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进城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64字
  • 2022-04-20 00:28:13

水镜之中,一大一小的魔族还在赶路,时不时停下步伐歇息,两人凑在一起小声交谈。

明是凄惨的背景,满是火红的一片,却唯有那两道,像是天边唯一的光亮,引人瞩目。

神魔两界时间流速不同,天上一天,地上便是一月,虽不如一年那么长久,但就六翼上来禀报此事的时刻,魔界已然过了好几日。

几日的时间,除去休息,两人就没有停下来过。

主要也是月尔比较着急,毕竟副本之中的时间每一息都是无比珍贵的,若是因为动作太慢而导致后期产生变故,他们无法完成认为npc的职责,那么想要完成任务离开,可就艰难很多了。

但!白知完全就没有半点要着急的意思!

沿途还有心情到处看看风景!

大半的路程,几乎都是他死拉硬拽的走完的,直到后面他自己也没了力气,才只能选择妥协。

“你就不能好好赶路吗?就照你这样的走法,怕不是等走到了黄花菜都凉了!”

月尔咬牙切齿的嘲讽,看着双手背后,任由微风吹拂脸颊,吹动发丝,嘴角微微勾起弧度瞧着四周风景的白知。

他生来就没有停歇,没有一时一刻不是在为了活着而奔波。

而这个女人,就像是高高的象牙塔上被人伺候的公主,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只是看着就让人心中憋屈。

搞不懂,为什么系统会选择让这样的npc觉醒。

白知也感觉到了月尔的恼怒,但是她并不慌张,只是产生了一种疑惑:“我们为什么非要完成支线任务呢?按照支线任务走下去的话,真的能完成主线离开吗?”

第一次刚觉醒,她是迷茫不知所措的,所以选择了按照所谓的系统指引完成任务,但结束之后,中途发生的很多事情其实都是不可控的。

那些任务者,比他们这些npc更加的自由,不受管束,他们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完成任务,为什么他们不能?

月尔听着白知的妄言,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磕巴的开口试图反驳:“你在说什么啊,你别忘了我们的身份可是npc,又不是任务者。我们本身的存在就是由副本中诞生,终其一生的目的就是协助系统完成自身扮演任务,然后功成身退,取得奖励即可。不跟着支线任务进行的话,万一我们主线完成不了呢?系统所给的支线任务是最为迎合我们当下的身份,能完美扮演npc的同时,还能避开那些任务者的视线完成任务。到时候,唯有得到手的积分,才是最真实的。”

“所以说,你看你说了那么多,一直都在否认自己。”

白知叹了口气,身份这个词汇是谁给定义的?系统吗?

那为什么系统说什么我们都要听从呢?是因为对方的立场在她们之上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似乎,真的需要暂时听话,不然的话,就像是系统提示中所说的那样,她们的自我意识会被抹杀。

抹杀,很好地威胁词汇。

“你...”

“好了我知道了,那么我们继续赶路吧?不过在那之前你得跟我说说你的姐姐是什么性格,毕竟是扮演的话,总要跟之前相似一些,不然的话总会被熟悉的人察觉到。到时候任务是否会判定成功,估计都不一定了。”

月尔的话被硬生生的堵了回去,想骂人,但少年还小,又没接触过什么小混子,着实是骂不出来个所以然。

只能托起自己疲惫的脚,然后跟上了那个瞧着精力突然旺盛起来的家伙。

魔都,是魔界的首都都城,也是黑暗之神的宫殿所处的位置。

这里可以说是整个魔界唯一的净土,没有战争的纷扰,甚至还有着规则的束缚,没有魔敢在黑暗之神的头上动土,所以在这里的魔族,大多都有着自然的陈规,甚至还因为力量的强弱,分化成了四大家族。

而这四大家族,也是除去黑暗之神以外,唯四的领导者。

经历了半个月的路程,白知与月尔总算是到达了目的地。

一把捋下头发上因为跨过火海而被烧焦的一截儿头发,白知上前,拍了一巴掌月尔的后背道:“好了,进城吧,还愣着做什么?”

昔日傲娇冷静的少年此刻不知为何,身体在细微的颤抖,看着黑漆漆的悬挂着两头巨兽头颅的大门,眼底流露出了浓厚的恐惧。

他咽了咽唾沫,扭头看了眼似乎并无所知的白知,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没有跟对方详细说明他们自己的来历。

但现在显然说的话也来不及了,无奈只能凑近小声的吩咐:“你记着哈,进城之后一定要像我姐姐一点,然后不论有什么人跟你搭腔说话你都不要理会,跟我走就行。只要进城之后,我们的第一项支线任务就会完成,皆是就会刷新第二个任务,做完任务我们就离开魔都,知道吗?”

白知不解,但白知明白。

“好,我保证,放心吧。”

一路上月尔跟自己交代了很多,甚至于包括他与自己姐姐的曾经,小秘密都有详细的说明,为的就是让自己扮演的更加相像一些。

少年都做到了这个份上,若是白知自己再不努力,当真就说不过去了。

只不过,白知是对自己蛮有自信的,但是很显然的月尔并没有。

张了张嘴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既然是因为自己对方不得不选择进入副本,他也自知理亏。虽然才经历了七个副本,但总比这个刚觉醒的女人好得多。

垂头丧气的挥挥手,示意可以进城了,被人检查过属于魔族身份后便放行了,毕竟魔都,哪怕是那些个神族都不敢毫无准备的轻易潜入。

跨过那道坎儿,走在前面的月尔正打算扭头去提醒一声白知,却不想这一扭头,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

“姐,姐姐?”

一身柔弱无骨,肌肤雪白透亮,红黑色的发擦过她的脸颊,仿佛在娇嫩的肩膀上留下了一道红痕。她轻轻地扇动黑色蝴蝶露出的双眼满是软意,抬手,羞涩的挡住半张脸,粉色的眸子中有着水光在闪烁。在听到月尔的呼唤声时,疑惑的发出一声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