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欺骗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112字
  • 2022-04-11 00:37:58

“不用担心,我们转完这里后您想去别的地方的话我在带您过去,能进入交易行内部,可不是人人都有机会的哦~而且,这是我们之间的交易不是吗?你可是还没有给我支付积分的呢~”

说到这里,比多瞧着有些委屈了,只是他一步步逼近的样子,却半点瞧不出有多么的委屈。

白知不躲不避,只是站在原地。

微弱的风吹动散乱的发,白色的衬衫领子也被微风吹拂着贴着敏感的脖颈轻蹭,宽松的裤子下形态娇好的腿部肌肉紧绷,随时防范却又不动声色。

对于比多的质问白知也并不着急,而是轻轻的一字一句的反问:“当时答应的积分不会少,只是这个交易行我确实是没有心情再进去了,看你这个样子,似乎我如果不进去的话,还走不了了?”

“您说的哪儿的话,我这也是好心。贸然拒绝了他人的好心,您这样可不太礼貌啊。”

撕破脸皮后,比多再没了之前一直悬挂在嘴角的笑意,而是冷漠的,露出了自己眼中贪婪的谷欠望。

瞧瞧,多好的货色啊。

他觉醒这么多年,遇到过不少的新人,可从未有那么一个人,只是看到的第一眼就能勾起人身体上所有的感官。

视线,呼吸,甚至连身体上的汗毛,都会因为靠近她而觉得无比的满足却又空虚,想要更加贴近。

她,会成为这几十年来,交易行最为受欢迎的商品。

也极有可能会让整个交易行,更上一层楼!

所以,这样的商品,不论如何比多都不会放过,毕竟上供这样的商品后,他所能得到的积分可是相当的可观。那20积分?谁稀罕啊。

视线示意的看了眼那两个丧尸男,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既然要带人过来,他自然早就通知了这边,这两个丧尸男作为交易行的打手保镖,自然早就明白,不然当初救下比多后为何不离开,不就是等的这个时机么。

白知也看到了,她没有问这个,因为她更好奇的是:“就你们三个?我很奇怪,我看起来是很弱吗?”

即便是初次觉醒,应该也会存在有技能很强的人吧?可比多在看到自己的第一眼就直接来接近了,难道她真的看起来很弱?或者对方有什么特殊的技能?

有些疑惑,虽然她自己本身也清楚自己的技能需要的是时间,并不是那种强攻类型,可若是经常被人这么小看的话,即便是这次躲过去了,但之后,或许仍然会麻烦不断。

对于白知的这个疑问,比多也比较大方并没有隐瞒的意思,因为只要在这里生活得久了,许多人都知道他的技能。

比多抬手,手指掠过那双唯一晶莹剔透的双眼,格外大方的满足了白知的这个好奇心:“我的技能,可以看透所有人的金手指技能,虽然无法看到完全,但是却足以让我进行判断你的强弱。而你,是播种?很奇怪的技能,不过听这个名字,估计也不过是一个跟木系生长有关系的鸡肋,后期的成长性几乎很微弱,除非是发生了异变。不过异变哪儿会那么容易呢?”

“所以,由此可以判断,你不强,不然的话我又怎么会选择接近你呢?”比多再次展露了标准的职业微笑,不想再继续废话,经验告诉他,越是耽搁越会产生其他变故,所以在变故到来之前,得解决掉。

行吧。

白知知道了。

只要不是自己身上的问题就好。

根据比多说的,估计他也是真的看不完全,不然的话,又怎会觉得自己的技能是一个鸡肋?

不过,对于现在这种状态而言,确实是有点鸡肋。

毕竟播种需要接触,生长也需要时间,而只播种了比多,又还未等待开花,相当于她现在确实是属于手无缚鸡之力的状态。

打?白知看了眼身后的两个强壮男人,打不过。

智取?更是不可能了,毕竟已经撕破脸皮,对方显然也没有心情继续浪费时间。

所以,最后的选择,就只有——跑!

白知咳嗽了一声,白嫩的脸颊上染上了一层薄红,心中一动,尝试性的勾动比多内心的那颗种子。

虽然微弱,但确实是有所反应,而也因此,比多陷入了短暂的失神,也是趁着这个机会,白知腿部用力,冲过比多绕了半个圈拎起地上的少年踉跄了一下冲了出去!

这突然的变故让在场的丧尸男都愣了愣,好家伙,还从未有人当着自己的面就这么冲刺离开的?!

而比多,等人离远后也很快的回神,瞧着面前目标消失,脸色一沉,跳起来对准丧尸男的大腿就是一脚:“发什么呆!还不赶紧给我追啊!!”

“嗷嗷嗷!”

丧尸男顿时回神,急忙追了上去,比多也气急了,想起之前白知的反应,总觉得自己似乎是被耍了。

但,怎么可能,一个刚觉醒的低级npc,不可能那么快拥有较强的自主能力的。

所以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个女人并没有面上看着那么简单。

磨磨牙,比多忽略掉刚才突然恍惚了一瞬的内心,想了想后还是给那位发了个讯息,这才一起跟着追了上去。

白知提溜着少年一路奔腾,虽说刚才被比多带领着简单逛过,但是因为到这里的时候直接就是随机大街上任意地点,离开的方式,或者说阵法在哪儿她完全不知道。

所以只能一边躲避那两个丧尸男,一边四下打量观摩,瞅瞅看有没有人能给自己指一条明路。

但也似乎很可惜,跑的白知整个人都气喘吁吁的,也没瞧见一个像是好人的人。

那些个长相奇怪的npc,不知底细她完全不敢靠近。

被提溜着甩了一路,即便是死了估计都能被甩活的少年也逐渐回神。然后这刚一回神,就发现自己好像是风中被吹动的柳絮,没有着落点的飘荡,腰很疼,勒得慌,而一股淡淡的香味还窜进了鼻子里,整个人恍惚的像是在梦境之中一般看着视线中一抹黑与白在晃荡。

这是?在做什么?

自己,是死了吗?

啊,好可惜,这下,姐姐该怎么办?他明明,明明已经那么努力的活着了。

眼泪,就这么控制不住的流,任由自己在空中漂浮,整个人都像是失去了色彩开始褪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