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选拔考试
  • 乘风少年
  • 贰鱼
  • 2063字
  • 2022-04-26 12:40:16

第二届《少年新生代》的总决赛打响在即,体育馆内早就塞满了人,乌压压的坐了一片,远远看去只能看见攒动的人头和各色炫目的应援牌。

身后是不绝于耳的尖叫声,在这昏暗的舞台上,听觉前所未有的灵敏起来。

升降台升起的那一刻,舞台上那支队伍里的leader回过头来,目光深邃,定定的落在升降台的方向,声音冰冷。

“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那个少年眉眼精致,无一处不透露出自信飞扬,与当初那个戴着黑框眼镜,永远低着头跟在对方身后的模样判若两人。

他身上再也没有当初的影子了。

话音落,一束灯光投落下来,打亮舞台中央......

伴随着观众的倒吸气声,那个少年瞳孔骤缩,心跳无端端的加快了许多,高高悬起。他面前的升降台上空空荡荡,对手队伍里,队长不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舞台上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少年们愕然回头,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舞台事故会在此刻发生在他们身上......

那束灯光照亮的位置反射出刺眼的光,晃得人脑海里一片空白,少年一时有些呆滞,怔怔的看着那个位置,思绪顺着那束光快速的奔跑起来,沿着时光的脉络,迅速的回到一年前......

一年前。

正值暑假,校园里蒸腾着暑气,连绿叶都懒得舒卷开身子,在烈日下曝晒着。

明明应该是寂静的校园却因为一场提前的选拔,多了热闹的声音。小音乐厅里,汇聚着慕名前来的音乐学子。门口的电子屏幕上播着茱莉亚音乐学院选拔考试的内容。

鲜红的字体直刺进考生们的心里。

茱莉亚音乐学院是古典音乐最高的殿堂。他们这些进修古典音乐的学生没有一个人不是以此为目标而努力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学子或是长舒一口气,或是满脸泪水,都考完试离开了。

渐渐冷清下来的门口,却始终站着两位少年。

其中一个身形稍矮,面上的神色透着嘲讽,看上去就令人不悦:“顾阳,你都等了这么久了,你那个好兄弟怎么还不来呢?不会是故意不想给你送曲谱吧?”

语气轻蔑,带着十足的幸灾乐祸。

被叫‘顾阳’的那位少年一身简约的白色衬衫,神情淡淡。垂在身侧的手很自然地打着节拍,像是在默默温习着什么。一双眼眸带着浅浅的琥珀色,眉眼透着疏离,隔了一会儿才吐出一句:“韩家宏,树上的蝉都没有你聒噪。”

少年眼皮懒抬,举手投足间带着优雅,就仿佛压根没有听见他刚刚那句恶意的揣度。

他和林辰之间的关系又哪里轮得到别人揣度?

被顾阳的神情一刺,韩家宏咬了咬牙,神情越发恶毒:“我劝你还是别等了。干脆把准考证摘下来,放弃吧。如果我是你,一定不会在明知曲谱不会送来的情况下还硬着头皮上去丢人现眼。否则到时候输了,丢人的还是你自己。”

顾阳瞥了韩家宏一眼,嘴角轻勾,笑容有些轻蔑:“同样的一种情况,你韩家宏当然只有丢人现眼的份儿。但是,我和你,不一样。”

他纤细的长指点了点自己,眉目流转出睥睨的光:“我是顾阳。”

少年站在太阳下,白色的衬衫折出夺目的光,有风吹来,拂过他的衣摆,卷出漂亮的弧度。

韩家宏眼底沉郁,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勉强将嫉妒的情绪压了下去,语气阴沉:“好啊,我们的钢琴王子顾阳到时候在台上是如何出丑的,我拭目以待。”

屏幕跳动了一下,已经到了五十号考生的展示了,而顾阳是五十六号。按照要求,他要去候场了。

韩家宏笑容里满是快意,扬了扬手上的乐谱,几乎憋不住心底的话:“考试选择的曲目是三天前才公布的。你没有乐谱还面什么试?顾阳,不如你就挑一首简单的,上去随便弹一弹吧。你的好兄弟不会送乐谱过来给你的。你完蛋了!”

正如韩家宏说的那样,茱莉亚音乐学院这一次的考试极为苛刻,三天前才出了五首考试的选择曲目。

而这五首难度并不相当。就好像是故意设下的陷阱,其中有两首比较简单,两首中间的难度,还有一首不仅长,而且极具挑战性。

摆在考生面前有三条路,一是挑选简单的题目,但是通过面试的几率一定会很小。二是选择中间难度的曲目,如果不出彩,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机会。

但是,短短的三天,最难的那首曲目其实很少有人能够练得出来。

有些人光是选择曲目就已经绞尽脑汁。

而顾阳毫无疑问的是选择了最难的那一首。若是没有曲谱就直接演奏,确实不够稳妥。

但是,韩家宏的语气太过笃定,就像是知道些什么一样内因一样,一直在强调林辰不会出现。

让顾阳不由得眉头微蹙,心中生疑:“你做了什么?”

韩家宏眸光微闪,很快又恢复了镇定:“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顾阳,我就在你后面,如果你忘了谱子,出了大丑,就会衬托出我的优秀。这么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呢。”

从韩家宏这儿得不到什么信息,顾阳也懒得和他多费口舌,只斜瞥了他一样:“想要我衬托你?韩家宏,你家是不是没有体重秤?”

韩家宏没听懂这句话,呆愣了一下,听见顾阳懒洋洋地甩出后面一句:“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懒得理会韩家宏是如何的跳脚,顾阳将准考证给工作人员。

少年手指修长,指节匀亭,保养得很好,工作人员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对上他淡然的神色不由得多了几分另眼相看——来这儿的考生没有一个不紧张。有的甚至给他们看准考证的时候,手都在发抖。唯独眼前的这位少年浑身散发着清冷的气质,举手投足间透着儒雅的气息。

他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将对方的名字暗暗记下——顾阳。

和外面燥热的气氛不一样,越是往里面走,就越是能感到凉意。空气中除了冷,还带着凝固的紧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