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死亡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11字
  • 2022-05-30 03:32:20

暗低头,看着自己被拍红的手背,眼眸中情绪复杂。

说是恼怒吗,其实不尽然,只是觉得心口有些疼,莫名的,从未有过的情愫。

白知捏着自己的手暗暗揉搓,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她打暗,她自己也疼,可,月尔呢?

死死的咬了咬唇,衣袖轻擦过暗的手心,带起一阵瘙痒的触感,扭头,没有任何停留犹豫的往着悬崖的方向走去。

藤蔓已经长好,没有任何的路途,可白知没有后退,而是直接踩了过去,因为着急没有穿鞋的脚沾染着尘土,直接踩在了满是刺的枝干上。

皮肉被穿破,刺扎进肉里,那一瞬的疼痛让白知皱了皱眉头,但没有退后,其实这种程度对她而言还算好些。上一个她觉醒的副本之中,可是活生生的被吃掉了,那时候的她还维系着感官,感受着身体被撕扯,嚼碎,然后清醒的被吞下,喊不出叫不动,直至麻木。

可,她无所谓,却也有人见不得这样。

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一把将她拉了回来抱在了怀中。

冰凉的触感解除,白知愣怔的同时也打了个寒战,她茫然的抬头看向对方,四目交接开口正想说话,却在下一瞬失去了意识。

暗瞥了眼白知受伤的脚,低沉的声音响起,却又被风吹走。

“抱歉,但现在,还是睡一会儿吧。”

人死不能复生,他做的事情他愿意承认也愿意因此受到相应的惩罚,可月芽不行,若是为了已死之人弄伤了自己,他会无法忍受。

明明不过相处没有多久,可他却察觉到了自己内心的变化。

由刚开始只是想利用,变为如今的不舍,这不合理,不该这么快,或许光说的是对的,可现在,看着她脚下的血痕,却又腾不出心思来思考这些。

抱着人上去,关上了高塔的门。

门上的禁制明明还存在着,可奇怪的是竟然没有挡住白知,不然的话,也不会最后这样收场。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弟弟的能力已经足够危险,那你呢?是不是也有着些什么不同?”

暗呢喃着将人放在了床上,丝毫不在意弄脏了床铺,手握住她的脚,摩挲着光滑的肌肤,感受着指腹传来的温度,挥手间,深入骨髓的伤口顿时愈合,连带着沾染上的尘土也都消失不见。

暗坐在床边,看着沉睡中的女人,睡意全然没有了,他不知道这样还能维持多久,总不能一直让她沉睡,总有醒的时候,可醒了之后呢,他该怎么办?

思索良久,没有任何恋爱细胞的暗放弃了,决定去找比自己脑子转的更快的光去讨论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办法能让她不要生气离开。

一拍即合,撕开空间,下一秒人已经到了神殿之中。

正在出神的光被突然出现的暗吓了一跳,脸色骤变起身,一边抬手张开屏障一边质问道:“你疯了吗?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轻易的过来会惊动其他神族的!”

暗冷哼一声,他才不在意那么多。

被看到了又如何?大不了全部杀掉,反正神魔本就是对立,再者对他而言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到底怎么样才能在杀了人家弟弟的情况下让人不生气把人哄好。

“你别管那么多,你帮我先想想法子,我这件事实在是搞不定了。”

对于暗的不着调光是早就知道的,不然他也不会第一时间张开屏障,而不是将人赶出去了。

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挥手间也给他了一个,抬了抬下巴,任君诉说。

暗没有墨迹,三下五除二的说完了自己的问题后,换来的,就是光满头的问号与一脸的震惊。

“?”

“你没事吧?”

暗奇怪的摇摇头,看了眼自己,身上没有受伤,也没有哪里不合适:“没事啊,怎么了?你赶紧别说废话,帮我想想办法我到底该怎么办,现在她睡着了,可她总会醒的。”

想到这里,暗更着急了,坐是坐不住了,直接起身来回走动催促着光赶紧给自己一个解决方案,他现在都快要愁死了。

“到底怎么办啊,我又不能现在说创造一个魔族出来,即便是魔族诞生也是有要求跟时间的。”

“你是,爱上那个女人了吗?”光皱眉道:“你不太对劲,暗。”

“怎么可能!”

暗瞪大了眼睛瞧着光,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他怎么会轻易的爱上别人,神是不能有感情的,也不能喜欢上任何人,若是爱上了,那么对于他们而言就是灾难。

一旦天平开始倾斜,到时候就能会导致世界不稳,他明知这一点,又怎会容许自己爱上旁人。

光也没有争执,因为暗如今的表现太过于明显,一副被人说中了心事却又死活不愿意承认的样子,当真是让他感到震惊。

那个被他藏起来的女人到底有怎样的魔力,而他们心脏中的那个嫩芽,又到底是什么,这总让他无法安心下来。

办法,自然是有,只是问题是,他也清楚,自己若是说了这个办法,暗不会做的。

“那么,为什么不试试看让她忘记?这对你来说,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不是吗?”

暗愣住了。

是了,他怎么会忘记这件事呢?

只要修改了月芽的记忆,即便是当面看到了那个小子也会完全不认识,自然也就不需要他再去想什么蹩脚的借口,她可以一直留在他的身边,直至永远。

或许,他想过这一点,只是最终还是没有去实施。

因为不忍心,他的脑海中犹然还记得那一刻月芽看向他的眼神,像是心脏被什么东西捏住了一般的感受,疼的要命。

这样的情况下,要他亲自动手,当真是舍不得。

不过现在在这里的不是还有别人在吗?就比如眼前的,光。

“你说的都对,但是我吧,刚刚恢复意识不久,做不得这么精细的事情,我担心要是我出手的话我怕她被我变成傻子。你看你不是正好没什么事儿么?帮帮忙如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