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保护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115字
  • 2022-05-26 00:21:00

“你这个家伙!”月尔彻底火了,姐姐他保不住,难道白知他也保不了吗?!

同样的事情为什么要发生两次,为什么要从他的身边带走他唯一的希望!

小小的少年一跃而起直接冲向了暗,身体因为血液的流失快速虚弱,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要停下脚步的意思。

天空中浮现着一个又一个的血珠,密密麻麻的一片,闪烁着微弱的光,只是瞧着便觉得有些渗人。

暗看着这一幕皱起了眉头,他可不曾记得魔族会有这个能力。

须知,魔族的诞生基于他力量的来源,每个魔族都会继承他相应的一项能力,当然这个能力也会由他来选择是否给予。

可这个能力,因为当初太过危险所以他谁都没有给,可眼前的这个少年,为什么会?

不解,可来不及他不解,无数的血珠化为血针冲着他的方向而来。

吐出一口气,暗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动弹,只是轻轻地挥手,那些原本加速前行的血针突然静止在了原地。

浩浩荡荡的攻势被瞬间化解,暗看向跌落在地的少年走上前蹲下,巨大的阴影包裹着他,唯有那一双血红的眼中满是探究与好奇。

“你为什么会拥有这个能力?可不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的话,我会选择杀了你,这个能力对于当下的魔族而言太过危险,即便你是月芽的弟弟也不行。”

看得出来,眼前的少年对于自己的这个能力认知还是有些模糊。

控制血液是没有错,可这单单能控制的,不止是自身的血液,还有敌人的。

若是任由继续发展下去,若是他没有自控能力,若是有人那一天触碰了他的逆鳞,若是他变得像深渊的其他魔族一样失去理智。

那么到时候迎接这一切的,就是一场无差别的杀戮。

将神魔的血液控制逆流出身体,将心脏的血液挤压再爆炸,曾经赖以生存的鲜血,化为对向自己的利刃。

这是即便是他,都不敢轻易动用的能力。

虽然当初创造魔族的时候本不该留下这个弱点,可世间本就不能拥有完美的创造物,除了光与他以外,所有的神魔都应当有自身的弱点所在。

而这个能力,就是唯一的工具。

轻而易举的掌控他人的生命,这种能力不能被普通的魔族所拥有。

“所以,你为什么拥有这个能力呢?而且看你的年龄,应该也不是很小,为什么感觉毫无增长。”

力量被压制,从暗身上传来的压迫压的月尔几乎喘不过气来。

可即便如此,他也依旧撑着手颤抖着不愿低头,在暗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也疑惑了一瞬。

他这个能力有什么怪异么?这是他与生俱来的能力。

身为一个魅魔,自诞生却没有魅魔应有的能力,长相也不似魅魔,甚至于能力,更是弱小的可怜,他废了多少年才勉强将其练成了这个样子,也是因此,长相几百年来都未有变化。

魔族的样貌本就是随着魔力的增长而变化,姐姐与他一样都是没有魅魔能力的魔,却能依靠自身的治愈能力变为成年体。

他呢?他还是老样子,这也算是戳到了少年的痛处。

死死地咬着牙,红着眼眶抬头瞧着暗,在对方的注视下也依旧没有退却的意思,只是冷笑了声反问道:“怎么?我这个能力有什么问题么?您是魔族的创造者,那应该比我更加明白不是吗?”

为什么偏偏让他这么弱,为什么偏偏让他跟别人不一样,既然都是魔族,他也曾幻想过能够拥有威风凛凛的魔角,可是到头来,到了最后,还意外的变成了哑巴。

那一段时间几乎是他的人生低谷,搞不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即便是觉醒了又如何,说到底还不如不清醒的成为一个原生魔族,安安生生的度过自己的一生,哪怕是战死也好过现在这样。

“您是黑暗之神,是所有魔族的领袖,是这个世界一半的拥有者,我为什么会拥有这样的能力,不该是问您自己么?”

月尔带着一股子的埋怨情绪瞧着暗,看着男人似乎因为自己的质问而陷入了沉思。

半是期待,半是等待,想看看他到底能给自己什么回复。

而这个回复,又是否是他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困扰在自己心底的疑问。

“所以,我才需要杀了你。你本不该出现的。”

暗叹了口气,他不知道怎么解释,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月尔这个变数。

既然不清楚不了解,也无法掌控这个变数,那么就只能趁着还未发展起来,趁早清除比较好。

月尔愣住了,没想到他竟然半点没有解释的意思。

命,若是以前的话,他可以丢,可是现在,姐姐还没有救出来,白知也还在他的手里,他不能死,至少在完成目标之前,绝对不能死。

想躲,可是却躲不开了,因为他们的距离太近。

月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暗抬手,心脏被猛地缩紧,面上的血色尽失,呼吸变得急促,生命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他什么都没有做,可却能随意的掌控他的生命。

难道,一切都要止步于此了吗?

“等等,等等!!”

一声着急的呼唤响起,一道黑影突然冲了出来挡在了月尔的面前。

方才就在不远处的骸骨也吓傻了,他从未见过黑暗之神这么坚持的模样,杀了月尔还了得,若是等月芽知道后,这事儿怕是没完了。

而且他到现在也都云里雾里的,搞不清楚他们所言的到底是什么情况,什么就不能存在,什么能力,是指的控制血液吗?

这个能力他见月尔用过,属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能有什么威胁性。

但他也管不得那么多,主要是此刻,至少月尔不能死,更不能死在黑暗之神的手中。

急忙挡住了暗的视线,骸骨喘着气,身上的伤口还在滴着鲜血。

他紧张的瞧着没了笑的黑暗之神,扯了扯干涩的嘴角劝解道:“那什么,能不能先不要杀月尔?有什么事情不能是我们坐下来好好商量的?他还是个孩子不是,即便是活的够久,但魔族认知只要没有成年体那可就是未成年,对于未成年我们要保护的!您可是黑暗之神哈,不能知法犯法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