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出发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79字
  • 2022-05-01 00:17:05

“??”

还在感怀的月尔瞬间抬头看向了口出狂言的白知,男女授受不亲!即便是身体是亲的但是内里可不是!

怎么就突然扯到房间了,还一间房!晚上要怎么休息??!

原本很快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的月尔瞬间跳跃到了白知的面前想要反驳,但还没等自己张口,熟悉的手就过来了,直接一把将他拉近塞到了怀里阻止了他要脱口而出的话语。

“哎呀,月尔是想姐姐了嘛?不好意思呀,姐姐再跟其他哥哥姐姐们在谈事情,不是故意要忽略你的。”

“.....”

月尔当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个女人明明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就故意不让他说话。

挣扎着想要逃离白知的怀抱,想张口说话,但奈何白知抱得太紧,几乎都让他呼吸都喘不过来,只能红着眼睛看着他们订好房间安排,一切拍板不能再更改。

手垂落,月尔彻底放弃了,默默地被拖拽着进了楼内,一直到进了房间大门关上自己才被松开。

“你这个家伙真的是到底想做什么啊?为什么非要一个房间?反正那些任务者们都很有钱,弄两个房子也完全没有关系的好吧。”

白知关上窗户,锁上门,等整个房间都属于封闭状态下之后才松了一口气似的坐在了床边。

听到月尔的质问倒也没有生气,只是疑惑的看向对方,上下打量,那视线过于直白,看的月尔都开始有些心虚了,思考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可,他说的也是事实啊。

“干嘛,干嘛这么看着我?”

“我只是觉得,你看起来挺聪明的呀,为什么会想不明白呢?如果可以我当然也希望一个人一个房间了,可是问题就在于,我们人生地不熟的,还有外人盯着我们,这种情况下,你要是想一个人住,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白知想法很简单,若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好歹互相有个照应。

就算是逃跑也能省去很多时间,不然光是找到对方的路途就有可能发生很多可能性。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两个人住在一起才是最安全的。

月尔闻言愣住了,这倒是他没有想到的,只是以为这个女人又有什么坏点子,可现在看来,似乎真的是自己多想了。

低下头,心底有些惭愧。

“好了,不要想了,过来我们听听墙角。”

说完,白知脱了鞋就上了床,凑近了墙壁开始偷听,那姿势哪儿像个正经姑娘,裸露的脚踝因为摩擦而有些发红,第一次看到别人脚的少年脸都红了。

心中的惭愧消失,有的只是一脸的震惊。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一定憋着坏屁!还有:“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你穿的什么衣服你自己不知道吗?!”

白知回眸看了眼,裙摆因为她的动作往上蹭了蹭,露出了大半的腿在外面,在灯光的照影下白的刺目。

默默地往下拉了拉,看向还在原地站着不动的月尔,笑了:“怎么?害羞嘛?我可是你姐姐,你害羞什么?快点过来听听,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此次前去深渊我们应该也准备点儿东西。那些任务者不能完全相信,指不定进去后从我们口里得知出口会不会除掉我们。”

月尔见白知收拾好了自己之后才松了口气,顺着她的话走上前跟白知一起屁股撅起来开始偷听,顺便小声的讨论。

“为什么?我们是npc对他们来说应该只有好处吧?”

“不一定,最起码那两个女人是想除掉我们的。如果确定了我们的用处只有出入口的话,他们说不定会真的杀了我们,毕竟在那么危险的地方要保护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说到底还是有些困难。”

“确实。”月尔点点头,副本之中被杀死的npc比比皆是,谁都不能保证对方真正的无害,只是有一点疑惑,趁着现在只有两个人,他也憋不住了。

“为什么你能控制那个男人?方才,如果不是他突然冲出来的话,我们怕是真的就死了。”

白知一顿,月尔倒是挺敏感的。

确实是她控制了没错,可是那个技能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她现在还不能说是完全的相信他,所以白知只是打着马虎眼将少年忽悠过去。

至于后面,后面再说吧,即便是身在一个副本之中,她也不能保证完全的相信少年。

谁都有秘密,月尔有,她自然也会有。

“技能而已,嘘,他们进来了。”

前往深渊的事情刻不容缓,几乎是定下来之后任务者们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前往了,这几日月初也没有死心,多次想要寻找白知两人的身影,好几次遇到任务者们都打了一架,但最后的结局还是什么消息都没有得到,就连人都没有见着,最终也只能选择放弃。

只是到底有没有放弃,或许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收拾完毕,准备前往深渊,他们将时间定在了夜晚,天空之上的红月照亮大地,整个魔都都染上了血腥的味道。

这是前往深渊的最佳时刻,也顺便的能防止月初出现。

确定自己的技能道具都没有问题,腱子男便敲响了紧闭了好几天门的房间。

“准备好了吗月芽?我们要出发了。”

“好了,马上来。”

柔软的声音透过门缝,仿佛带来了一股月芽独有的清香。

大门应声打开,出现在几人面前的毅然是与第一次见面有所不同的两人。

一身白色的长裙,轻薄的纱包裹着圆润的肩膀,头发被绑带高高束起,随着少女的动作轻微摇晃,腰间一抹吊坠,轻轻的碰撞,发出悦耳的声响,裙摆如同莲花,走动间带起一片弧度,偶尔露出的那抹白,引得人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跟随。

似是被看的害了羞,抬手轻轻地拨动了下耳边的发,胆怯的看向几人,微微让开,露出了身后一身黑红色衣裳瞧着干净利落的少年。

少年脸上的伤势好了很多,或许是这几日吃的还不错,也圆润了些,认真看去,也能察觉这两姐弟的相似之处,只不过风格不同,但等着少年长大,怕也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存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