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任务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74字
  • 2022-03-21 05:27:50

又有人走了过来,嘶哑的声音像是锅铲子使劲儿划过锅底的声音,尖锐刺耳且难听。

白知皱了皱眉头,轻轻颤抖不安的扭动了两下,脑海中那机械的声音再次响起。

{支线任务1:成功被任务者发现并得到营救,奖励积分+100,}

{支线任务2发布:拖延时间五分钟,阻止任务者现在离开。奖励积分100分,奖励身体恢复药剂+1,该副本背景+1}

任务一完成了,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安静的躺在这里等着他们过来即可。

可紧跟着发布的第二条任务却让白知为难了起来。

就她现在这幅躯体,怎么阻止身旁的这一堆人离开?五分钟,说句话的力气她都没有,又何谈五分钟?

而且,这种任务她又为什么要做,这个系统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这些人的身份大概能明了,可她呢,她是谁,难道真的是他们口中的NPC吗?为什么是她,冥冥中总觉得,一切似乎不该是这样。

张了张口,尝试着撕扯着沙哑的嗓子想说句话,却不想有什么东西顺着她微张的嘴被强硬的塞了进来。

咕咚咕咚。

喉咙滚进来一口苦涩的水,白知脸色微变,而随着这水的下肚,原本无力的身体似乎渐渐有了力气,疼痛得到舒缓,尝试性的睁开眼睛,视线再不会被灼到,稍稍舒缓了会儿后眨了两下眼睛看向四周。

入眼的,是一片荒凉的充满了腐朽味道的枯木林,寂静无比,没有一丝风儿吹过的细微声响,发白的天空,刺白的阳光显得格外的不正常,垂眸,地上是泥泞的湿到发黑的地面,不远处还有一道人形的印记,很明显的就是她刚才躺过的地方。

而那些个来到她身边,称呼她为任务npc的任务者也倒影在了瞳孔之中。

一共是四个人,三男一女,女的站在远处双手环胸冷眼瞧着她,由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至于另外的三人,一个少年,看着年岁不大,嬉嬉笑笑的凑在她身边左看右看,一个胖子,就是拽着她的这个,最后一个就是那个拥有着破锅罗嗓子的带着半片面具,仅露出下半张脸半遮半掩的男人。

三个男人围着她,似乎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意思,直言不讳的说着什么任务,什么npc,仿佛根本没想过她会听懂,时不时投过来看向她的眼神,也并非是看人的,而像是在看什么物件。

白知寒了寒心,压下心中的不安尝试着再次张嘴,这一次,似乎是之前他们给自己喂得东西渐渐起了效果,她成功的发出了声音。

“那个....”

像是很久未曾开口,第一句虽说成功的发声,但小的跟蚊子哼哼似得根本没人听见,在几人的讨论之下更是被完全忽视,白知轻轻咳嗽了一下,稍作舒缓之后再次开口,音量加大这一次总算是引起了几人的注意力。

“那个,谢谢你们,请问你们是谁?”

突然横叉进来的外人声音让四人都下意识的绷紧了身子,一股杀意顿时涌现,视线在一瞬之间放在了白知的身上却又很快消散。

方才冷绷了脸的几人在发现说话的人是白知之后松了一口气,咋咋呼呼的少年先憋不住了,哎呦的叫了一声凑近了脸。

“哎呀,你还能说话呀,可真是吓死我们了!你身体怎么样啦,我们是来救你的哦!不用谢啦,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你叫什么名字呀,你有名字吗?”

不远处带着面具的男人听到这跟机关枪似得突突突往外冒的话抿紧了唇,一双灰白的眼眸扫向少年警告道:“不要多说,跟她废什么话,尽快带人离开这里,我总觉得待得久了不是什么好事儿。”说完警惕的扫视四周。

似乎是为了响应对方的话语,本该无风的枯木林突然吹起了一股腥臭的风,席卷而来带着潮湿的气息,沙沙——沙沙——似是树叶的声响,又似是什么东西在摩擦树梢发出的声音,光是听着就让人忍不住冒起一层鸡皮疙瘩。

刚才还嬉笑着活跃的少年顿时住嘴,手中白光一闪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把长三尺的蓝色弯刀握着,双眸死死地盯着远处,谨防着变动。

其余的三人皆是如此,像是被打草惊了的蛇,抬高身体观察警惕着外界的变故,露出毒牙时刻准备攻击。

滴答滴答系统的倒计时在静悄悄的流逝,风依旧在吹着,可除此以外便什么动静都没有了。

白知脑海中的任务再次出现在眼前,鲜红的数字一点点的减少,她茫然的看了看这几个人,又看了看面前的系统面板,剩余时间三分钟。

“不行,我们得尽快撤离。”

带着面具的男人迅速给出命令,几人的武器并未收掉,就捏在手里防备着四周,距离白知最近的少年一把抓起她就要把人往自己的肩膀上扛,明明瘦小的人却有着极大的力气,这让白知有些震惊,但却又觉得似乎理所当然。

从她醒来的那一刻开始,四周的一切每一件事都出乎了她的预料,可心底的惊讶也只是一瞬就消散。

有些抗拒被人扛着,但她的抗拒在少年的眼里根本无济于事。

滴——

答——

任务的提示音愈发明显,白知在犹豫,她不知道自己完成这个任务会造成后果,可她却能感觉到,如果不做这个任务的话,怕是会对她造成极大的影响。

未知,太多的未知。

脑海中的犹豫很长,而现实中也不过是短短一瞬。

在想通之后,白知用尽自己浑身的力气往外侧翻滚,好不容易缓解的疼痛再次席卷而来,连带着内脏都被撕扯般的疼。

少年的胳膊勒过腰部,整个人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而伴随着这声响起,原本死寂一般的枯木林像是被什么东西激活了似得!

方才轻轻吹过只是带动了细微声响的风化为骇人的刀,伴随着尖锐刺耳的尖叫进入几人的耳朵,原本因为白知突然落地准备出口的话语也化为了痛苦的哀嚎,武器掉落在地上,他们却没有空去捡,因为那声音像是能穿透灵魂一般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