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寻找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32字
  • 2022-05-24 00:50:50

整个脸涨红,即便是他很用力了,可依旧在慢慢的往前,瘦小的体型全然不足以支撑上面一个人的踩踏,就这还是在骸骨变身之后。

走了一大半逐渐走出心得,内心也开始放松的骸骨突然听到这声呼喊脸色骤变,急忙依言加快了步伐,可还是太远了。

即便是已经走出了很远,可还是不够。

脚下的藤蔓更是因为他突然的加速晃的更为剧烈,但现在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希望能尽快赶到!

而他全然不知,月尔现在也处于格外危险的地步,整个人几乎半悬空在边上,手心都磨出了鲜血,但依旧死拽着不愿撒手。

可,他控制的住一个缺口,另外的缺口却又在断断续续的出现。

崩塌的藤蔓一旦开了口,可就再也回不去了。

眼看着即将到达,骸骨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悬空了一瞬,而下一刻,直接往下掉落!

速度之快,就连月尔都没有反应过来,他茫然抬头满脸的惊恐与汗水,脱口而出的呼喊都破了音。

“骸骨!!”

一阵风从眼前刮过,月尔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紧跟着的,是身后传来的声音。

“别叫啦,我在呢。”

月尔愣了一瞬,匆忙爬起看向身后。

一身的黑衣,黝黑的皮肤,整个人光是站在那里就仿佛跟身后的景色融为一体。

他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腿都有些打颤,但还是笑着看向担忧的瞧着自己的月尔,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

这人,是谁啊?

月尔皱紧了眉头,脑海中有着危险的想法,“骸骨?”

“对,是我。没见过我这个样子吧?不用担心,就是我无疑了。刚才可吓死我了,眼看着要到了,结果是要掉了,还好我反应快借着力道跳了一下,这不,过来了。”

“你这?你不是魔兽吗?”

月尔很惊讶,可从未见过有能化为人的魔兽。

不过好在人没事,不然的话他怕是真的要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带骸骨来了,还未见到白知,就已经丧命了一人,这种压力他并不想背负。

骸骨挠挠头一时半会儿的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过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件事。

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视线瞥了眼他还在滴血的手心,眸光流转,将人揽着往前走,边走边说。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活了很久了,当年跟黑暗之神可是一个时代的。那时候的魔兽十有八九都能变成人形,至于现在,时代变了,所以也就很少有魔兽能像我这样了,即便是有,一般也是喜欢兽态,轻易不会变成人形,毕竟那玩意儿挺麻烦的。”

“这样吗?可是我觉得你这样挺好的。”

月尔不懂,但大为震撼。

“好了好了,不要纠结这些了,有这个时间不如赶紧想想看到底怎样过去,看这荆棘林,怕是我们一进去就会被伤的遍体鳞伤吧。”

嗯了一声,月尔暂且收敛了自己的好奇心,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悬崖都过来了,荆棘虽然也很难,但顶多也就是受点儿伤问题不是很大。

而且,不知道可不可以直接砍出一条道路来?

这么想着,月尔出手了。

刚巧手心被划破,浪费的血液还无从使用,抬手间,无数的血珠变细化为针冲进了荆棘之中在空中快速的划过发出铮铮的声响。

眉头紧皱,怕是事情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血珠重回原位,那荆棘依旧是之前的模样,看似脆弱的枝干上仅有一些擦痕,完全做不到将其如割草般削平。

骸骨也很惊讶,但更多的是对于月尔能力的惊讶。

“你这,是什么能力?你是什么魔族,为什么可以控制血液?”

月尔微微一愣,随即扭头看了眼骸骨,垂眸,低声的道:“魅魔一族,至于能力,我也不知道,生来就有的。”

“这个能力,我可从没见过有魔族拥有,看样子你很独特了,若是给你时间发展的话,说不定你会变的很强也不一定。”

搓搓下巴,骸骨说完就准备自己动手了。

血液化为的针不行,那就试试看爪子好了!

然后,上去没个几秒,捂着吃痛的手回来了,不断地对着指尖吹气,疼的龇牙咧嘴。

“看样子也不太行,实在没有办法的话就只能走过去了,就是会受点儿伤。”

月尔点头,“嗯,那就走吧,如果你坚持不住要说。”

这里的气息依旧很浓,虽然骸骨一直看起来很顽强的在尽力忽略自己身体上的不适,可他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自己。

“放心好了!不过,这荆棘林也不是很高,这样,你爬上来!”

说着又是一阵骨头的咯嚓声,方才的黑皮帅哥消失,重新变为了黑色的魔兽,甩甩尾巴,将月尔叼上自己的背部,比划了一下,不过自己的腹部而已,一个人受伤总好过两个人。

月尔来不及拒绝,骸骨就挤了进去,现在想张口也晚了,只能无可奈何的听着骸骨一边嚎叫一边往前。

“嗷!真疼!嗷!妈的!”

“嗷嗷!搞不懂黑暗之神那个家伙到底为什么要种这种东西在这里?还种的那么多,就不怕自己不小心从天上落下来扎屁股吗?!”

“嗷嗷嗷!疼死我了!这玩意儿扎人也太疼了吧!”

声音中带着喜感,原本还满是担忧的月尔情绪都被嗷散了,只能一脸生无可恋的听着对方抱怨。

而骸骨疼也是真的疼,喊出来也不过是为了缓解自己当下的情绪。

那些荆棘刺入肉中,随着他的动作划破皮肤露出骨肉,好不容易养好的伤口再次破裂,甚至伴随着的还有在丧失的理智。

这里的荆棘,不止有刺这一个特点,刺进去后连带着的还有一股浓郁的黑暗之气,就像是被黑暗之神的力量常年灌溉才长成了现在的这幅模样。

但这件事骸骨没有说,他不想让月尔因为这个担心,也不希望他再次说出让自己离开的话。

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悬崖上的藤蔓都断了,也没有退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