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起开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64字
  • 2022-06-01 02:15:02

低垂着头,光在思索,可他长时间的不动弹,甚至无视了旁人的作为更是让暗不快。

手指的爪子开始生长,血色的眸中渐渐丧失了理智,整个人都开始带着疯癫的色彩,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警告出口。

“我再说一遍,起开!若是你还不让开的话,我就动手了!”

光抬头,看向了暗,脸上没有任何的波动,反而很是淡然。

只是在这淡然之下隐藏的是什么就无人知晓了。

“安静点暗,你还想让我帮忙么?”

“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了不想动手吗?”

喘着气,维持着仅剩的理智,暗疑惑的盯着光,搞不懂对方的意思。

光摇摇头,顿了顿,却又点了点头道:“不是说我不想帮忙,只是这个女人多少有些奇怪,我需要再次考虑一下。”

“考虑?考虑多久?你要在这里考虑吗?”

不满,若不是因为有求于对方,暗早就二话不说直接将人丢出去了。

原本都说不想做了,现在又开始犹豫,这人怎么这么容易变卦。

思考可以,但如果需要的时间长,那就去神殿那里思考,可别想坐在这里。

“很快,别想去神殿,若是你去神殿了,那么我就不会在愿意了。”

.....行!

暗咬牙切齿!

那他就等等看,看看这人到底搞什么名堂,一来二去的,比那墙头草都会摇摆。

“那你赶紧思考,我给她下的昏睡并没有多久,希望你能尽快决定好,然后赶紧离开我这里。”

恶龙的巢穴出现了其他人,本身对于暗来说就已经很不满了,这人还要在太岁头上动土,更是令他烦躁。

可没办法,谁让他有求于人家,就只能乖乖的等着了。

好在,并没有等太久。

“好,我可以帮你,不过你得暂时离开一下。”

听到前半句暗还正开心呢,结果还没等他开心多久,后面的一句话顿时让他变了脸色。

离开,为什么要离开?

“不要忘了,我的力量体系跟你不同,若是你在这里的话,我不能保证到时候你会不会一起跟着被洗掉了记忆。”

“你放屁,我都可以只对一个人,你怎么会出现这种疏忽??”

暗不相信,这个家伙就是故意的吧。

“爱信不信,若是不信,那么我便也不会出手了。”

光双手放在膝盖上,坐的端端正正,屁股下的床垫不像是床,而更像是他在神殿的神位,整个人都很平静,明面上看不出任何的着急与为难,可实际上。

确实如同暗所说,他可以只针对一人做记忆修改。

可,他支开暗,为的是别的。

“你!我!你这个家伙,怎么事儿那么多啊!”

暗揉乱了自己的头发,理智的逐渐丧失崩溃让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可在月芽所在的范围之内他只能克制住自己不要使用蛮力,纵然不满,也只能在来回踱步纠结之中选择同意。

“行吧,我知道了,但是别想让我离开太远,我就站在门口。”

“好,关上门即可。”

光也没指望支开他太远,只要一墙之隔足以。

看着男人走出去,看着那扇根本阻挡不了他的门关闭,光站了起来,抬手,金色的光芒之手心中浮现,化作一个个小巧的精灵,煽动着金色的翅膀,抱着一团小小的光球靠近了床上沉睡的月芽。

毫无阻碍的从她的皮肤中融入,小心翼翼的避开她的神经,开始重新编写她的记忆。

不是关乎暗的,而是所有的。

他将月芽所有的记忆都翻看了一遍,从前到后完完整整。

光皱紧了眉头感到很奇怪,月芽的记忆很正常,她在魔界生活的几百年,每一个细节都格外的清晰,她的意识,她的感官,以及为什么暗会希望删除掉她的记忆的原因,都很清晰明了。

可唯独,没有那个东西的来源。

为什么?他可以确定,自己从未跟她有过详细接触。

没有,还是没有。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却又让光有些遗憾。

遗憾于暗可能不得不暂时失去一段时间她了,而她,他会将人放在眼皮子底下观察一阵子,等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会帮她恢复记忆,重新送回来,当然,到时候也要看她是否自愿。

记忆编写重新开始,将所有的记忆全部缩小封锁,小巧的精灵用小小的手开始编写新的记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暗在外面等的很不耐烦了,可他也知道这种事情催不得,直到心口处猛地一阵疼痛过后,他突然变了脸色,一脚踏上了门板,直直的踹了上去。

一下,没有踹开,他愣了。

内心的不安成为现实,本以为之前的不安已经化解,可现如今,看来现在才是一切的根源。

“光!!你给我把门打开!你在做什么!”

无能的狂怒,愤怒的咆哮并没有引来任何人的关注,有的只是空寂的回荡声。

力量在体内汹涌,他深呼吸,开始大肆破坏四周。

曾经矗立千万年的高塔被破坏,石块碎裂从天空掉落,完整的塔只剩下一半,还摇摇晃晃的站在原地,像是随时都会倒地。

暗喘着气,意识开始模糊,一直压抑着的情绪开始爆发。

黑暗之神的力量来源于魔族,他们的情绪也会被他一人所收容。

一年又一年的累计,直至现在早已到了一种很可怕的境地。

可即便如此,他也极力的克制着自己,只有到了真的控制不住的时候才回来深渊发泄一番,就如同这一次。

可谁又曾想,这一次的发泄差点让他真的丧失了自我,也就是多亏了月芽,才让他的意识稍有挽回,可这也就像是身在泥潭的人抓着唯一的稻草,一旦稻草被人掠夺带走,那么他就会再无任何挽回的可能,只能任由自己沉底。

而现在,拔了他稻草的人,是他最信任的。

“光!!你若是再不开门!我告诉你,不论你带着她躲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们,如果找不到,我就自己下战场,杀了你的神族!”

神,从不会亲自下战场,因为他们的破坏力太强,本身就不是为了清除对方而开始的战斗,又何必自己下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