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结界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90字
  • 2022-06-20 00:53:04

白知慢慢的往里走去,想要近距离的看看这颗硕大的树木。

可还没等她靠近,她就感觉到了一股滋滋的电流声,伸出手,试探性的放在那近乎看不见的结界上,果不其然,电流就是这里的,因为自己的靠近,所以变的剧烈了起来,肉眼可见的紫色雷电在结界上跳动,在白知靠近时弹起想与她的血肉接触。

虽然并没有碰到,但白知深知,若是真的挨那么一下,别说是进去破坏神树了,估计她整个人都会没掉。

眉头逐渐皱紧,总是傻笑着的脸变的格外的严肃,无形的风吹动着她的长发,粉色的眼眸中倒影着面前仅仅一结界之隔的神树。

要离开吗?在这里呆的越久就越危险。

可若是真的这么轻易离开的话,她又觉得很亏,自己付出那么多,若是走的时候不带点什么离开的话,又岂不是辜负了自己着半个月以来的努力了?

就是,觉得有点对不起欧拉。

一个无辜的神族被自己坑蒙拐骗的半个多月也就算了,最后她还要将他们赖以生存的神树毁掉。

可她也明白,这是没有办法的举动,若是不毁,那么神魔两族之间的战争就会永无休止,只有当两族都明白生命的可贵,变的贪生怕死,只有这样,战争的频率才会越来越低,直至最后消失,两族回归自己的安定生活。

至于为什么没考虑过其他方式,主要是其他的大部分方式之前的月芽都已经尝试过了,那么她就没有必要再走月芽的老路,直接一次性解决所有困扰。

神树现在是找到了,可是要怎么进去,怎么破坏成了大问题。

白知默默地蹲在了地面上,伸手戳着地面的泥土,尝试着看看是否能从地下过去,但也很遗憾的,刚伸进去一个手指头,那股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匆忙收回手,白知忍不住骂了一声,这下好了,开头就失败,难道这个地方真的就只有那个家伙可以进去了?

白知不相信,一定有其他的方式才对,即便是神树也得有人照顾不是,再者神族自这里诞生,总不能每次诞生都由他去操办吧。

抬起头,迎着刺目的阳光往上看,想瞅瞅有没有缝隙,或者来个什么神族梆的一声!试试看砸上去能不能出现些裂缝什么的。

然而很可惜,没有,只有漫天飘落的羽毛,飘飘洒洒的落在了地面上。

“?”

白知愣住了,看着仿佛毫无阻碍的羽毛陷入了沉思。

羽毛可以进去?为什么?

是因为没有生命,还是因为很轻,亦或者是因为从上面进去的?

白知思索了一下,突然想起自己之前抓住的欧拉的那根染血羽毛还收着,她从怀里掏出,尝试性的往前伸了伸。

果不其然,进去了!

那么就应该不是位置的问题,是生命,或,只能是神族?

白知咬咬牙,她在这里耽搁的时间已经太久了,若是还不行,她就只能先离开,等之后有机会了再过来了。反正任务没有完成也没有时间限制,她不介意用很多时间来慢慢的磨。

神族,她自然不是,但羽毛可以进去,那她握着羽毛呢。

这么想着,白知深呼吸,捏紧手中羽毛,闭上眼,尝试的伸出手去触碰。

滋滋的声音再次响起,白知抖了抖,但没有挪开,还是继续坚持的往前方伸着。

没有隔阂,没有任何的阻拦,白知睁开眼,果不其然看着她已经进去了一半的胳膊!

果然是这样!唯有神族可以进入其中,不论是否有生命,只要有气味就可以!

这下子白知彻底松了一口气,若真是这样的话她就能进去了,唯一遗憾的是怎么就没有早早的想到这一点,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在这里耽误那么长时间。

轻松的跨进结界之中,等进入结界之后,她才明白自己在外面所看到的神树并非是全貌。

高大的树木金色的叶,随着风轻轻被吹动的声音宛若铃铛般清脆,几十个人合抱的树干上有着时光的痕迹,随着她的靠近越发明显。

稚嫩的草地,踩踏着如同羊绒毯一般的触感,深吸一口气都是格外清新的气味,很好闻。

而神树上,坐落着一个又一个的白色光团,像是果实,但走进后才能察觉,里面所包裹着的,似乎是一个又一个还未降生的神族。

神族的诞生地,神族的起源,也是所有神族灵魂的归宿。

只是肉眼看着就能感受到其中的震撼,着实是令人难以想象的诞生法则,以神树为根神族为果,果成之际,就是一个神族的诞生时刻。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白知有些纠结犹豫了。

自己真的要破坏这里吗?若是真的破坏掉的话,那岂不是上面的神族都会死亡,在还未诞生之时就胎死树种,这是不是有些过于残忍了些?

心中这么想着,但白知手上却没有停,来回走动的查看着什么方法可以破坏,毕竟做还是要做的,就是树上的这些神族,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若是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顺利诞生,但又在他们诞生之后能够很快将神树破坏就好了。

“....等等,我记得,欧拉好像说过,神树是神界最纯洁的物种?那,如果,沾染了魔气会怎么样呢?”

白知搓搓手,打算尝试一下,虽然她很弱,但是好在她勉强也算是一个魔族,所以魔气这种东西还是有的。

既然想到了,那就试试看,只要不一次性灌输太多的话,应该不会太快破坏吧?

蹲下,一点点的将本就不多的魔气灌入神树中,刚开始并没有什么反应,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的,沿着她所灌输的位置,神树开始枯萎。

枯萎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但依旧在不断蔓延,一直到白知将自己体内的魔气全部都灌入的差不多了,面色苍白擦掉满头的冷汗,跌坐在地上安静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很好,并没有直接死亡,但却又在一点点的向外蔓延,以这样的速度,只要神族没有发现自己的作为就会持续腐朽,直到他们发现的时候,怕是也来不及了,但树上的神族能保留下来,最起码他们这一批,应该可以及时降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