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种下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51字
  • 2022-04-08 09:30:37

播种。

她的金手指。

一个光是看介绍有些让人发懵的能力,但只要试验过后总会慢慢掌握理解。

原本她还在思考到底该找谁来试验会比较好,可现在有人自己送上门来那又为何不用?

技能释放是无声无息的,只需要在脑海中回想,确保被播种的人对自己有情绪波动,然后与对方短暂接触即可完成。至于后续种子是否会成熟,又会变成什么样子,还要看培育情况。

但比多这样的,她也没打算去培养,只是单纯的想看看,如果只播种的话,对方对于自己,会有怎样的态度变化。

原本只是赌一把,可直到系统通知播种成功的时候,白知几乎百分之九十的可以确定,这个比多,定然还隐藏着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

眸光微微闪烁,瞧着一无所知的比多,白知的嘴角微微勾起了自己都不曾知晓的魅意,抬手轻轻地将自己耳边垂落的发撩起,擦过敏感的耳朵落下了一片殷红,继续安静的跟随着比多的步伐欣赏领地的景象。

相比这边面上无波,风平浪静,就如同比多所言,领地之上无人管束,有了受害者,自然也会有跟受害者认识的亲友。

惰的地盘之上,最大的交易场所,也是最大的娱乐场所之外,金碧辉煌的建筑进出的除了来消费的高级npc,还有一位一身脏乱衣着在叫骂中被两位强壮的丧尸npc丢出的少年。

瘦弱的身躯被直接丢了出去,暗红的血液染红了被擦拭干净的水晶地面,少年身体微微的颤抖,红着眼咳出一口鲜血,抬起头,露出了那张惨白的脸,还有头顶尖尖的角,显然是一位幼年的魔族。

他不顾自己身上惨重的伤势,挣扎着爬起来还想要继续接近,却还没等他走出两步,那两位丢他出来的丧尸就毫不留情的一脚踹了上去,顺着地划出一段距离,让血痕如同朱砂笔勾勒在画卷上的痕迹落笔之处在他的身下。

偶有人路过看到这一幕,眼中却没有半点的怜悯,只是嫌弃,嫌弃对方肮脏的血液弄脏了这里的地面也碍着了自己的眼睛。

“哎呦,这是做什么呦~为什么会有这么肮的人来这里啊?”

鱼头人身的人伸出自己的鱼鳍挡住嘴巴,黑色的鱼嘴伴随着话语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指着地上的人看向门口的精灵门迎。

身材娇俏的少女精灵急忙迎接上来,脸上是格式化的微笑,淡笑着安抚解释:“很抱歉呢这位先生,您不用担心,我们会很快处理好~今日有大型拍卖会,您先请进,稍后我给您亲自将今日拍卖名册送来您先看看~不要因为这件事而不开心嘛~”

本是高贵纯洁的精灵毫不在意鱼人的样貌直接贴上,另一位毅然,两个人就这么半推半就的将人哄了进去,只是在路过时,眼神变得凶狠的瞪了一眼那两个丧尸男。

快点处理!

眼神中的含义他们自然明白,要知道来这里的可都是中级以上的npc大人们,如果惊扰了哪位,即便是老板,也难辞其咎。

原本打算就此离开的两个丧尸再次上前,一个蹲下一把揪住少年的头发将人抬起头,一个双臂环胸站在一旁冷眼威胁。

“小子,不管你什么人被卖到了这里,以后都不要再来了。能让我们老板看上是她的福气,说不定运气好之后还会跟一个高级npc,到时候可是一飞冲天的机会。”

“至于你,如果再来?这里可不是圆盘,在我们哥两手下死掉的npc,没有几百也有几十,知道吗?”

说着,丧尸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脸蛋,青白的脸上满是不屑与嘲讽。

话说完,直接将人往后一甩,站起身,嫌弃的拍了拍自己的手,擦掉那一抹艳红,最后警告!

“赶紧滚!耽误了事儿,到时候把你也抓紧去卖了!”

说完,见少年低垂着头一脸恍惚也没有那个耐心再继续等待,直接转头离开。

少年由始至终都是沉默的,或许他曾尝试的想要反驳,但那张合的嘴中是只能发出细弱啊啊声音的话语。

他,无法开口。

他是一个哑巴。

眼泪顺着脸颊滚落,腐蚀着伤口刺痛,但少年就像是没有感觉到似得,等待力气缓冲好后默默地爬起来然后拖着残破的躯壳一步步的离开。

但他并未走远,只是拐了个弯后进入了一处巷子。

巷子并不光亮,紧挨着巷子两边的墙面是普通的石转墙,仅有的光从巷外透了进来,给这本该漆黑无比的地段增添了一抹淡淡的亮。

一座,不对,一堆由纸板子还有破烂瓶罐堆砌成的小屋子就在最角落的位置,屋子旁边还放着一些看起来似乎是坏了或者被人咬了几口又丢掉的食物,周围也是各种垃圾,散发着浓浓的恶臭,这也是为什么他敢将自己的小屋建在这个地方的原因。

这个明面上瞧着无比光鲜亮丽的领地,实际上在那些无人会关注的小巷中,光明所隐藏的黑暗下,到处是他这种因为实力不足又被人欺骗没有了任何出路苟且偷生的小人物,他们不比那些强大的npc,即便是刚觉醒都可以依靠自己的实力闯出一片天地,他们过于瘦弱,只能从其他人的手中捡一些足以饱腹的东西,才能勉强支撑自己的躯壳在这里活下去。

而他们,身为底层,也是其他npc所欺辱的对象。

在副本之中勉强存活,却又因为完成度低导致积分紧缺,他们难以翻身,除非选择依附强者而生。

可,又会有那些强者愿意收留他们这种毫无用处的家伙?除非,有所特长,或者长相出色。

而他的姐姐,就是因为长相出色所以跟他一起刚觉醒后就被那个叫做比多的家伙给欺骗,卖进了附近的交易行,至此,他再也没见过姐姐了。

将自己缩在小屋之中,少年血红如宝石般的双眸闪烁着恨意。

泪水混合着鲜血滴落在身上他也毫不在意,伤口总会愈合,疼痛可以忍耐,早已习惯,毕竟高昂的疗伤药是他买不起的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