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有趣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43字
  • 2022-05-28 00:39:34

可即便如此,也还是死死咬着牙坚持着,被不断的击退,逼迫,一点点的步伐挪到了悬崖边上。

“小子,你挺有趣的,若是我早点认识你,或者不是出于你有这个能力,我说不定会很愿意留下你然后好好地培养你。但是也很可惜,时不逢机。”

说完,暗再次动手,这一次,他不打算继续玩儿了。

因为他很明显的能感觉到,那一股影响对他来说似乎更重了,得尽快回去休眠才行。

果然,现在这种时候出来打架还是有些过于勉强了。

骸骨也在紧张与担忧,只是他现在还有更为重要的任务,找到月芽,带月芽出来离开这里。

他没有变为人形,主要是变身这个过程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消耗,而且长时间的待在这里对他也有了影响,意识随时在疯狂与理智之间徘徊,死死地扣住高塔的墙壁,一步步的往上爬。

主要是高高的高塔上那一抹光亮太过于明显,只要不是个傻子,多少都能猜的出来人应该就在那里。

终于,几步跳跃,骸骨爪子搭在了窗沿边上。

也就是在这时,原本紧闭的窗户不知怎么的就从里面打开了,然后紧跟着的就是骸骨的一声嚎叫!

“嗷呜!我的爪子!!”

疼是真的疼,问题是疼还不能松手,只能流着眼泪扒拉着,然后一眼就与探出头的女人四目相接。

那一瞬,一眼万年。

骸骨一个坚强的公兽,第一次感觉到了何为喜极而泣,眼泪鼻涕哗啦啦的就开始掉,张口唤了一声:“月芽~~~”

声音无比的委屈,就仿佛是受了欺负的孩子回家告妈妈的那种感觉。

白知也被吓了一跳,因为自己被吵醒来之后她就发现身边的人不见了,门也是锁的出不去,就只有这个窗户可以打开。

她刚打开吧,结果就一双眼睛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差点儿就没克制住给上一拳。

也还好她认出了来者何人。

只是,为什么他会在这里?难道...

白知一愣,没空理会嗷嗷哭的骸骨,双手支撑着窗户整个人半个身子都往前凑的要去看外面,那边似乎一片狼藉,就是之前声音传来的位置。

此刻声音已经停了,而正当她还打算往外探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拦住了她。

“小心些别掉出来了,没什么事儿你就继续休息吧,放心,这里我会很快解决。”

是浮在空中的暗,看着白知的眼神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

伸手一点点的将白知探出的头戳了回去,然后当着她的面关闭窗户,一手抓住骸骨的后脖颈,就把他扯了下来,转身,脸色骤变。

“等等!你要做什么?他是我的朋友?!”

白知回过神来再次推开窗户,看向即将要带着骸骨离开的男人,脸色也有些担忧。

很明显骸骨是来找自己的,那么是不是月尔也有过来,而此刻月尔人呢,为什么她没有看到对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黑暗之神带走骸骨是要做什么?

暗没有回头,因为他担心自己会克制不住此刻脸上的表情。

此刻的他,就像是被觊觎了财宝的恶龙,脸色前所未有的暗沉,抓着骸骨的手用力,指甲掐进了他的肉里。骸骨想喊,却又在被暗看了一眼后,默默地收了声。

“没事,我跟他们解释一下,我只是请你来我这里做客而已。再者,你找我不就是为了跟我聊聊么?放心,等聊完后我会送你离开,但是这里,他们不能来。”

“他们?他们是谁?”

白知更不放心了,他们?是还有别人吗?果然月尔也来这里了吗?

“是我弟弟也过来了吗?能不能让他也进来,我保证我弟弟很乖的,他绝对不会弄坏您的任何东西的可以吗?他现在在哪儿?是在下面吗?月尔?!”

很好,这下暗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了,听到最后一声呼喊,他下意识的看向了被自己一拳轰到了地面的大坑上到现在屁股朝天还没有声响的少年,默默地挪了一点挡住了白知的视线。

“没有,他没过来。这个家伙是联合其他魔族要来对我报仇,并不是因为其他事情,你弟弟我也没有见。外面现在很危险,你好好待着不要出来,听话。”

“可?”

白知信吗?白知自然是不信的。

男人都是大骗子,尤其是眼前的男人,明明就是一副从来没有说过谎的样子,手指都在不自觉的扣着衣摆,嘴上还那么倔强的不愿承认。

她敢百分之百的肯定,月尔来了,而且骸骨应该也是知道了自己失踪的消息,所以才会看到她的时候那种表情。

可她也看得出来,黑暗之神似乎并不希望自己知道这件事。

脸色微沉,白知瞧着男人心虚的模样,不愿再继续交谈,毕竟她明白,交谈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看着暗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失望,当着他的面听话的关上了窗,也隔绝的外界的声音。

暗松了一口气,可却又莫名的,因为那最后一眼的目光,心上好像扎了一根刺,难受至极。

可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抬手给高塔加上了一层隔音,然后提溜着骸骨回到了月尔的旁边,将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发泄着自己内心莫名的不快。

“想不到啊,我很想夸夸你们,倒是挺厉害的,只是一时疏忽而已,就靠近了高塔。月尔?你应该是叫这个名字对吧,你真的很好,但也有些可惜的,我不能留你。你的姐姐没事,这下可以确认了吧?所以,我可以在给你们一次机会,骸骨可以离开,你乖乖的自刎,如何?”

“不如何!我是不会走的!”

月尔屁股还朝着天,脚颤抖着用力半天才将自己拔出来。

刚落地就听到了骸骨的拒绝,垂眸,有些犹豫。

他希望骸骨离开,因为他已经感受到了他们之间巨大的差距,可他也明白,骸骨不会走的。而自刎,他也不会选择那么悲凉的死去。

要么,他们都被黑暗之神杀死,要么,他们战胜他,带着白知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