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活着比财富重要
  • 南宋少年行
  • 芸渔歌
  • 2063字
  • 2022-05-17 09:16:10

第一章?活着比财富重要

秦茳闭着的眼睛没有急着张开,身上有些酸痛应该是手术后反应。

秦茳的头衔很多,曾经的少年天才,最年轻的算法工程师,最年轻富豪等等,当他得知一场极其罕见的疾病来袭击的时候,一场关乎生死的手术的前,他自己办了一场隆重的酒宴。有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哪怕手术不成功他留下的也应是让人回忆起时候的欢乐。

不过,现在好像自己活下来了,手术成功了?他缓缓的睁开眼睛。刺入的亮光,他急忙又把眼睛闭上。这短短的一瞬间,他的脑海里出现一段特殊的记忆。

南宋嘉定十五年,吕梁山脉的某处,一个十五岁常叫做“小花子”连名字都没有的乞丐少年,被蒙古兵抓了苦役,跟着蒙古军的一后勤辎重小队,负重不堪的挨着鞭子拉着车上从宋或是从金掠夺来的钱粮。

突然的山体塌陷,让整整这一支队伍,都被掩埋至此,尽管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这么一个类似山洞的空间。原本应该在手术台上死去的秦茳,却是莫名其妙的在这个小乞丐的身上活了来。

看穿越小说看多了,做梦了吧,秦茳自己也淡淡的笑笑缓缓睁开眼。

然而睁眼看到的,不是整洁病房,不是窗外阳光,而是自己抬起的那只企图下意识遮挡光线的手,那瘦骨嶙峋且肮脏不堪的手,把他吓了一跳,急忙把手放了下来,而更为可怕的是,眼前的这只手,也立刻的放了下来?

这是我的手?

他感觉到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了,他将眼光从眼前的手上挪开,看到自己的身上,身上是一件几乎不出来颜色的东西,他都不知道该不该称呼这东西为衣服,而鼻端里那奇怪的令人呕吐的味道,更是他这一辈子都没有闻到到的。

他茫然将眼光朝着四周看去,陡然之间,他发出一声惊叫,全身都几乎僵硬了。

在他的身旁,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一地的尸体,一个个面目狰狞,鲜血淋漓,仿佛是遭遇到了异常惨烈的意外,而更吓人的是,这些尸体有的是蒙古士兵,有的是脚上还有铁镣奴隶,他们身上穿的衣物,竟然和刚刚脑海里的记忆一模一样。

他连滚带爬的滚到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极力让自己消化眼前看到的这一切,没错,是刚才自己脑海里的那个记忆。

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感觉,穿越,他就是穿越了!

喜忧参半,渐渐平复了心情反而添了几分庆幸,至少又活了下来。灵魂是个好东西,尤其是有趣的灵魂竟在这一刻感到一丝庆幸。

打起精神,他缓缓的站了起来,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亮光照进的地方是身后的一个山洞,他转身朝洞口走去看到外面的情景,秦茳呆了片刻。

山洞对面一片峭壁,向上天空露出一道巨大的缝隙,向下深渊,左右同样是峭壁悬崖,日光正从西方缓缓下移,一缕红色的残阳映在对面的仿佛是刀鞘一样的峭壁上抹上了一笔。

冷峻中的一丝邪魅的妖艳,这么好看的构图,秦茳下意识的想拿手机拍下来,当摸到自己破烂的衣衫,秦茳自己也苦笑了笑。

接着他便自嘲道:想当年袁承志好像也进过这样的山洞,他找到了金蛇郎君的宝贝;张无忌也好像进过这样的山洞,他也找到了九阳真经。咦,我也有啊?!他回头看了看那些自己和伙伴拉着的沉甸甸的物资。

撇一眼外面的夕阳,余晖缓缓的落下了峭壁,夜色逐渐笼罩下来,天很快就要黑了。他可不想在漆黑的山洞,和一群死尸呆上一整夜。

借着微弱的光线,打量着山洞里的一切。山洞里好像是一座被削了一半的大殿,或许是庙宇,两边的墙壁有些飞天模样的壁画,几根残存的柱子上有突起的油灯,灯芯黑黑的悬在外面。

除却那些死状凄惨的尸首意外,山洞里还有打翻的瓷坛子,散架的推车,散落在地上的黄色的豆子,几包黢黑的布条,一包包白色的像是饼一样的东西。

豆豉,醋布,干饼,还好小花子的记忆认识这些食物,他安心了许多,至少,暂时饿不死了。

那些装在箱子里,现在散落一地的金色的金子,银色的银子,白色珍珠,红蓝翡翠。这些是好东西,不过对他现在的处境没啥帮助。

水!原本装水的缸子已经碎了,淡淡的心疼了一下宋瓷,秦茳立刻去翻那些死去的士兵,从那些士兵的身上他翻出来两个没有破掉的水囊。这些皮做的水囊,居然里面还有清水。然而还有更令他惊喜的事情,他居然发现了火折子。

吹燃火折子,点燃了柱子上的油灯,当火光亮起来的那一瞬间,秦茳终于感觉又突然回到了人间。

火光下,那些散落一地的金银熠熠发光,眼前的财富比起上一世根本不入他的眼,但应该可以在这一世衣食无忧。

想到衣食无忧,他的肚子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

掰下一块干饼用水就着慢慢的咀嚼着,仔细观察着这半个大殿的每一个角落,洞口外的峭壁让他这个前世练习过攀岩的人都感到绝望,但着既然是山腹间的大殿,就一定有其他出路。

大殿墙壁上的一对飞天右侧一手托着花蕾,一手自然展开,长裙衬托着柔和的身姿,长长的飘带随风飞舞。左侧的飞天与右侧相对,也是身体朝下飞来,一手拈花蕾,一手轻柔地散花,两个飞天形成环形。

秦茳微微闭上眼睛,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类似的飞天图案,大多在两个飞天中间的只刻着一个闭环的圆圈里,本应该是她们环绕拱卫的一尊佛像。

他几步上前,用手按住闭环里的那石头,用力向里面按下去。

轰隆隆一闪石门打开,呈现在秦茳面前的是一条漆黑的甬道。或者它通向生路,秦茳拆下散架的车上的木条做了个简易的火把,顺着甬道两旁的油灯点亮,四个石室和正对的一个房间映入眼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