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大战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84字
  • 2022-06-17 02:07:50

欧拉随时关注着天空中的战况,那些拦截的神族化作一个又一个的流星陨落,眼看着不需要多久,对方就会过来。

他必须得尽快过去了,将月芽推了一把,一把通体银色的长枪出现在手中,张开还在滴血的翅膀直接飞跃而上,留下了月芽一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月芽看着天空中的黑暗之神,即便是距离很远,她仿佛也能看到对方在盯着自己,那双眼睛中充满了偏执,残忍的杀掉面前的神族,如同切菜一般没有手下留情。

深深地长长的深呼吸一口气,看着那加入战局的欧拉,白知于心不忍。

她甚至对于光这么做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要因为自己一人而导致这么多人出现死亡,自己不过是一个魔族而已,无足轻重,可这些神族,却可以说是他的族人,他亲手创造的造物,看着他们一个个的陨落,难道就不心疼吗?

陪伴了自己半个月之久的欧拉,在什么都不知道不清楚的前提下,也依旧毫不犹豫的冲上去跟黑暗之神对打,这是勇气,还是神族本性的愚蠢。

白知嘴里忍不住嘟囔了几句,看了看神殿又看了看天空。

她想离开,可若是真的离开,又似乎是将麻烦留给了这群一直在保护着自己的人,虽然当初光将自己带走了,可他更像是要保护她,除了不让她前往魔界以外,基本上从未为难过她。

纠结,心中无比的纠结。

但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既然觉得有愧,那么就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好了,她要做的就是前往神殿叫醒光,让他出来,到时候等待光跟黑暗之神两人争执之际她在偷偷离开。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都这种时候了光还是没有反应,但总归做点儿什么,也免得她觉得愧疚。

一层一层的匆忙爬上阶梯,白知累的气喘吁吁,这幅身体还是有些弱了,虽然身为魔族,但完全没有继承到魔族的体力,也就是这张脸,还算是像一个魅魔。

好不容易爬上了神殿,到了神殿大门口,猛地推开门,果不其然的就看到了依旧是亘古不变坐在那个位置上的男人。

一双金色的眼眸淡淡的看着自己,像是什么都清楚,却又不作为。

白知立马变身成为月芽,红着眼哭着奔向了光,掀开帘子凑到了光的身边,一头的黑发散落在身后,整个人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子的柔弱惹人怜悯。

“光,有,有坏人来了,欧拉受伤了,怎么办,你快救救他!”

一个妙龄的少女,满是依赖与信任的看着自己,这种情况不论是换了谁怕是都经不住考验忍不住心软的想要满足她的所有诉求。

但很可惜的,坐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神灵。

他只是淡淡的看了眼附在自己身前的月芽,脸上的表情由始至终都没有变化,不,或许有,但也不过是转瞬即逝的一丝无奈。

在带走月芽关闭神界出入口后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也完全不觉得奇怪,毕竟以暗的性格在发现这件事之后又怎会没有反应,半个多月不间断的攻击,即便是再坚硬的屏障,也挡不住对方这般攻击。

只是或多或少的会觉得有些遗憾,自己当初带走月芽的原因其实也不过是觉得对方的身份奇怪想要观察观察,可段时间看下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对方似乎就是一个原原本本的生活在这里的本土npc,除了她身上有自己的东西以外,再无别的破绽。

但光看着白知,又莫名的觉得,眼前之人绝对不像他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要么真的只是错觉,要么就是对方太会伪装。

“光,你怎么不说话呀,你要是再不去的话,就有好多人死了!我不想看到这样。”

说着说着,眼泪就开始滴滴答答的掉落,晶莹的珠子落在光的手背上,带起一片涟漪,让他冷漠的心突然猛地抽痛了一下。

原本心脏上长出花苞的嫩芽开始绽放,一点点的带着不易察觉的香味,让光不由自主的低下头,伸手抹去了她眼角的泪水。

开口,声音是他自己都料想不到的温柔。

“不必担心,暗心里有数,本身他来也是意料之中,神族只要神树不灭,他们就不会真正的死亡,只不过又一个轮回而已,不必担忧。即便是今日不是因为你,我们也会迎来这么一天。”

意料之中的事情,死亡并不是结局,所以不必忧伤。

白知看着光,那双金色的眼眸不再神性一般冷漠,而是充满了柔情,仔细的将她的泪水抹去,看着眼前的少女总算是渐渐止住了哭,直起身子缓缓地离开了神位。

本来他不想管的,因为他知道暗即便是再怎么失去理智,有的事情不会做就是不会做,让他撒完气也就没事了,再者,本身他也没打算继续让月芽留在神界,总会送回去的。

可看着月芽哭的时候,光却发现自己也许并不像表面上这般的冷静自持,反而内心无比的焦躁。

不由自主的安慰与解释,看着对方懵懂的瞧着自己,然后缓缓地站起身,或许应该去阻拦一下暗,避免对于神界的破坏太大,到时候即便是修复起来也会很麻烦。

是的,只是出于这个原因,仅此而已。

“你在这里待着就好,若是不想回去那就留着,即便是暗,也不可能突破神殿的防护带走你。”

光一步步走向外界,光明之神走出神殿对于神族的神来说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那可是神灵,是他们唯一的神灵,他本该高高在上的坐在神位上,然后等待他们拱手将胜利的果实奉上,而不是挡在他们的面前与危险对立,定定的看着显然已经有些疯癫的黑暗之神。

暗的双手早已染满鲜血,顺着手指缝隙滴答滴答的滴落,他红着眼,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光,那一身的白袍,一脸的淡然,还有仿佛永远都不会有情绪起伏的一双金眸。

风吹动两人的发,他们谁都没有动作,都只是安静地看着对方静立,背后激烈的打斗与两人所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长久的沉默,最先沉不住气的果不其然就是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