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心意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52字
  • 2022-06-15 00:37:09

买东西也没有用太长的时间,白知就回来了,伸手将手中的东西给了欧拉一份,仰头看着对方笑道:“这个是给你的!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虽然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但是这也是我的一片心意。”

说着,轻轻地撩动耳边的长发,露出粉嫩的耳在阳光的照影下似是透明。

欧拉接住,看着手中的糕点有些不知所措,他从未收到过礼物,也没人敢给他送礼物。

毕竟在其他神族看来,冷漠如欧拉,那是除了光明之神以外更为强大的存在,又岂能送这钟平凡的物件作为礼物。

张了张口,想说点儿什么,但话到嘴边,却最终只有一句谢谢。

说完,也不等白知反应,一把将人拉过抱在怀中,在白知惊讶的表情下张开翅膀,白色的翅膀伴随着羽毛飞舞,倒映着光,像极了圣经中真正的大天使的模样。

圣洁而又严肃。

翅膀挥动,直接飞上天空,以极快的速度往着神殿的方向飞去。

神殿之中,观察了半个月的光明之神揉了揉眉心,就在通知完欧拉之后他就关闭了镜子,也就没有看到白知那短暂的真情流露。

内心是难掩的失望,本以为能探出点什么,但现在看来完全没有。

甚至于,内心的那颗种子已经开始结出花苞,比之起初的嫩芽更令人注目,稚嫩的白色的花苞轻轻摇晃,每一下都仿佛在牵动着他的心脏,一阵阵酥麻般的痒意。

很奇怪,他到现在都不明白这个东西的用途,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心脏会长出这个东西来,看似完全没有影响,只是一朵鲜花种子从发芽到生长的过程,力量也没有流失,更没有给身体带来不适,神树也安然无恙。

可,就是无法忽略。

而且这个种子的生长速度有些过于的快,半个月,即便是神族的花,为了迎合世界规则最快到**也需要一个多月。

修长的指尖点上心脏,尝试的用神力去触碰花苞。

看着它因为触碰而轻微的抖动,在自己的触碰下甚至紧闭的花苞开始露头,吐出了黄色的花蕊,淡淡的香味在鼻子里飘动,似近似远,虚无缥缈。

金色的眸低臉,收回手,继续端坐在神位上看向了神殿大门的位置。

他们应该快回来了吧,而魔界之中,长达半个多月的攻击,即便是再坚固的屏障也经不起暗直接动手的力道。

大概,也就这两天。

既然观察不出月芽有什么不同,那就没有必要在将人留着了。

不然维持了千万年的神魔两界平衡,怕是要被一个魔族给打破了,届时,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不了了。

确实如光所想,在暗的攻击下看似坚固的屏障已经开始有了裂缝,而随着一下又一下的攻击,裂缝更是深刻。

力量的倾泻,从未有过的空虚传来,暗内心的躁动早已平息,可涌起的却还有浓浓的不甘。

凭什么光做了坏事之后就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在神界不出,凭什么千万年来只有他经受那些痛苦孤身一人煎熬至今。

好不容易遇到了“解药“,可到头来却还被他带走,至今连见一面都不被允许,甚至被单方面的切断了联系。

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他们可是同源!他痛苦了对于他难道就是好事吗?若是他死了,这个世界是否还能保持平衡到最后!

嘭!

又是一声。

饱含着千万年的不甘与不满,饱含着被抢走后的愤怒,无数攻击下,最后一击。

屏障,碎了。

那一刻,似有所感一般,被欧拉抱着的月芽抬起了头看向了天空。

不似魔界般青蓝色的天空出现了一片又一片的裂缝,随着时间的推移扩大,直至更多的声响越来越多,引得诸位神族都抬起了头,愣愣看着千万年来都无比坚硬的屏障,着实想象不到这竟然会有损坏的一天。

那一刻,所有神族的心都揪住了,下意识的拿起武器看向了光明之神所在的位置,一如既往的矗立,却也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的动静。

发生了什么?

这是所有神族脑海中的疑问,可即便是有再多的疑问,当看到如鱼贯入的魔族时都被搁置在一边,冲了上去跟那些千万年来的敌人们相对打了起来。

抱着白知的欧拉也看到了,他冷着脸没有第一时间上战场,毕竟他的怀中还有人在,他必须先将人送到主神的面前之后再去。而且,若他的猜测是准确的,那么这一次的起因,十有八九,跟他怀中的人有关系。

不明就里,但既然是主神交代的事情,那么他就会好好地完成。

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因为有人比他更快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一身黑袍,黑色的长发在空中飞舞,男人嘴角勾起,露出一抹邪肆的笑意,一双通红的眼眸定定的看着他怀中所抱之人,开口:“终于找到你了啊~月芽,看起来你最近的生活似乎不错?脸都红润了不少?光那个家伙带走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算了,不重要,不过既然已经找到你了,那么就跟我回去吧。”

说着,伸出手,看着略显茫然的少女,心一点点的下沉。

光,是乃神祇的名字。

从无人敢轻易的叫出口,除了月芽以外,若还有人敢未经允许叫出口的,就只有一人——黑暗之神。

欧拉皱紧眉头,抱紧怀中的人背后的翅膀猛地扇动快速远离了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黑暗之神,想要从别的方位先行离开,可当他转身之际,一眼便又看到了就站在自己不远处的暗,依旧是那副笑,依旧是不紧不慢的态度,双手环胸,挑眉看着他。

“想去哪儿?速度倒是不错,这就是你翅膀多的好处?看着可真让人讨厌。”

欧拉抿了抿唇,他可不认为黑暗之神的这话只是说说,毕竟那双眼睛盯着他的时候,总让他觉得对方是想直接将他的翅膀给掰折。

事实也的确如此,暗的耐性已经不多了,在见到白知之后更是如此,他现在只想尽快把人带走,远离这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