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村官训懒汉
  • 悠然田园
  • 火光三丈
  • 2207字
  • 2022-01-17 19:05:11

夏日,正午。

南沙河畔。

有一棵老柳树。

吴富贵头戴草帽,手握一杆自制的鱼竿,正在钓鱼。

在他旁边,站着一个二十三四岁的短发女生,瓜子脸,大眼睛,唇红齿白,她是吴家村的村官郭小雪。

“富贵哥,你是咱村最穷的贫困户,请你别吊儿郎当了,干点正事吧,早点脱贫奔小康。”

吴富贵看着她,眼神有些恍惚,郭小雪的模样与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女人太像了。

那个女人也给了他最深的伤害,害的他成为今日的光棍汉,害的他颓废,不思进取,只想游戏人间。

他道,“我现在的生活挺好的,不需要奔小康。”

“怎么不需要?你穷的叮当响,吃了上顿没下顿,身上摸不出一分钱,你不想改变现状,变得富贵吗?”

“我不可能富贵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富贵。”吴富贵缓缓道。

“为什么?”郭小雪问。

“我爹娘给我取的名字,已经注定我要穷一辈子,吴富贵等于无富贵。”

郭小雪无语地摇摇头,“富贵哥,我听老村长说,你是咱村唯一的大学生,有知识,有文化,你咋这么迷信呢?”

“这不叫迷信,这叫坦然。”吴富贵云淡风轻道,“我觉得我现在的日子也不错,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想睡觉就睡觉,想溜达就溜达,想喝酒就喝酒,无牵无挂,逍遥自在,快活似神仙。”

郭小雪生气地跺脚,“富贵哥,你不思进取。”

“你咋不想想,你是懒汉,又是光棍,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躲着你,害怕你。”

“还有,作为人,咱总得有点追求吧,不说为国为民这些假大空的话,至少应该追求小康生活,有吃有喝有钱花。”

吴富贵反问,“现在的我,有吃有喝,还能晒晒太阳,钓钓鱼,享受悠然的时光,你所说的小康生活,不就是我这样的生活吗?”

“我已过上精神境界的小康生活,为何还要奋斗?”

“你……”郭小雪被他怼的原地转圈,一不小心踩到一团淤泥上,身子一滑,扑通一声,掉进河水汹涌的南沙河里。

郭小雪不会游泳,双手挣扎,大呼道,“救命……救命……”

吴富贵把鱼竿往旁边一丢,纵身一跃,跳进南沙河。

汹涌的河水中,吴富贵艰难地游向郭小雪。

郭小雪在湍急的河流中,身体上下浮动。

河水不时灌入她口中。

她挣扎的愈发激烈。

吴富贵抱住她腰时,郭小雪没感觉到,四肢依然剧烈的挣扎。

人在溺水情况下,身体潜能自然的激发,力量变大。

吴富贵被郭小雪拖着,沉入河底。

沉入河底的吴富贵,憋着气,手脚并用,努力把郭小雪拖出水面。

忽然,他指尖一疼,被河底的硬物划破指尖,鲜血流出。

吴富贵顾不上这个小伤口,当前最重要的事是,把郭小雪带到岸上。

郭小雪垂死挣扎着。

吴富贵挥动手掌,在郭小雪脖子上砍了一下。

郭小雪被打昏,没了动静。

吴富贵把她拖到河岸上。

郭小雪的肚子圆鼓鼓,喝了不少河水。

吴富贵双手按压她肚子。

郭小雪肚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嘴巴往外冒水。

“狗日的富贵,你对小雪做啥呢?”老村长吴天恩急匆匆走来,冲着吴富贵的屁股,踹了一脚,“小雪是黄花大闺女,你摸人家干啥?”

吴富贵已27岁,可是,被老村长又骂又踹,他丝毫不敢反驳。

老村长在村里德高望重。

别说吴富贵了,40岁的大叔在老村长面前,也都点头哈腰像个乖孙子。

“二爷,你瞧清楚了,我在救她,不是欺负她。”

老村长问,“小雪咋落水的?”

“她不小心踩到软泥上,滑进河里了。”

“那也是你的错,如果她不来劝你小子,做你思想工作,怎么可能落水?”

“你赶紧把她背到村委会去。”

“我去叫李爱兰,给小雪检查检查。”

李爱兰是吴家村的村医。

“不用找李爱兰。”吴富贵说,“落水这种事,咱这里发生过很多次,只要把肚子里的水空干净,人醒过来就好了。”

老村长道,“小雪跟咱农村人不一样,人家细皮嫩、肉的,万一伤了身体呢?”

“你少废话,赶紧把她背到村委会。”

吴富贵背起郭小雪,送到村委会。

等了一会儿,老村长和一个身材高挑肤色白净的中年妇女走进村委会。

这个妇女是李爱兰,是吴家村唯一的医生。

李爱兰给郭小雪做了一番检查,说道,“小雪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吴富贵闻言,松口气,道,“二爷,我走了。”

他刚才跳进河里救郭小雪,身上的衣服全湿了,想回家换身干净的衣服。

“慢着。”老村长道,“小雪是因为你落水的,你要对她负责。”

“啊!”吴富贵一愣,随之坏笑,“二爷,你的意思是让我把她娶回家?”

他还没说完,又挨了老村长一脚。

“你小子咋光想美事呢,我的意思是,你给小雪送两斤肉,给她补补。”

吴富贵吧唧吧唧嘴,“我都一个月没见油腥了,哪有肉吃?”

“总之,你必须送点东西来,要不然我找你算账。”

吴富贵说,“行,等会儿我去西瓜地,摘个西瓜送给她。”

走在回家的路上。

吴富贵感觉右手的无名指有点不舒服,低头一看,发现无名指上多了一个古铜色的戒指,戒指上雕刻着古朴大气的花纹。

他一愣。

自己从没戴过戒指,这戒指从何而来?

吴富贵左手握住右手的戒指,往下摘,却摘不掉。

戒指好像焊死在他右手的无名指上。

吴富贵看着古铜戒指,“你是啥东西呀?”

眼前一闪,他所在的环境发生了变化。

出现在一座茅草屋前。

茅草屋有三间,小轩窗,原色的木门紧闭,屋前有一汪清泉,汩汩地冒着清澈的泉水。

泉眼周围是一个小池塘,一平米见方。

泉水一直往外冒,可池塘里的水好像没增加过,一直维持在同一条水位线上,不知泉水流到何处去了。

极目远眺,远处地势高低起伏,生长着茂密的野草,还有巍峨的高山。

空中雾蒙蒙,看不见太阳。

微风拂面,空气清新,感觉相当舒服。

吴富贵曾去他们村首富吴发财家蹭空调,他感觉在这个奇怪的空间,比吹空调还要舒服。

“我是谁?我在哪儿?”

吴富贵懵了。

忽然,脑海中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一阵信息涌入他脑海。

吴富贵明白了,他所在的位置,是古铜色戒指的内部空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