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神现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50字
  • 2022-05-13 07:16:32

地面上的黑暗之神慢慢的起身,一头乌黑靓丽的发顺着肩膀垂落至脚踝,冷青色的肌肤,修长的指轻轻的撩动脸颊边的发,露出了那双被遮掩的血色双眸。

他轻微的勾唇,如血般艳红的唇像是雪地上唯一的色彩,衣裳上的银色铃铛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声响,像是催命的招魂铃,在空中抹过一抹银光,眨眼间出现在了玫心的面前。

如女娲亲手小心翼翼勾勒的容颜倾城,黑色的长袖擦过玫心的手,有些痒,勾的她手指动弹想要触碰,却又还没等她靠近,那只方才挑过头发的手便掐住了她的脖子。

喉咙收紧发出赫赫的声音,玫心被迫仰头看着高了自己许多的男人,眼中有惊恐有不死心的痴迷,挣扎着想要说话:“大人,我只是,想看看你,我不是要故意的,是那个女人,是她!”

说着,手颤抖的指向白知。

而顺着玫心的话,男人也扭头看向了白知的位置。

“是她!先要惊扰您,我才克制不住动手的!是她的错!”

男人没有说话,唯有视线一寸寸的掠过正从地上爬起来的白知,像是在评估,又像是在看一个熟悉的人。

脖子上的力道没有半点的松懈,月尔与赛博被强势的压迫冲击的完全无法动弹,脑海中的恐惧已经溢满,只能呆愣的站着,看着玫心的脸色愈来愈紫,看着男人犹豫过后丢下玫心走向了白知。

“我记得你。”

男人开口了,声音低沉带着缠绵,像是在跟最亲的情人交谈,听的人耳朵都要发软。

白知没有回话,只是仰头瞧着他,眼中有茫然,也有惊奇。

男人似乎也不需要她的回应,只是低声自我呢喃,一遍又一遍:“我见过最多的人就是你,你好像总是来找我,屁股后面还跟着一个跟屁虫。你的跟屁虫呢?”

跟屁虫本虫突然觉得不怕了,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想冲上去打人。

“嗯,你叫月芽是吗?你身上有很好闻的味道,但也有很讨厌的气味。”

“是谁呢?你有背着我见其他人吗?”

“嗯应该是的,是那个家伙的味道,真让人讨厌。”

男人皱紧眉头收了笑,瞧着到有了几分严肃,只是这严肃并没有维系很久,那抹熟悉的笑容再次出现在了脸上,微微低头欠身凑近了白知,冰凉的呼吸喷洒在了她的脸上。

“你认识我,我认识你,虽然现在我有很多事情不记得了,但是没有关系,你是我的东西,对吗?”

“?”

白知很茫然,怎么就他的东西了。

之前月芽跟眼前的黑暗之神莫不是有什么背地里的交易?亦或者有什么不可告知的关系?

默默地探头,看向他身后的月尔,以眼神咨询。

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意思??

不知道,请自求多福。

跟屁虫不想说话,也懒得再计较,随便吧,只要不伤害他们就行。

“你怎么不说话,说,你是我的东西,对吗?”

男人再次凑近,若是白知在不回答,他整张脸都要贴了上来,眉眼中满是认真,那双血色的眼眸之中充斥着疯狂与偏执,显然一副不得到答案不罢休的模样。

白知默默地别过头,两人之间的距离近的吓人,她有些不适应的反感,却又没有办法离开,因为男人的手直接抓住了她的胳膊,微微用力,捏的她生疼。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是做了什么坏事情吗?你是我的对吗?你身上有我的味道,从来不会有人有我的味道,你是第一个。”

男人很固执,就像是发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玩意儿,怎么都得将其拿到手的孩子模样。

实际上这件事若是黑暗之神还清醒着,他就不会选择这么做。

为什么白知身上会有他的气味?

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被白知骚扰怕了,为了避免这个女人每次找到自己又说一大堆有的没的,所以他在白知的身上留下了痕迹,为的就是避免在白知靠近的时候他无所察觉,虽然可能会因此让白知靠近自己的范围后感受到他的所在,但只要在她到达之前他先一步离开,那么就没有问题了。

这件事除了黑暗之神本尊以外无人知晓,就连白知都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可以感受到黑暗之神的位置,很奇怪,却又觉得这是上天眷顾,然后次次用这个来寻找他,次次也都找到了。

该死的女人。

如果黑暗之神还清醒的话,估计会这么低声骂出口吧。

“你不说话?很奇怪,但是没有关系,这里只会有我们两个,至于他们?”

黑暗之神转头,视线看向了站在一旁的一群无辜的听众,眼底一抹光闪过,长袖挥动,只是顷刻间,原本站在不远处的几人就彻底消失了踪影。

白知愣住了,一把推开黑暗之神急忙想要去抓,可却也只抓住了一手的空挡,眸中只倒影出了月尔那一刹那眼中流露出的惊恐,久久不曾消散。

她呆立在原地,静静地没有说话,而男人却也丝毫不介意,看着仅剩下他们二人的四周,脸上都浮现出了一丝满足的笑意,走进,到了白知的身后。

“好了,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碍眼的家伙都消失了,真好,你说对吗?”

白知握紧了拳头,死死的咬着牙扭头看向黑暗之神,双眼变得通红,内心怒火翻涌:“他们人呢?你杀了他们?”

黑暗之神微愣,瞧着面前仰头瞪着自己的少女,那全然不同方才见面时的柔弱感受,此刻的她像一朵陡然绽放的花,迎着浓烈的花香伴随着一瞬的美感,在他的眼底倒影着。

她很生气,为什么?

黑暗之神不解,但白知的话他听的明白,是在担心那几个人么?

“他们?自然是为了防止他们碍眼,我给他们丢到别的地方去了?你在生气?为什么,你身上有我的味道,你是我的东西,为什么要因为别的人而生气?”

黑暗之神缓缓凑近,将白知整个人都包裹在自己的阴影之下,然后定定的看着她,眼神中有些几分不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