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同床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36字
  • 2022-05-22 08:01:02

是的,被他搂在怀中不想被光明之神察觉到是谁的人就是白知。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从不会在意一个任何魔族的他,在半昏半醒的状态下会选择将一个自己之前避而不见的魔族带到了自己的秘密基地,甚至于还会觉得抱着她睡觉很舒服?而且,重点是,在光问那个人是谁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恼火!

就像是被觊觎了财宝的恶龙,虎视眈眈的看着想要对自己的宝物伸手的其他龙族,但凡是敢多看一眼,说不定下一瞬他就会忍不住出手。

很奇怪的感觉,从未有过。

可他却又,无法拒绝这种感觉。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有什么特殊的魔力,竟然会让他很是煎熬的混沌期平复下来,直至现在一觉之后,他甚至觉得混沌期已经快要度过了。

暗抿了抿唇,一步步重新回到了床边,伸手,指尖轻轻地勾勒着白知的容颜,一点点,带着一丝丝的瘙痒,看着她不适应的皱眉,努力的团紧自己想要藏起来的模样,可爱极了。

说起来,魔族本身就是重欲的族群。

不论是贪婪,还是色谷欠,只要是想,都会第一时间去满足。

可谓有他,明明是魔族诞生的根源,是所有谷欠望的结合体,可却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有过冲动,甚至看着那些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的家伙,反而还会觉得无比的烦躁与厌恶。

但这个女人就不会,虽然之前很烦她老是找自己谈停战的事情,也因此给她附上了自己的气味为了后续避开她,可从未有过厌恶,顶多是觉得这个魔族很烦人但又很有趣。而现在,他竟然还会诞生一种不自觉的想要靠近的冲动。

手指收回,看着要被自己弄醒了的少女,暗重新躺回了床上,贴着白知,然后像是哄小孩儿似的,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部,单手支着脸颊,嘴里哼着古老的歌谣,瞧着她再次陷入安稳的睡眠之中一同闭上了双眼。

千万年之前

一望无际的世界

没有任何边界

世界寥无人烟

直到祂的诞生

开始展现黑与白的分界

.....

这是深刻在暗脑海中的歌谣,从未有神魔听过的故事。

似是有所感应,坐在了神位上的光再次睁开了眼,垂眸,眼中浮现出了复杂的情绪,深刻的不解。

他,为什么会突然唱起这个来?

天空中出现了两颗繁星

一颗亮如白昼

一颗隐与黑暗

生命在诞生

却又在枯萎

核心的光黯灭

神树的根断裂

这一切的一切

终将会落幕。

歌声渐止,暗突然睁开了双眼看向了门口的位置。

起身,周身的气质陡然一变挥手间将因为自己的动静而开始从睡梦中苏醒的白知再次沉睡,推开门走了出去,离开了这一片自己的秘密基地。

外界,荆棘之外,骸骨驮着月尔总算是深入了进来,可刚一进来骸骨的状态就开始产生变化了,整个魔都染上了一股凶劲儿,唯有不断的警示自己,才能尚且保存有一丝理智。

但他也明白,估计坚持不了多久,只盼能尽快找到月芽的踪迹然后赶紧离开这里。

就是有一点比较奇怪,明明这个月尔看着可比他弱多了,但进来之后好像状态一如既往像是根本没有受到影响,也不知道到底是能忍,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到达悬崖边,月尔跳下骸骨往下探了探头看了眼。

极深,什么都看不见,而悬崖的另一边毅然如此。

深渊深处的气息已经格外浓重了,周边都是雾蒙蒙的一片,即便是他不受这个气息的影响呼吸起来也有些困难。

“谢谢你骸骨,就送到这里吧,接下来我自己前往就好。”

中途好几次骸骨差点儿都迎合了自己的本性扭头想要逃离,可最后还是生生的止住继续赶路,现在他的状况已经很不好了,继续下去对他而言,或许是一种压力。

即便是月尔明白他自己一个人前往的话很有可能会发生什么不测,毕竟带走白知的人是黑暗之神,可他总不能让别人来替自己冒险。

骸骨没想到月尔会这么说,他皱紧眉头看向少年,小小的少年,甚至还没有他一条腿高,可即便如此,他也努力的仰头看着自己,说出的话自也是坚定不移。

原本心中多少是有些退却的心思的,毕竟他们认识不久,能做到这一步可以说是从未有过的历史体验,可月尔的这话,却让他偏偏产生了逆反心理。

嗤笑了一声,咧着嘴巴露出尖锐的虎牙,高傲的昂首,爪子扑腾了两下地面,拒绝道:“凭什么?好处都让你一人占了?到时候救下了人,月尔没有看到我岂不是会认为是你一人来的?别想,有什么话等人救下来了再说。”

月尔无奈,他不是这个意思。

“你放心,我会告诉我姐姐,等我们出去后也会找你报平安,但是在深入的话对你而言太过于危险。我可以不受这里的影响,但是你不能,要是万一不小心!”

“放心,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别看我只是一个魔兽,但我活的日头可比你们长多了,虽然不想提及,但当年的我,可是跟黑暗之神一个时代的。”

骸骨眼中有复杂闪现,当年跟随黑暗之神的魔族,居多都埋葬在了这深渊之中。

他虽然也明白这件事不能怪罪黑暗之神,可这么多年来的挣扎与彷徨,却不是简单几句就可以掩埋的。

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想要退后也不可能了,他也活的够久了,只希望再次见到黑暗之神的时候他能保持有冷静,这样也能好好地看看他这个老朋友。

“好了,不必再说,我决定的事情可没有人能够反驳,总之就这样了,快点出发吧,现在先想办法越过这个渠沟。”

渠沟?不,那可是一个极光的裂缝,即便是骸骨自己都不能保证一跃能够过去。

若是在外界倒是可以考虑飞过去,但是在这里的话,不行,因为黑暗之神的压力越强,他们所能使用的能力就会受到更深的限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