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想死的心都有了
  • 大秦逆子
  • 金丝猪
  • 1684字
  • 2022-04-27 14:13:11

......

“疼疼疼!”孙斌揉了揉疼得要命的头。

他发誓,以后再也不连夜包宿了。没日没夜地玩了两天游戏后,两眼一黑,脑袋就磕在键盘上了。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想的是还没推掉对面的水晶......

孙斌恢复意识的瞬间,就想爬起来继续刚才的游戏。可等他起身的时候,手却碰到了柔软的纱帐。

愣住了那么几秒后,他‘噌——’的一下子坐起来。瞳孔逐渐放大,快速地观察周围的情况。

“十皇子,您醒了?”耳边传来道柔柔弱弱的女声,听起来甚为悦耳。

孙斌本能性地转过身去,然后便看见纱帐被撩起一角,一张巴掌小脸映入眼帘。但眼下的情况,孙斌却无心沉迷女色。

“这位美女,请问我这是在?”

女人歪头看了看,眨眼道:“十皇子,您莫不是烧糊涂了?这里是皇宫,您因为前几日落水,一直躺在寝宫的床上。”

结合听到的这些话,孙斌很快就明白过来,他这是穿越了。

看样还是个皇家中人,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只是这具体身份,还有待探究。

“哦,刚醒来,意识混乱罢了。对了,你是?”孙斌并非好色之人,只是看见美女,会习惯性地语气比较好。

“奴婢雪儿,是十皇子皇子您的贴身婢女。”

孙斌敛去眉宇间的不自然,神色懊恼,“可能是落水时碰坏了脑子,雪儿,同我讲讲我的基本情况。”

可能是由于他演技太好,唤做雪儿的婢女并未起疑。而是一板一眼地,开始介绍。

“您是当朝十皇子,公子高,德妃娘娘是您的生母——”

“先打住,我爹......我父皇是?”

孙斌觉得‘公子高’这个名字耳熟,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于是在这种紧要关头,他决定先弄清楚他是谁儿子比较实用。

“当朝圣上,即是始皇帝,世人尊称秦始皇。奴婢身份低微,不敢直呼皇帝陛下名讳。”

刹那间,孙斌觉得脑海中好像有根弦断了。恍恍惚惚,就只剩下一个念头:

现在逃还来得及吗?

他总算想起来,公子高这个名字是历史上的哪位了。正是为数不多的、能叫上名字的秦王嬴政子女之一,当然,并不是才华横溢亦或者骁勇善战。

公元前209年,秦二世胡亥即位,公子高本想出逃活命。但终因怕牵连族人而选择牺牲自己,请命为始皇帝殉葬。

胡亥和赵高非常开心,赐其十万钱厚葬,其一组也当真幸免于难。

想到这里,孙斌僵硬地问道:“雪儿,如今年号是多少?”

“秦王政三十六年,十皇子,您现在到底还记得些什么?”雪儿秀眉微蹙,露出了甚是担忧的表情。眉宇间的关切,并非是在作假。

听见这话,孙斌顿时就有种想死的冲动。他甚至已经开始认真思考,用多大力气才能撞死在床头。

得益于还在上高中且历史不差的优势,他非常轻而易举地就想起来了,在秦王政三十六年左右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前一年,发生了后世看起来都极为震惊的‘焚书坑儒’事件。秦王政三十八年,始皇嬴政在巡游途中死于沙丘,其子胡亥即位。

孙斌现在身体的原主公子高,就是死于那一年。也就是说满打满算,最多还能活两年。

他恍惚中,好像听见了‘凉凉’的曲调。但等终于缓过神来之后,却已经彻底打消了去死的念头,甚至已经为今后做好了打算。

在游戏中最讲究的,就是锲而不舍的精神。孙斌也一直将这一理念奉为信条,贯彻执行。

遇到困难的情况立马服输,这可不是他的风格。

“雪儿,来为我更衣。”孙斌很快就进入了角色,从塌上坐起来后就要下地穿鞋。

但雪儿却连忙止住了他,建议道:“十皇子您大病初愈,还是请太医来看看为妙。贸然出去,万一有个闪失可不得了。”

“也成,那你便去把太医叫过来。”

孙斌觉得,毕竟昏迷了好几天,要是表现得太过异常势必会引起怀疑。皇宫之中处处暗藏危机,还是小心为上。

雪儿微微俯身施礼,然后就退了出去。

至于还留在房中的孙斌,眼神中确实显而易见的兴奋和愉悦。

那可是统一六国的秦始皇嬴政啊!而且是活人啊!对这段历史感兴趣的人,哪个不想见见这位千古一帝?

孙斌已经计划好了,就算到时候改变不了两年后要去送死的结局,他也要好好地玩转秦朝。只有这样,才能算是不虚此行。

想着想着,就听见外面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和交谈声。

“十八皇子殿下,您能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实在是有失远迎。”雪儿的声音有些惶恐。

“此话见外了,十哥好不容易苏醒。我这做弟弟的来看看,乃是情理之中的事。”

十八皇子?

史书记载,秦始皇的子女有二三十人左右,其中最小的儿子,就是胡亥......孙斌的心头,蓦然间升腾起不好的预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