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相信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34字
  • 2022-04-18 08:41:06

“那这一次呢,回来之后你想做点儿什么吗?”

“不想了。姐姐终其一生都没有达成的目标,仅靠着我的话,完全无法达成,我不相信自己。”

“那,为什么不试着相信我?”

白知开口,静静地瞧着少年。

那双因为进入副本后而变成深粉色的眼眸在光线的映照下宛若黑色,盯着月尔时只有认真。

或许也不知从哪里来的自信,只是听着少年形容自己与姐姐的曾经,白知的内心也就涌起了一股火。

战争究竟有什么好,只是为了内心的贪婪而发起的战争毫无意义。

说是无论是谁都无法终止,除非一者死亡?

可笑的谬论。

既然已经进入到了这个副本之中,在基于任务的前提下,为什么不尝试着去改变一下,若是真的成功了呢?即便是失败了,只要完成任务他们也依旧可以脱离这里,一次两次,直至成功为止。

但若是选择了退缩,那么曾经就永远无法得到改变,不完善的地方也永远不会被完全。

“试试?如果我成功的话,我就帮你救你姐姐出来如何?”

月尔呆呆的看着白知,他不懂,不懂为什么这个女人会这么自信。

而且,她拿出了自己无法拒绝的条件。

内心很是纠结,可在纠结也没有用,因为他知道:“我拒绝了你也会做尝试的吧?”毕竟她的眼神就是这么告诉他的。

“是。”

白知笑了,灿烂的笑容自脸上绽放,是与他的姐姐不同的魅力,像是绽放的饱满的海棠花,娇艳夺目。

月尔还能说什么呢,他只能答应了,谁让现在他们是被绑为一体的,想要顺利离开副本,他也需要辅助白知完成任务才行。

姐姐尝试了那么多次,让她试试又何妨。只有试过了之后,才知道这座高山有多么的难翻越。

“好吧。”月尔还能说什么呢,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走向洞口,整个人都隐藏在了黑暗之中,却唯有那一双眼眸,亮的惊人:“那我们走吧,只不过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要先完成支线任务,至于你说的尝试,只能在任务途中去尝试。不过我觉得失败的几率很大。”

少年有些傲娇,不在哑的时候声音却很清脆好听。

白知也站起身子跟了上去,笑着回应:“好,都听你的,我亲爱的弟弟。”

“别叫这个称呼!”

挪开堵着石洞的石头,白知的声音让少年红了耳朵,打开石门,迎面而来的是一股子腥臭的风。

风很大,卷起了地上的尸体从少年的脸颊擦过。

月尔收起了脸上的表情变得格外严肃,探出头查看,内心的不安实现了。

果然,神魔战场还是扩张了,那些家伙根本不满足于仅限于此地,一拨又一拨的攻势将四周的地貌破坏,时不时有神魔从天边降落,宛若滑落的流星,狠狠地坠在地面化为一处大坑。

白知皱紧了眉头,瞧着不远处天空中的闪光,凑近月尔小声询问:“这是?又开始了?他们这样多少年了。”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月尔的耳边,不适的错开,白知顶着这样的一张脸让他着实有些难以忽略。

应着她的问题回答,拉住白知的手小心的准备撤离。

“不清楚,自我们出生起就开始了。上万年,甚至更久,神魔终究不休。”

“神族诞生于神树,神树的力量来源于光明之神,只要神明有存,光明之神永存。而魔族诞生于深渊,或是生于魔族本身,黑暗之神的力量不朽,那么魔族也不会灭亡。”

“那既然这样,当初你姐姐为什么不试试看将神树毁灭,或者毁掉深渊呢?”白知疑惑,若无法做到让两者和平共处,那么毁掉一处赖以生存的根系似乎更为简单吧。

两人小心翼翼的逃窜远离,听到白知的话月尔打了个踉跄。

震惊的回眸,看着这个说话大逆不道的家伙骂道:“疯了吗?!若只是求和也就算了,可如果想要毁掉两族的根系,那么不论成功与否你都会遭到神魔两族的追杀!再者,你以为毁掉根系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先不谈神树的位置是你这样的人根本接触不到的地方,就是深渊,还未等你深入,怕是早就死了!那里,可是只有黑暗之神才能前往的领域!”

姐姐当年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想法,但想过之后直接就放弃了。

因为这太难了,比亲自去哀求两族的神灵还要困难。

白知点点头乖巧的认错,她也只是提一嘴,若是有可能,这样才是一劳永逸的做法。

只是单纯讲和,现在是答应了,可是神灵的想法又岂是她能左右?一扭头就撕破协议的作为也不是不可能。

倒不如,直接让他们认识到生灵的珍贵性,不会那么轻易的发动战争,即便是发动,也不会像如今这般维持上万年不停歇。

说到底,就是人多的闲的。

“行吧,我知道了。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去魔都主城?”

月尔叹了口气,开始深深地担忧这个不靠谱的女人到底能不能完成自己的目标,不过即便是他内心是这么想的,面上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了解答。

“一路向南,沿途穿过荆棘森林,跨过一条熔岩河我们就到了。”

“?”

白知的步伐猛地一顿,一脸茫然的看着月尔,带着一丝不确定的询问。

“你不会要告诉我,我们要走着去吧?”

月尔疑惑,那是自然了,魔界没有车马,再加上要符合人设的话,他们是不知道有这种东西的,所以想要过去当然只能靠脚了。

再者,他们虽然都挺弱小的,但好歹还是魔族,这点儿路途还是能走的。

白知哽住了,话是这么说,但以她对自己的了解,怕是没走多久整个人都会废掉,但显然不会有更好的选择了。无奈只能长叹了一口气表示了解,然后默默地跟随,继续前行了。

两个活着的魔在战争之地逃窜,纵然他们觉得自己的行踪足够隐蔽,可实际上只要一扭头,神族就足以察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