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除掉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73字
  • 2022-05-27 01:41:11

暗闻言,顿住了。

这,好像的确是这样的,规矩还是他定的。

为的就是保证有足够多的魔族能顺顺利利的活下来。

可,月尔今日必须除掉,他不能留有任何威胁世界根本的存在。

“所以呢?”

“所以,所以您不能杀他啊,而且他还是月芽的弟弟!”骸骨都被问懵了,但还是很坚持的不愿让开。

黑暗之神的杀意太过重,他若是走了,怕是真的月尔就命丧于此了。

“月芽知道吧,就是您带走的那个女人,她如果知道了您杀了她的弟弟,那到时候您哄也哄不好了不是?”

暗皱眉:“我为何要哄她?”

一个女人而已,只是因为他此刻的状态所以暂且需要,为什么他还要顾忌她的想法?

一个魔族而已,杀了也就杀了。

大不了等到时候她问起的时候,在捏一个出来就好。

其实,内心还是有些在意的,不然也不可能思索之后的对策,但对于现在的暗而言,倒还没有聪慧到那种地步。

所以他还是很执着的要对月尔下手。

“别啊,说真的,你就看月尔这个样子这么多年了也依旧只有这种水平,其实对您来说也没有多大的影响不是?而且您是黑暗之神,若是之后您发现了他有任何威胁的时候再杀也不迟啊?”

“危险就是要在还未萌芽的时候清除,再留,到时候可比现在麻烦多了。”

“我!”

骸骨被说的没话说了,他还能怎么去劝呢?

月尔听着两人的一言一语,明白骸骨是费尽心思的想要保下自己,但那个男人,油盐不进,不会听的。

神本身就是倔强的存在,不若然,当年在姐姐的多次寻找交谈,又岂会是白费功夫。

有着骸骨的阻挡,渐渐地月尔也能从地上站起,抹了一把嘴角溢出的鲜血,就像是雪地上的红,艳的惊人。

他透过骸骨看向黑暗之神,双眸中是燃烧的火焰,久久不灭。

“不要劝了,他不会放弃杀我的。即便到最后我仍旧改不了死亡的命运,但我也要告诉你,想杀了我,那你也要做好被撕下一层肉的准备!即便你是黑暗之神又如何,哪怕是你与光明之神挡在我的面前,只要我想,就没有成不了的!”

他要活下去。

哪怕是被万人殴打,遭受万千不公,落入泥潭被人踩踏,他也要活下去。

为了他的姐姐,为了自己,为了千万个日夜抹不去的泪水。

现在他觉醒了,这些神灵再厉害又如何?也不过是系统的牵丝傀儡,生活在这虚假的世界,一辈子也无法逃脱,被那些任务者不断的破坏侵蚀,到最后,直到副本无用被清除。

但是他可以,等姐姐回来,他们可以拥有自由,真正超脱的自由。

暗看着不明所以突然更燃的少年,有些欣赏也有些遗憾。

多好,多少年没有见到过这么充满斗志的魔族了。

只是很可惜,他很快就要死了。

“是吗?那就来试试看好了,若是你能在我的手上活下去,或许下次见面,我可以试着给你更多特权。”

神是不会说谎的,但他说出这句话的含义,也往往代表着不可能完成的事实。

如此,骸骨也没有继续坚持下去的必要了。

他叹了口气,用尾巴将还打算前进的月尔往后一扫,笑道:“行吧,小子算你有种。反正我今天来也没打算活着回去,那么就先让我来试试看好了。也不知道当年的小屁孩,现在到底长成什么水平了。黑暗之神,吾等的神灵,就让我先来见识见识您的深渊吧。”

话音刚落,原本就已经很庞大的躯体再次膨胀,仰头一声长啸,仿佛与被乌云遮盖的红月呼应。

爪子抓了抓地,直接对着黑暗之神就冲了过去!

“妄言!”

黑暗之神也皱紧了眉头,他不论如何也不想从别人的口中听到曾经年幼的自己如何。

那都只是过去式了!

同样俯冲,一神一兽打得不可开交,在空中闪烁着无数的光线,速度之快近乎肉眼都无法捉摸。

月尔被留在了原地,想起方才骸骨给自己使得眼色,抿了抿唇,看了眼那看似跟黑暗之神打了个对等的身影,终究还是选择听话的转身向着高塔冲去。

即便是再生气,即便是再想活下去,但是他们也依旧记得自己今天的使命。

他们的最终目标,是救下白知,而不是为了这样一个没有必要继续纠缠下去的事情在这里浪费时间。

此刻既然骸骨已经动手拦住了暗,那么他自然要做的就是尽快找到白知,然后离开这里。

可他忘了,即便是暗再怎么被人纠缠,他也是神,神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所以自然也能察觉到他的作为,在他靠近高塔的那一刻,他就动了。

直接一脚踹开骸骨,下一瞬就出现在了月尔的面前,低头看着少年,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带着夸赞与遗憾的开口:“很可惜,你们很聪明,但是我不会放你们过去的,这里是你们不能进去的地方,乖乖的留下你的性命,至于那个魔兽,我可以选择放过,毕竟我对他有印象,身在深渊之中本就是他的悲凉,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自取灭亡,所以我可以不追究。”

“但,如果你进去了,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们都得死,甚至里面的月芽,指不定我也会因为心情不好而杀了她也不一定。”

月尔沉了脸色,他看得出来对方不是在开玩笑。

可也很遗憾的,他不会放弃。

手掌无数次被划破又愈合的伤口再次破裂,鲜血流淌而出化为利刃,月尔握紧,对着暗直接劈砍了上去,动作快而稳,带起长发在空中滑过一道痕迹,掉落几根黑色的发丝。

他不会让步,也绝不让步。

骸骨拦不住,就由他拦,神又如何?他月尔,从不畏惧神灵。

“勇气可嘉。”

“但,也胆大妄为。”

地上的荆棘被破坏,那是即便月尔跟骸骨之前想尽千方百计都做不到的事情,可如今却被暗轻而易举的削平,连带着刺扎入月尔的身体,疼,很疼,伴随着血液的流逝,整个人都快要疼的要晕过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