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被抓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68字
  • 2022-05-15 07:29:28

“月尔,你姐姐现在不在,我大可抛下你直接离开,但正是因为我有心,所以我才好好地跟你解释。也希望你能理解,有事情要办的,并不只有你们。”

“她现在一定没事,你要相信我,如果真的出了事,我的这条命给你赔可好?”

若是换了别人听到这话十有八九就选择妥协了,可是站在她面前的是月尔。

任务?他的任务可不是协助任务者们完成任务,他的任务是引领他们走向死亡,这才是他们既定的终点。

恶龙抓走了公主,那么他自然也要找到勇士营救才行。

可他也明白,不能就这么简单的撕破脸皮。

白知没有事情他比谁都更清楚,毕竟他们现在的身份是绑定的,如果白知出事了的话,系统也会第一时间通知。

可他担心的不是命,而是其他东西。

深呼吸,强行让自己冷静,空气中的血珠落地,他脸上重新浮现出了少年人应有的彷徨无措。

眼中似有泪水闪烁,瘦弱的身躯微微颤抖,时不时的吸一吸鼻子瞧着格外的可怜。

“我,我知道,我也很谢谢你们愿意陪着我们进入深渊。可是姐姐出事我也没有心情去做别的。我明白你们还有事情要做,你们去忙就好不用管我,我自己一个人去找姐姐。”

说着,抬手抹了一把脸扭头就要离开,那小模样瞧着倔强又惹人怜爱,只是在玫心的眼里却又很让人烦躁。

该死的,这一个个的性格怎么都那么倔强,她都因此做出妥协了还要找人?

就他现在这个样子,找人?可别到时候把他自己都给找没了。

要不是因为不知道出口的位置,她何苦牺牲这么多。

“等等!月尔,虽然我知道你也是担心你的姐姐,但你也要考虑自己的安全不是吗?你说如果你就这么离开的话,到时候你姐姐没事回来了,再一看你不见了她该多担心?深渊这么大的地方,就你一人离开太危险了。”

“我明白,但不用担心,深渊我来的次数比你们多,我会自己避开危险顺利找到姐姐,如果找到的话你们还未离开,我回来找你们的。”月尔回眸,瞥了一眼自己被抓住的胳膊,安耐住想要甩开的冲动继续道:“谢谢你的关心,玫心姐姐你是个好人。但,就这样吧....”

说着,用力挣脱玫心的束缚,独自一人踏上了征途,留下玫心站在原地狠狠地咬了咬牙。

没了月芽,赛博也没有心情去安慰别人,他踟蹰着看了看玫心,又扭过头去看了看已经渐行渐远的月尔,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

“那个,那现在怎么办啊?我们不跟吗?那到时候怎么从这里出去?”

玫心看向赛博,狠瞪了一眼对方,冷嗤道:“怎么,你还想追?那你去好了,有本事就永远留在这个副本之中。早知道当初就不该答应他们一同前往,大不了费点时间打听打听消息,也比现在搞这么多麻烦来的轻松!”

说完,玫心愤慨的扭头往着反方向走去,她现在得尽快想办法跟其他人汇合,莫文跟间治倒不是重点,问题是刘莲,跟着一群臭男人做任务就是会不开心。

赛博被这么一骂也是很无语,关他什么事情嘛,他也只是一个无辜的工具人罢了。

“别啊别生气啊,我说真的呢,总不能真的由他一个人去找吧?出口的位置还没有得到呢。”

“闭嘴,找不到大不了我们就抓一个魔族问!既然能遇到一个骸骨,那又何愁不会遇到第二个?”

这么一说,赛博也愣住了。

对哦!到时候抓一个清醒的魔族问问不就好了,有骸骨的前车之鉴,倒也给他们提供了其他方案。

至于月芽她们,就只能表示遗憾了,即便说再漂亮在引人注目,也只是一个npc罢了。

他们是任务者,可以喜欢,却唯独不能爱。

因为爱,会毁掉一个人。

“那我们现在去找莫文他们吗?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都这么些天过去了,不晓得他们有没有核心的消息,如果有的话就好了,届时找到了人我们就能直接离开这里了。”

听着赛博的话,玫心很是满意,这也是她为什么跟赛博掉落在一起后并没有太多不满的另外一个原因。

对比一个被npc迷了眼,以及一个掌控不住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来说,至少赛博明白孰轻孰重。

“不清楚,但希望吧,核心的位置系统并没有给明位置,所以也只能依靠我们自己去寻找,但我估计,应该是在深渊深处。”

“为什么这么说?”

“核心这么重要的东西,又怎会放的那么浅显?而深渊越是深入,会给魔族造成的影响就越深,那么不出意外,可能就在那个方位,但如果我们深入的话,或许不需要十天期满,就会直接受到影响,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事情了。”

“所以,我们到头来还是要去深渊深处吗?要不,抓个魔族问问,探探里面的情况先?”

“也不是不行,不过,还是先等汇合之后再作商议吧。”

玫心不是傻子,就一个魔兽都让她对付不能还因此受了伤,若是要保证魔族不死还要从对方口中撬出话来,当然是人越多越好。

总之,尽早搞定然后离开这里吧,她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安。

远离了玫心的月尔一路疾驰的向着他们方才分开的位置疾驰,此刻的他周边也没有旁人自然也不必隐藏自己的真实实力,只希望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白知,即便是一起被黑暗之神带走也好过现在仅剩他一人,不知道对方的死活。

很奇怪,果然就是很奇怪。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黑暗之神会那么执拗的认为白知是他的东西,还必须要他亲口承认。

明明之前是姐姐的时候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情。

难道是如那个叫骸骨的魔兽所说,黑暗之神如今长期陷入意识不清的境地,所以才会做出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他不懂,但若是就这么放任白知被带走他做不到,万一对方再次陷入癫狂,在身边的白知岂不是首当其冲会被取了性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