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进攻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16字
  • 2022-06-05 01:44:09

“主神,我们已经进攻了好几日了,这屏障还是打不开怎么办啊?”

有魔族看着这一慕慕的惨状,纵然残忍如魔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期期艾艾的凑到了暗的身边,小心谨慎的询问。

暗垂眸,看向了说话的魔族,那双粉色的眼眸格外的明显,其中包含着胆怯与不忍的看着自己。这让暗微微愣了一瞬,被怒意冲昏的头脑暂时缓和了些,却又有了别的情感开始涌现。

他抿了抿唇,扫了眼战场的惨状,最终,大手一挥道:“撤退修整,光明之神亲自下的屏障又岂是你们能轻易打开的。”

暗早就明白,可就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想撒气,才带着人跑过来搞这么一出。而他的心情也并没有因此得到好转,甚至因为魔族们受伤染上血腥,他们的情绪再次暴涨然后反馈到他的体内。

吐出一口气,暗脸色格外的差,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使用力量将所有魔族的伤口治愈。

这是黑暗之神从未使用过的能力,治愈,这个能力对于魔族来说多么的可笑,可魔族本身过强的恢复能力,便已经是治愈减轻版。

身上的伤势突然开始痊愈,疼痛开始消散,所有在场的魔族都震惊的抬头仰望着天空上的神灵。满眼的崇拜与火热,若不是能力有限,都恨不得为其挥洒汗血,将神界攻下献于他们所敬爱的神灵。

几日持续不休的攻打总算是被叫停,各个魔族也都席地而坐完全不在意屁股下面垫着谁的骨骸,凑在一起聊着各自感兴趣的话题。

刚才被推上去跟黑暗之神沟通的魔族被一群魔包围,都小声的讨询问着第一次跟神灵交谈什么心情。

“很紧张啊,黑暗之神万年都难得出世一次,只是看着我都腿软了。”

“不错了好吗,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但你就看吾神的脸色,活像是被抢了媳妇然后找人算账的样子,你能完整的站在他面前把话说完,已经是这个了。”

说着,魔族抬手比了个大拇指,一脸的羡慕。

如果不是真的因为怕,他都想自己上去。能跟吾神聊几句,那对于整个家族来说都是一种荣耀,就是很可惜,刚才没那个胆子,现在也只能心底羡慕了。

“还好吧,好在相安无事。总觉得最近魔界会发生什么大事儿,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其余魔族闻言也都皱了皱眉头,有魔族道:“你还别说,不止你有这种感觉,我们也一样。如今从不入世的吾神降临,最近神魔战场战斗也愈发激烈,而且你们有没有感觉到,魔界之中有越来越多的魔族失去理智被丢入深渊?这,到底是什么兆头。”

“这....应该,没什么事情吧?你看吾神一切安好,对于魔族来说,只要吾神没事,那么就代表魔界没事。”

话是这么说的,可脸上或多或少还是流露出一些忧虑,不过事情还未露头,现在担心也没有什么用处,倒不如享受当下,能过一天是一天。

“说起来,你们魅魔家族的月初怎么没来?他身为魔都的管事,吾神的传召他不是应该第一时间过来吗?”

魅魔家族的人沉默了,话是这么说,可是月初是他们能管得住的吗?一言不合直接就撂摊子离开前往深渊,直至今日都没有任何的消息,好在至少还知道通知他们一声说是免得他们担心,可实际上前往深渊这种事情本身就足够担心了吧!

但这事儿,自己家里人憋屈也就算了,没有必要说给外人听。

所以也就只能打着哈哈将魔忽悠过去,完全不打算正面回答:“啊,月初比较忙嘛,我们这些家伙比较闲就先过来了。你也知道他是魔都的管事,那我们离开了,魔都那里总要有人管着不是?如果吾神有需要,他肯定也义不容辞!”

“这样啊,不愧是年轻一代魔族的领头人物,有这样的魔在,你们家族可算是翻身了,总比多年前离开你们家的那两位好,据说那个叫月芽的,到现在还在企图让神魔之间停止?真可笑,我们本就是敌对方,战斗了万年之久,又岂是她一个女人随便哀求就能达成的?”

说着说着,众魔都开始笑了起来。

魅魔家族的人听着都觉得尴尬,但他们说的也是事实,不过现在人都不在家族里了,再提及也没了什么意思。

“行了行了,别说这些了,月芽姐弟两我们家族早就将人逐出了。”

“有这时间不如思考一下到底怎么攻入神界,看吾神的样子,似乎不攻进去不罢休啊。”

很快魔族就转移了话柄,开始探讨起当下,唯有魅魔一族心情还是很复杂。

轻而易举的被魔戳了两个痛处又无法找人抱怨的心情谁能懂,也不晓得前往深渊的月初现在如何了,希望他顺利安全归来,也不希望他真的将那两个拖油瓶带回。

长叹气,这也只能希望而已,最终结果如何,还得再等等了。

而众魔并不知晓,他们方才所有的交谈都被暗听得一清二楚,在这魔界之中他肉眼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一切无所遁形。

眼眸眯起,视线看向深渊的方向,突然的他倒是有些后悔当初欺瞒了月芽,若是好好解释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

可如今,月尔已死,月芽又被带走了,即便是想挽回也迟了。

落入悬崖,无法飞行,身处深渊深处,即便是再强的魔族,也不会活着了。

当然,这是正常情况下。

可如若有人作为厚垫,将他护在身前,即便是自己摔得粉身碎骨,也没有任何松手,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血肉四溅,上一刻还温热的兽瞬间变的冰凉,纵然有厚重的皮毛,也无法驱散月芽身上的寒冷。

下落的速度极快,风吹过耳畔,嘴巴一张开就灌进了一口风,他仅能看到一双赤红的眼睛,闪烁着光,认真却又包含着松了一口气的笑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