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明白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51字
  • 2022-06-08 06:08:36

月初说完了,然后将手中的内核丢给了月尔,看着他慌乱的接住,安静的等待。

月尔,明白了。

他低头看着手中的内核,他也很是纠结,纠结于到底要不要吸收。

这是骸骨的内核,他因自己而死,而自己却又要在他死之后将他的内核吸收。

他是魔族,本不该这么多愁善感,可他也知道,这是自己的性格本身,无法更改的事实。

白知还等着他,姐姐也生死未卜,他需要力量,比任何人都更希望自己能变得强大起来,不用再依靠任何人,而是让自己成为他人的依靠。

风险?怎样才能没有风险。

他的这一生经历的风险还少吗?

眸光复杂,手指摸索着光滑的内核表面,捏紧又松开。

“如果,我说如果,我吸收内核的话,有多大的概率?”

月初看着月尔,他早就明白他会怎么选,只是或多或少,还是抱了点希望,但现在看来,他还是偏袒向了另一边。

“不足一成,你太弱,而这个内核蕴含的力量很强,吸收的魔气自然也是很多,若你真的决定要吸收的话,做好随时会丧命的准备。”

“.....”月尔沉默了,他知道。

几率不大,可若是成功了,那么或许他就能尝试的改变现状,不论是在这里,还是等离开副本之后,他也能拥有更强大的力量,去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赫然捏紧手中的内核,他深深地长长的深呼吸一口气,抬头看向月初,眼眸中仿佛有泪水在闪烁,却又强忍着不愿掉落。

“我想变强,我比任何人都更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强。我也明白如果我选择了吸收的话有极大的可能性会因此丧命失去理智,但我没得选。哥哥,如果,我说如果,我失败了的话,求你救救姐姐。我知道我没有什么能给你的,但我实在是不知道该依靠谁了。”

说着,泪珠从眼眶中滑落,他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即便是再努力又如何,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他的反抗依旧是不值得一提。

风险是有,可变强的道路上又岂会没有风险。

月初沉了脸色,虽然早就明白月尔会怎么选,可当他说出这话的时候,他却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若是不说的话,是不是会好一些。

为什么非要一切事情都自己来抗,软一软性子,跟他说不好吗?

“我不会帮忙的。”

月初冷声道,定定的看着愣然的月尔,启唇:“你要救你姐姐,那就自己去。就像是你们跟我说的那样,已经离开了魅魔一族,那么你们就不完全算是我们家人,那么我为什么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想要那就自己去争取,我不会帮你的。”

说完转身,找了个地方席地而坐,完全不在意土地上的尘土,明明是最好面子的魅魔。

月尔抿了抿唇,看着背过身似乎并不想理会自己的男人,他长叹了一口气,却又不自觉的浮现了一丝笑意。

他知道月初的意思,但没关系,这样就足够了。

只是有些对不起骸骨,明明因为自己丧失了性命,却又在这种时候还要被他拿走内核。

沉默的将剩余的尸骨全部收敛,对着他再次深深地跪拜,起身,找了处平摊干净的地方,看着手中的内核,深吸气。

“直接吃掉就可以了,虽然有些塞牙,但对你来说,吃掉,会比直接吸收稍微好一些。”

突然的,月初再次开口了,说完之后就继续转过头,不予理会。

月尔看了眼男人,默默地捏紧,然后从嘴里塞了进去。

确实,这已经不是塞牙的程度了,嘴巴大张着口水从嘴角流出,腮帮子都被撑得很痛。

喉咙处传来灼烧的疼痛感,伴随着食道的疼,一点点的蔓延直到胃部。

静,吞咽过后迎来的就是一片的寂静,毫无感觉,像是一滴水落入了平坦的湖面,除了起初的涟漪外再无别的感官。

月尔愣了愣,他都开始茫然了,为什么会没有任何的感觉呢?难道不是吞吗?还是说这种东西对他而言没什么用处了?

视线看向月初,对方似乎也很疑惑的站起了身子就要靠近。

然而还没等他走出几步,一股无形的力量顿时从他的体内爆发,上一秒还一脸平淡的少年顿时狰狞了面容,一声低吼从口中吐出,体内如同掀起了波涛的大海,一下又一下的拍打着他脆弱的躯壳。

疼,很疼。

即便是当初一次又一次的去往交易行找姐姐被打出来都没有这么疼过,身体就像是快要被撕扯,血液,窒息感让他翻了白眼,眼看着就要因为疼痛而晕厥过去。

月初又出声了。

他并未那么冷淡当真不管不顾,而是随时关注着月尔的状况,见他就要晕过去时急忙阻止,“定期凝神!不能晕过去,若是晕过去那么你就没有成功的可能了!”

为什么魔族产生内核却又很少会有魔愿意吸收这个去增强自己,自然就是因为很危险,即便不是因为内里的魔气,单单是吸收一个很小的内核也需要极大的意志力。

疼,忍着,痛,忍着,即便是身体破碎,即便是意识模糊,也都只能忍着。

不可以晕,也不能晕,因为一旦晕过去之后,体内的力量就会变得无法控制,到头来功亏一篑,甚至濒临死亡。

月尔的这个内核,比之旁人的还要危险,在扛住本身内核的力量的同时,还需要抑制住内里的魔气不受其影响。

唯有当两者都控制并掌控剥离之后,才能真正的算是成功。

在此期间,一切都需要依靠月尔自己。

月尔听到月初的提醒,急忙咬下自己的舌头,舌尖的疼伴随着浓厚的血腥味,才让他仅仅维持着一丝理智强撑。

他很疼很疼,疼的想哭,如果可以,他多想像以前一样依偎在姐姐的怀中,即便是生活苦了点,即便是姐姐是一个倔强的魔,总是有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也好,只要他们两个人在一起,那对于他来说就很满足了。

可到底是为什么让这一切发生了变故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