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危险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24字
  • 2022-05-18 14:38:48

虽然他明白这根月芽应该没什么关系,可,说不定呢?

为了他自己,也是为了能心安。

“太危险了,你好不容易才活了下来,若是跟我一起的话惊扰了黑暗之神,你会没命的。”

骸骨嗤笑,满脸的不屑一顾。

“搞笑,我想要做的事情还能你说了算不成?”

“再者说了,身在深渊之中早就做好了随时丧命的准备,不是今日就是明日,总会有那么一天。不要废话,有没有什么想法?尽早找到人才是最要紧的事情,若是去得晚了,说不定你就只能见到你姐姐的尸体了也说不定。”

见此,月尔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依着骸骨的意思开始说道:“不确定,但如果黑暗之神不离开这里的话,那么有可能就在深渊的身处,毕竟传闻之中,黑暗之神唯一的住所,就在深渊之中。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带走姐姐,可若不是要杀人,那么恶龙绑架了公主,自然要前往自己的巢穴。”

骸骨听到这个形容微微一顿,随即笑出了声。

爽朗的笑声在空旷的深渊回荡,惊扰了仅存的魔族,探出头小心查看了一番急忙缩了回去。

不晓得这个疯子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很有趣的形容,恶龙?想不到黑暗之神竟然也会有这么被形容的一天。按你的说法,我们岂不是营救公主的勇士了?”

月尔无语,他就是打个比方,虽然这么说也没有错。

“咳咳,不过,你说在那个地方的确是很有可能。但看你的样子应该也是没有去过吧?那里,可不是我们能轻易进去的。”

提到这个骸骨的脸色就严肃了很多。

要说深渊之中,唯一的即便是失去意识的魔族都不敢轻易前往的地方就唯有深渊深处。

那是比黑暗还要极黑的地方,所有的光亮都照不到,一旦踏入,那么百分之百的,会存活不了的地方,哪怕是极其强大的魔族,都不敢轻易的靠近。

那里,是一切的起源,是黑暗之神降生的地方,也是他力量所带来的影响最为厚重的地方。

无人知道里面有什么,唯一能进去的只有黑暗之神,即便是很多强大的魔族同样诞生在那里,但他们一诞生,就会被送离开,不然的话,就会像这周边的魔族一样,意识被侵蚀,最终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迎合本性的魔头。

“你确定要去那里吗?先说好,我会陪着你进去,但我不能保证我进去之后还能控制住自己,同时也不能保证里面有什么东西,如果出现意外,那么我们两个人都会死。”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前往可就不能回头了。

月尔清楚,可他唯一不明白的,就是骸骨。

“我知道,可你为什么要冒着这个风险?你完全不必趟这个浑水。”

“大人的事情你少管!反正我就是警告你,你自己想好了就行,至于我,想去就去了,哪儿来的那么多的问题。”

“.....”

无语,他成年了的好吗?在年龄上。

“行吧,总之我必须要去,黑暗之神的力量对我来说影响并不是很大,至于你的话,如果你到时候受到影响了,我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你,不会留手。”

“哈?”骸骨笑了,嘲讽的笑:“就你?看你的魔角应该不是很强吧,就这样还想杀了我?我可警告你,如果真的我丧失了意志,建议你是有多远跑多远。”

“别小看我。”月尔磨牙,他想吃肉了。

“行吧行吧,反正你自己看着办,那现在我们这两个勇士,就去营救公主了。至于那两个胆小鬼,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遇到他们的时候给我塞塞牙缝?”骸骨张了张嘴,舌头舔了舔尖锐的牙齿,那两个人,他着实是喜欢不起来,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而且身上还有一股子讨人厌的味道。

月尔垂眸瞧了骸骨一眼,不得不说不愧是野兽吗?感官倒是挺准的。

抬眸,重新目视前方,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血色的双眸微微闪烁,轻笑:“可以,随你,想吃就吃掉好了。如果不够吃的话他们还有另外三个人,味道应该不错。”

语气清淡,却又透露出一股残忍,此刻的月尔,像极了一个真正的魔族。

不,他本来就是魔族。

“月芽被黑暗之神抓走了?”

原本因为月尔的离开委屈了好一阵子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再次跟上来的月初刚落地就听到了这个消息,原本稍有缓和的脸色顿时变得漆黑,粉色的眼眸中仿佛也染上了一层红光,杀意尽显。

怪不得,怪不得刚才的月尔那么奇怪。

怪不得,怪不得向来都是一起从来不分开的姐弟两人仅剩下了月尔一人。

怪不得,怪不得这么希望他离开。

原来都是因为月芽出事了!

来不及思索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眼看着那一兽一人即将消失在眼前,月初收敛了气息急忙跟上。

看样子,此行不会顺利了。

高高的象牙塔,暗黑的尖锐荆棘,包裹住这一片地区的极深悬崖。

黑色的玫瑰,漂浮在空中血液的味道,照不进光芒的极深之处。

一阵无名的风刮过,一瞬不知何时出现的人,一抹白,落地惊扰了这原本安宁的氛围,带来了这漆黑的地方唯一的光亮。

他们径直走进了象牙塔,关上了铁质的门,里面是霎时点燃的暗黄色的灯光。

白知就这么被一路带着到了这里,整个人的脸色都有些苍白,主要是速度过快让她有些经受不住,但好在也很快到达了目的地。

她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眼前的男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一路上他也没有再开口,全然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逼迫着她说出那种话的模样。

男人夹着白知,一路顺着楼梯直上,看起来似乎经历了很多时间岁月的蹉跎的墙壁上满是破碎的痕迹,脚下的台阶也发出不稳的咯吱咯吱的声音,只是听着就让人担忧会不会下一瞬间直接跌落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