子。

“之前的事是俺财迷心窍了,着实是对不住兄弟了。”

“哈哈哈哈!四哥儿这是哪儿的话,正所谓不打不相识,若没有四哥儿五百贯的入股,哪能有醉仙居现在的红火?

这月的分红晚些时日便给四哥儿送去,总不能四哥儿散财行义举,小弟还昧了您的分红?”

说完,两人顿时大笑起来。

王老虎是彻底对秦知儒服了,他这等粗人最怕被读书人瞧不起。

可一旦被人恭维几句给个面子,那之间的交情自然是没得说。

说着便要请秦知儒去喝几杯,秦知儒哪儿能真去啊,当即说道:

“实不相瞒,小弟今日来找四哥儿是有事相求。”

王老虎闻言,也是神色严肃起来,道:

“哥哥我若是打包票,那太不实诚了,兄弟你先说,哥哥我竭尽全力办便是!”

“小弟想要一块地,沿河的地!”

王老虎闻言,顿时皱起眉,细细思考起来。

秦知儒也不催他,这海风徐徐,吹拂着身子着实舒服。

想来去海中畅游一番定是舒坦至极,只不过此时的雷州附近还有不少斑斓猛虎吃人,这海中说不得也有鲨鱼蹲人啊!

良久,王老虎才叹了口气,说道:

“兄弟你要什么地都成,就是这沿河的地,实在是有些不好办啊!”

这雷州地广人稀,再加上缺少效率高的农具,自然开垦荒地不多,大多数的田地都是沿河耕种。

一方面土地肥沃,一方面便于取水,其中便以擎雷水为最。

再加上雷州之地各族人皆有,皆是逐水而居,这就更加突出了农田的可贵。

因此秦知儒想要占一片河岸边的地,着实有些困难。

王老虎还害怕秦知儒不相信,一边解释,一边让手下驾着驴车,从海边沿着擎雷水入海口,向上游走去。

果然,王老虎并没有骗秦知儒。

在寇相公到来之后,鼓励开荒,虽然这种植庄稼的亩产有待商榷,但是沿岸却稀稀疏疏皆是耕地。

秦知儒边听边点头,可是一旁的张家财有些着急了,甚至有些沮丧。

这次出来,就是与张家财想要做大事的想法有关。

而做大事的首要任务,便是拿到一块地。

只是看样子并不顺利,计划好似要腹死胎中。

突然,秦知儒发现一个问题,便指着离擎雷水岸边不远处问道:

“为何这些地方没有开垦耕地。”

王老虎顺着看去,解释道:

“因为地势的缘故,雷州地势大多平坦,这擎雷水自然比较低,那稍微远处引渠灌溉并不方便,因此便没有开垦。”

“也就是说,这是无主荒地?”

“确实如此,只需跟府衙报备一声即可。”

秦知儒笑了,地势稍稍高了些而已,这简直就是白送的肥沃土地啊!

中原地区的土地早已经耕种了上千年,土壤肥力已经不堪重负。

但这里的土地却是实实在在的处女地!不说拿来做工业用地多么浪费!就是这些全都开垦成万亩良田,那该是一笔多大的财富啊!

不过秦知儒激动的内心很快沉寂下来,在雷州开垦万顷良田这个想法不错,但是实施起来有点困难。

人太少了啊!确切的说,是会种地的汉人太少了呀!那些骆越、乌浒、俚僚族人倒是多,可都不会种地啊!

“那就多谢四哥儿了,小弟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