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演技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58字
  • 2022-04-21 00:06:41

同样的很软,只是让魔听着,就忍不住跟着软了。

“怎么了吗?月儿。”

清雅的声音带着一丝独特的韵味,唤着月尔的时候亲昵的上挑,这是唯有姐姐才会有的调子,可此刻这个女人,竟然连这一点都注意到了。

她关怀而又含着悲凉的目光静静地疑惑地看向月尔,不懂对方为何突然叫自己,却又有着本属于她的温柔。

月尔彻底无言了,若不是此刻时机不对,他都想对着白知伸出大拇指。

那一刻,他仿佛真的看到了自己的姐姐。

匆忙的别过头不敢再看,慌乱的应答:“没,没事,我们走吧。”

“好,你走慢些月儿,别摔着了。”白知点点头,踏着步子跟上,性格胆怯的她一直半低垂着头没有去看四周,而月尔在听到这话之后也慢下了步伐,耐心的等着人靠近后才继续前行。

四周,魔族,本就随从于自己的心,白知的样貌即便是身在魔族之中都是少见,再见那瞧着娇柔的模样,更是勾的路人频频侧目。

有一人因此停下步伐,那么就多了许多其他的人,陆陆续续,月尔跟白知的周围都包围了一圈魔族,嬉笑着跟在旁边走动,视线毫不遮掩的在白知身上扫视,那眼中的贪婪毫不掩饰,有甚者还想上前伸手去触碰,却不想被轻飘飘躲过,换来了一抹惊慌的眼神。

内心的破坏欲被勾起,有魔族忍不住开口了。

“嘿嘿~这位小姐是哪个家族的?怎么出门没有人跟着啊?瞧瞧你长得跟花儿似得,可别不小心被别的坏人给采撷了啊~”

看似关怀的话语,实际上却是满满的恶意。

听懂了对方话语中含义的其他魔族更是忍不住朗声大笑,然后各个继续往前凑试图搭话。

“就是就是,小姐你看看我啊~我身强体壮,实力强劲,样貌出众,选我做你的侍卫可好啊?”

说这话的人,瘦骨嶙峋,一头刺猬似的头发直挺挺的竖立着,样貌,那更是,丑角人寰,也是真好意思说得出这句话,嘴巴一咧,那满嘴的呲牙。

旁有人见此忍不住大笑,但更多人却觉得更加有自信了,走着走着,原本距离白知还有一段距离,到了最后身体都快要贴上来了。

月尔刚开始就没有出声,因为本就不想过于惹眼,若是惹事被那人注意到的话,到时候怕是更麻烦。

结果谁曾想,这些家伙就像是几百年没有见过女人似得,调戏过后也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反而更加得寸进尺。

他整个人都直接被挤出了包围圈,只能扒拉着周围的人想要冲进去救下白知,但奈何,他太弱了。

“你们这些家伙想对我的姐姐做什么!让开让我进去!”

“小姐,你看着挑一个呗?要不挑几个都行啊?”

“哈哈,看小姐您的瞳色,应该属于魅魔吧?哎,你们魅魔家族还有您这种类型的?别说,我喜欢,你也别害羞了,大家伙儿都很乐意跟您私下聊聊的。”

魔族没有节操,他们才不在意一个女人多人接触,只要能欢愉,怎样都好。

白知被挤得左右摇摆,像是湖泊边的柳枝,随着风被动的晃动也无法脱离枝干。

脸上的表情被挤得都差点儿维持不住,眸光微暗,趁着旁人对自己动手动脚之际不断的使用技能,反正不用白不用,副本内并无限制,而且播种之后还能得到短暂控制的能力,虽然根据个人实力不同会有差别,但也好过此刻被一直包围着。

抬手,拍掉又一只伸来的咸猪手,眼底流露出一丝厌恶。

月尔的呼唤还在耳边响起,但也很可惜他完全挤不进来。早知道会这样的话,进来的时候应该带个面纱什么的,但也是因为疏忽了所以导致这样的结果出现。

既然麻烦已经产生,那么唯一的法子,自然是要先想办法解决了。

白知微微勾唇,趁着被人再次接近的机会直接左脚勾右脚的将自己绊倒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发出吃痛的呼声。

从未开过口的女人,那一声声音仿佛勾动了人的心魄。

所有人都愣了一瞬,但又很快回神急忙要伸手去将人拉起来让美人拥入自己的怀抱。

“哎呦谁啊那么讨厌!把小姐都给撞倒了?!这要是撞坏了你们赔吗啊!”

“赶紧让让,谁踩我脚了!”

“妈的?哪儿来的鸡叫声音这么娘还来凑热闹!”

“你骂谁呢?!”

顿时,人群开始混乱了起来,本来只是单纯的搀扶人起身,却不想直接引发了部分人的不满,一个个都想第一个接触,那么自然,又不可能人人都是第一。

原本看似安详的大街上顿时打了起来,魔族的殴打可不是简单的拳拳到肉,时不时的鲜血四溅,地面被轰声破坏那都是正常的事情,连带着旁边的商户都因此受到了影响,可在场却没有魔在意,他们已经打红了眼睛,就像是受到了蛊惑,却又不自知。

白知默默地坐在地上看着周边的人打架,唯有自己所在的这一片地区是一片净土般安详。

挑挑眉头有些奇怪,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种子虽然已经种下,但没有成熟的话并不会达成这种效果。

难道是他们方才说的,因为自己目前是魅魔的缘故?

原本还在尽力拉扯人的月尔也傻眼了,匆忙躲过差点打向自己的拳头,扭头一眼就瞧见了还坐在地上的白知。

磨磨牙,红着眼眶上前一把将人拉起急忙逃窜离开。

战斗还在持续升级,到了后面打架的一帮人都忘记了自己是因为什么原因在打。

但见血后,再加上被疼痛的刺激,也无人在意了。

直到这场争斗引起了守城的魔族关注,领着一队人马快速镇压,为首的一身黑衣一头红黑发,一双粉眸的魔族漆黑的脸色打量被破坏的建筑,那一肚子的火气无处发泄,压着喉咙转头向一旁的手下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手下也是一脸的茫然,不过好在这儿并不缺目击证人,直接提溜起身旁一个被打的浑身伤残的魔族两巴掌将人打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