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魔兽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39字
  • 2022-05-06 02:53:54

白嫩的手在月尔的手中轻轻擦过,仅留下了一丝温度,被风吹过后很快消散。

月尔还想上前,但魔兽已经察觉到了有人靠近,直接扭头就是一声嘶吼,伴随着浓烈的血腥味,让他生生止住了步伐。

白知倒是没有畏惧,只是她深刻明白着自己的角色设定,还是意思意思的抖了两下,就是看起来有些敷衍,好在没人注意这些。

本以为自己就此丧命的玫心也被魔兽的突然静止给惊觉了,意识回笼,看到的就是方才还无比凶残的要吃了自己的魔兽正乖巧的磨蹭着那个npc女人。

时不时还发出舒服的呼噜声,庞大的兽躯看起来可比白知整个人大了好几圈都不止,可即便如此也在试图让自己缩成一团想要拥进她的怀中,满眼的凶残早已消失,有的只是依恋与眷顾。

在场的两人都长大了嘴巴一时半会儿无法合拢,这场景着实让人觉得出乎意料。

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亦或者这个女人做了什么?

玫心不知道,月尔更是不懂了,只能呆呆傻傻的站在原地,看着白知像是在逗弄猫咪似的轻挠着魔兽的下巴。

黑色的巨兽,娇小的少女,白与黑的融合,在点点光亮之下,若是忽略掉巨兽身上的鲜血,还有那时不时开启的嘴巴中露出的獠牙,这个场景竟然也意外的有些唯美。

不知道等了多久,也不知道气氛沉默了多久,玫心后背的肌肉都有些僵持了才见到那巨兽乖乖的卧了下来,似是情绪被安抚。

白知垂眸,轻柔的抚摸着魔兽的头颅,将那些有些杂乱的毛一点点的顺开,听着巨兽的呼噜声内心深处也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说到底不过也就是一个尝试。

技能播种,可以对任务者以及npc种下,那么又为何不能对一个魔兽播种呢?

果不其然最后的结果还是成功了,或许是因为本就是魔兽再加上他受伤以及情绪不稳定的原因,播种极其的顺利。而紧跟着的,播种所带来的情绪影响紧跟而来,依赖眷恋,只对着她一人,在她的安抚下,被外来人占领了巢穴的怒火消失,渐渐归于平静。

挠了挠魔兽的下巴,伸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缓缓地走回了月尔的位置。

月尔也是震惊的瞧着毫发无伤的女人走到自己的面前,下巴都无法合拢了,只等人过来后,呢喃的开口:“你....”

“吼!”

话音未落,一声怒吼传来,让月尔硬生生的打了个哆嗦,原本松弛下来准备轻轻挪开的玫心也重新回到了位置上,老师罚站都没有那么乖觉。

白知也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技能失效,却不想回头看去那魔兽还是蹲在原地,只是眼神没有半刻离开自己,顺便瞧着月尔满是防备。

“嘘~我跟他们聊聊,不走,快点休息吧。”

温柔的声音平复着魔兽的心,赤红的眸眨了两下,又看了看月尔后,不屑流露挪动了下自己的位置,闭上了眼睛。

什么意思!这玩意儿什么意思!!

月尔瞪大了眼睛想骂人,但深知自己打不过只能憋着气,脸都涨红了。

扭头,看向白知,示意对方解释。

“这是它的洞穴,我们本就是外来的,贸然占领本就不对。我跟它解释了下也就好了,只是我们休息完后需要尽快离开。”

“可?”月尔看了看魔兽又看了看白知,他才不会相信,很明显那个魔兽在进来的时候已经失去了理智,怎么可能那么听话愿意听魔商量?

而且,为什么要救玫心,她死了,不是更好吗?

白知明白月尔的意思,只是还不是时候。

轻轻摇了摇头,拍了下月尔的肩膀,看向了还缩在墙壁上的玫心笑着招手:“没事了,过来吧,它不会伤害我们。”

玫心不信,但现在这种情况由不得她不信。

皱紧眉头一脸怀疑谨慎的挪动,一步步的走到了白知的身旁,中途魔兽依旧有睁眼看过,但换来的也不过是一丝不屑,随即抬爪开始舔舐自己的伤口。

“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虽然现在这个魔兽已经安静下来了,但是谁都无法保证它会不会反悔,既然是我们霸占了它的洞穴,我们离开就是。”

玫心没有收起武器,对于一个上来就要杀了自己的魔兽她可没有那么容易放心。

要知道,这里可是深渊,魔族待上十天以上都有可能会丧失自我,这种本身就长期生长在这里的魔兽,又会仅存几分理智?

说着,还顺便偷偷过去将赛博提溜了过来,连身上的伤口都没有包扎就打算直接离开。

只是当玫心走出去一半后才察觉自己的身后并未有人跟上来,那一对姐弟还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扭头,玫心一脸疑惑,什么意思?不走是打算还要跟这个魔兽继续共处一室吗?就不怕一扭头,它咔擦了他们的脑袋。

白知明白玫心的意思,但她还是歉意的笑了笑轻声解释:“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我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我答应了它的不走。而且,它身上还有伤口,想必也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我想帮它看看。”

“你是圣母玛利亚吗!!”

玫心怒了,她之前顶多是觉得这个女人有些单纯胆小,可现在看来身为一个魔族有着这种想法本身就是匪夷所思的!

手上的赛博掉落在地上,翻滚了下染了一脸尘土,玫心指着一旁还在舔舐伤口的魔兽压低声音怒骂,满脸的火气压制不住:“它只是一个魔兽?还是一个刚进来就想要杀了我们的东西,你要发善心也要看看时候!”

白知别过了头,像是被玫心说的有些愧疚,但还是坚持着开口解释:“我知道,可它受伤了,我不能放着它不管。”

胸口不住的起伏,玫心内心的杀意更加的涌动,恨不得当即将这个女人除掉了事!可,她还尚有一丝理智,明白如果自己现在动手就是一对三,即便对面有两个废物,也不一定能确保自己带着赛博能够完美逃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