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魂穿
  • 权御天下
  • 古今
  • 3156字
  • 2022-05-16 18:06:10

“老爷老爷,少爷又晕过去了,你快过来看看啊!”

京都长安的一处府邸之中,突然传出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几名下人打扮的仆役围着一名中年男子,满脸都是焦急之色。

但那名中年男子此时明显也有心事,在看了几名仆役一眼之后,跟着就摇头说道:“罢了罢了,此次事干重大,我也有重任在身,你们干脆就带着少爷躲到乡下去吧。”

说完,也不顾几名仆役满脸焦急的神情,那名中年男子跟着就从房里取出一柄宝剑,然后一边望着皇宫所在的方向,一边缓缓低语道:“临淄王李隆基,这件事情真的可以托付给他吗?”

……

长安郊外,红木林。

此时正是盛夏,天气酷热无比,但是在荒无人烟的蜿蜒山道上,一辆颠簸的马车却正在匆匆赶路,车上几名下人打扮的仆役满脸凝重之色,其中一人更是紧紧握住腰间的刀柄,额头不时渗出几滴汗珠。

他们都是神武军果毅都尉陈玄礼的家将,奉命护送自家少爷回乡,但是一想到自家老爷正要去做的事情,每个人的心中也都如同是压了万钧重担一般,忍不住就又朝着车厢所在的位置望去。

躺在车内的陈楚歌似乎是感觉到了车厢外面的视线,在勉力挣扎了一下之后,终于是微微睁开眼睛,抬头朝着车厢外面的方向望去。

入目所及是一片望不到头的红木林,看起来与他昏睡前的景象自然是大不一样,他深呼一口气,一边屏住呼吸,一边跟着就又拉开门帘,悄悄朝着门帘外面的几人望去。

帘外几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在看了这边一眼之后,跟着就又低声议论道:“你们说,老爷他们这次能成事吗?”

“嘘——这话可不能随便议论,你们也不想想老爷做的是什么事情,如果泄露出去,那可都是杀头的大罪!”

杀头的大罪?

听到几人的议论,陈楚歌浑身就是一个机灵,随即他的脑袋就仿佛是突然触电了一般,伴随着一丝刺痛,一股潮水般的记忆跟着就源源不断地涌入了他的脑海。

等到半盏茶的功夫过后,他才猛地意识过来,自己居然是穿越了,而且恰好是穿越到了唐玄宗李隆基发动“唐隆政变”的前几天,怪不得他的“便宜老子”陈玄礼如此紧张,不仅在行事前几天就悄悄将他送出城外,甚至还在护送的人选中加入了几名家将,显然是担心自己在路上遇到什么不测。

只是任凭谁也想不到,自己穿越的这个家伙没有死于政变争端,反而是因为天气炎热一不小心猝死在这马车之上,倒是平白便宜了一千多年后的自己。

想到这里,陈楚歌跟着就又深吸了几口气,幸好穿越过来的这人跟自己也是同一个名字,虽然在历史上从未听说陈玄礼有过这么一号儿子,但是只要自己小心谨慎,应该也不至于露出什么破绽才对。

而且,自己的“便宜老子”居然是陈玄礼……

想到陈玄礼日后的前程地位,陈楚歌的心中也是突然涌出了一股豪气,然后也顾不上自己身体虚弱,跟着就是一把拉开帘子,大声说道:“你们在说些什么?现在是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吗?”

“少……少爷……”

听到陈楚歌这突如其来的发言,车外几人皆是一愣,然后一名身穿灰色圆领袍,作下人打扮的年轻男子,立刻就凑到他面前满脸惊喜地说道:“少爷你终于醒了,前两日看你昏迷不醒,我还以为……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少爷了呢!”

说罢,那名年轻男子跟着就是嚎啕大哭起来,倒是让刚刚起身的陈楚歌满脸尴尬,忍不住就又安抚了两句,“没事,没事,我这不是醒过来了吗?”

不过他心里却是忍不住苦笑,人家穿越者刚刚醒过来都是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投怀送抱,自己这会却是换成了一个脸大腰圆的糙汉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上辈子的单身霉运也跟着穿越过来了。

正这么想时,旁边一名骑马的中年男子显然也是听到了这里的动静,跟着就骑马过来问道:“怎么了少爷?刚刚听你好像是要说什么话的样子?”

陈楚歌看着这人那威风凛凛的模样,心中不禁暗自赞叹了一声,口中也是继续说道:“嗯,我刚刚听到陈二他们在讲,我父亲似乎已经准备动手了?”

说话的同时,陈楚歌跟着就又指了一下刚刚那名年轻男子,而那名家将在听到他的话之后,脸色却是微微一变,跟着就又瞪了车上的几人一眼,“你们这些家伙,有事没事都在少爷的面前说些什么!”

坐在马车上的两名男子皆是一愣,慌忙解释道:“秦将军,我……我们刚刚是……”

“没事。”

陈楚歌打断了两人的话,然后起身走出车厢,站在那名秦将军的面前说道:“他们二人想来应该是没有料到我会提前醒来,所以才会有此无心之举,不过……”

说着,陈楚歌跟着就又拍了拍自己身上穿着的绛纱单衣,然后正色道:“我想秦将军应该也不甘心与我这样一道回到乡下吧!”

秦将军的脸色立刻就是一变,“少爷怎么知道?!”

陈楚歌苦笑了一声,然后指了指秦将军的身上,“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秦将军只是为了护送我回乡,又何必这么全副武装呢?”

“哈哈……”

听到陈楚歌的话,秦将军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尴尬的表情,他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着的铠甲,跟着就挠着头说道:”难怪别人都说少爷聪慧过人,我以前还不怎么服气,今日一看,倒是我秦武自己有些眼拙了。”

原来这人叫做秦武。

陈楚歌看了秦武一眼,跟着就又摆手道,“没事没事,不过秦将军似乎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

秦武的神色跟着就又是一怔,然后才犹豫着低声说道:“没错,在下跟随陈将军已经二十余载,此次讨伐诸韦,实在是不愿做那贪生怕死之徒!”

陈楚歌知道他口中的诸韦是指以韦后为首的一干高官贵戚,要知道在“唐隆政变”之前,韦氏一族的势力可谓是权倾朝野,不仅满朝文武大多受制,甚至就连南北衙的禁卫军也都归韦氏子弟统领。

在这种情况下,愿与临淄王李隆基合谋诛杀诸韦的,除了像兵部尚书崔日用那样担心引火烧身的官员之外,剩下的大概也就只有像自己父亲那样的心腹死士了,所以在听到秦武的话之后,陈楚歌心中也是大受触动,跟着就大声说道:“既如此,将军可愿与我返回长安,我们一起协助父亲讨伐诸韦!”

说到这里,陈楚歌心中也是涌起了些许慷慨激昂之感,这一来是因为他对历史中的诸韦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感,二来则是因为他此时突然置身于真实的历史之中,自己本来也有了一丝如梦似幻的感觉,所以对这段注定不会平凡的历史绘卷,莫名也就充满了期待。

而周围众人看着他这副慷慨激昂的热血模样,各个也都是跟着血气上涌,齐声大喊道:“好,我们这就随少爷一起返回长安,讨伐诸韦!”

……

陈楚歌自然不知道,自己第一次之所以会晕倒,其实就是因为他当时拼命想要阻止“便宜老爹”的缘故,所以当陈玄礼看到他出现在长安,而且精神奕奕地朝着自己走来时,脸色忍不住就是一变,然后连忙迎了上去。

今日就是他与临淄王商定动手的时间,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他可不希望中途出现什么乱子——即使那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想到这,陈玄礼的脸色跟着也就黑了下来,然后沉声说道:“你又回来干什么?难道是打算阻止我吗?”

“啊?”

陈楚歌显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缺少这段关键的记忆,不过在听到陈玄礼的话之后,他还是立刻就解释道:“不,孩儿不是来阻止父亲的。”

“不是来阻止我的?”

陈玄礼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的表情,要知道这件事情干系重大,如果中途稍微出现一点纰漏,那么就是成千上万条人命的沉重代价,所以即使是对自己的儿子,他也不敢百分百的信任。

但陈楚歌却不知情,跟着就点头说道:“没错,孩儿不仅没打算阻止父亲,甚至还想帮父亲一起讨伐诸韦,以此立下万世不朽的功业。”

“什么?”

眼看陈楚歌的前后态度反差如此之大,陈玄礼不仅没有感到半点高兴,心中反而是愈加疑惑,跟着就又侧身望向陈楚歌身后的秦武等人,“他说的都是真的?”

秦武自然也知道陈玄礼的担忧,连忙就上前一步,拱手说道:“没错,少爷确实是打算回来帮助老爷,甚至就连具体该如何去做,我们也都在路上商量好计划了。”

“当真?”

“末将如有半点虚言,愿受千刀万剐之苦!”

眼看秦武立下重誓,陈玄礼也是神色稍缓,然后扭头望向陈楚歌说道:“登儿,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想通的,但是你可知道,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如果有丝毫疏漏……”

“我知道!”

陈楚歌猛地提高了音调,然后望着陈玄礼轻声说道:“所以我回来,就是要帮父亲堵住所有的疏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