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码头事(上)

  • 大宋好弟子
  • 爱吃甘蔗的熊
  • 2125字
  • 2022-05-17 19:03:20

寇准发现了秦知儒准备的青石板砖。

只是他并没有像秦哲一样苦口婆心的劝导,也没有将这似乎不合乎儒家礼法的防身武器视若洪水猛兽。

寇准对秦知儒的武器嗤之以鼻,这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想当初,老夫于朝堂之上,振臂高呼,百官无所不从,但有奸邪之人妖言惑众者,老夫一双老拳便教他做人!”

寇准冲着秦知儒轻哼一声,满眼不屑的看着他说道:

“丁谓也好,王钦若也罢,就是那个后生曹利用,老夫也是说揍就揍!

哪儿像你们现在这群年轻人,着实不爽利,竟是还带着什么防身利器。”

秦知儒嘴角有些抽搐,他无话可说,毕竟人家有着扯太宗皇帝袖子不让走的记录,一般人还真没法比。

要知道太宗也是武人出身,太祖一手长拳虎虎生威,想来一统天下的太宗皇帝也是个练家子啊!

寇老西就更厉害了,能拉住人家胳膊喷一脸,还让人家挣不开。

“师傅就是师傅啊!弟子佩服至极,五体投地!”

“晓得就好,这太极拳是何物?老夫今早打上两套,竟是汗出如浆,舒坦至极。”

“乃是武当宗师,张三丰所创,弟子偶尔习得。”

寇准一听,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原来秦知儒怕寇准身子不好,便凭借自己的记忆耍了两套大差不差的太极拳,好教这老人家锻炼锻炼身体,向老天再借二十年。

看现在的效果似乎不错。

“丁公言明日便会到达雷州城,知儒你便替为师招待吧。”

秦知儒点点头道:

“交给弟子便是,只是听闻这丁相公要见老师,不知…….”

寇准摆摆手,叹了口气:

“都是一笔糊涂账,不见也罢,老夫当闭门饮酒,不教家童出门,不然反而害了丁公言性命。”

说到这里,寇准也是想到一些当年旧事,心情不佳,也就没有心思再给秦知儒说些进学之事。

拜访了老师,秦知儒便出门,与等候良久的张家财驾着驴车,一道前往海边码头。

大宋最大的市舶司在广州,其他如杭州、密州、明州等地也有设立。

雷州不过是个小城市,自然是没有到设立市舶司的地步。

码头上只有雷州府衙的官差在这监视,发放公凭,防止夹带兵器﹑铜钱﹑女口﹑逃亡军人等。

而税收则是将货物分成粗细两色,按比例抽取若干份。

雷州城的码头虽然不大,却也是极为热闹的一处所在。

来往客商中不少在此歇脚,时间紧够的则是进城歇息,时间不够的自然是在岸边补给一番,便匆匆杨帆。

因此这边养活了沿途兜售着各色吃食的小贩,即便挑来的淡水,也是一笔不错的买卖。

至于卖力气活,抗些货物上船或下船,也是极为普遍的事,更是雷州城居民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

当然,人流量大,官府管理不严,难免鱼龙混杂。

那吃干抹净不给工钱,脚底抹油往后再不相见的客商亦是有之。

碰到这样的人自然只能认倒霉,官府的执法并未涉及海上。

驴车走的不慢而且平稳,秦知儒与张家财很快便来到了海边码头。

看着这雷州城难得忙碌的场面,秦知儒不禁感叹道:

“这才是城市活力所在,也是百姓富裕所在呀!”

话音刚刚落下,前方就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秦知儒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自己刚装个逼就要被打脸?

短短时间内,那哭声的来源便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给围了起来。

秦知儒与张家财仗着自己身材矮小,钻地洞般七拐八拐的钻进了人群。

进去一看,原来是个衣衫褴褛的妇人正在放声痛哭。

而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衣着华丽的圆润中年人。

只是他脸上带着和气生财的笑容,胖乎乎的脸蛋憨憨厚厚,丝毫不像恶人模样。

此时看着妇人拉着他的裤腿,嚎啕大哭的景象,胖子中年人有些不知所措。

他一边抬起胖乎乎的手擦着脑门上不断流出的汗水,一边着急的冲着四周人群团团作揖,道:

“诸位!诸位看见了啊!俺可是什么都没对这妇人做!是她自己趴在俺脚下的!”

周围的人一听,顿时点起头来,率先看到的周围商贩也是如此说着。

那衣衫褴褛的妇人闻言,惨叫一声,张嘴便狠狠咬在了胖子中年人的腿上。

胖子中年人顿时“哎呦”一声,哀嚎起来,赶忙向周围的人求助。

秦知儒一看这可不成,即便妇人有理,给人弄伤了也不好办。

于是他赶忙招呼张家财上前给她拉开,好一顿劝才让妇人松了口。

“婶婶莫急,千万莫要做冲动之时,若有委屈,说出来让大家评评理便是。”

秦知儒一边招呼张家财给妇人喂了口水,一边安抚着说道。

围观的人群也都是点头,让妇人说道说道两人的恩怨。

妇人稍稍平静下来,抹掉眼泪,抽噎着说道:

“俺相公名叫刘阿四,去年就是给这个畜生搬运货物的,可是在搬运货物的途中不慎跌倒,压断了腿。

俺本想跟这畜生借些医药费,哪儿知道这畜生好生应着,却连工钱都没结,便偷偷溜走了!

可怜俺那本来可以医治的相公,因为没银钱成了残废,只剩俺一个妇道人家做些力气活补贴家用。”

一边说着,这刘氏妇人又抹起了眼泪。

可是就在众人看向胖子中年人的时候,他却挤着小眼睛,一脸委屈的模样,说道:

“俺孙富贵从来不认识这一号人啊!俺发誓,若真的认识这什么刘阿四,叫俺天打雷劈!”

嘿,这古人重誓言,天打雷劈都说出来了,难不成真有隐情?

孙富贵说完,还一脸关心的看着刘氏妇人,道:

“您认错人了吧?俺叫孙富贵啊!是第一次来这里!”

可是听到这话,刘氏妇人更是愤怒不已,指着孙富贵的手都在颤抖:

“俺虽然不知道你叫什么!但是你这个畜生化成灰俺都认识你!”

孙富贵顿时无奈的摇摇头,冲着四周团团作揖道:

“各位父老乡亲也是听到了,这婆子连俺叫什么都不知道,着实是疯了,天大的冤枉呀!”

这胖子本就长得憨厚,再加上他那委屈的神情和刘氏妇人的不善言辞,顿时让周围的人觉得妇人可能是真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