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领地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064字
  • 2022-04-07 00:26:58

狭长的眼中掠过一抹喜色,比多凑近打断了白知的继续探索,语气中洋溢着难以克制的兴奋。

“啊!您竟然喜欢这里吗?那我们就先去这里吧可以吗?刚好也是在中心位置,后续如果您选择其他地方的话也比较方便前去,因为要前往领地的话除了这个传送阵以外,领地内部虽然也有,但因为处于领地之间所以需要一定积分,为避免这种损失,还是多走两步好了。”

白知点点头表示理解,本身比多就赚20积分,虽然不知道传送需要多少积分,但避免损失也是好的。

“好,那就麻烦您了。”

比多摆摆手:“客气了,那我们就出发吧?”

说完,等到白知确定之后,比多直接按下确认键。

白色的光闪现,不过睁眼闭眼之间,两人所处的场景已然转换。

白知选择的地方位处于所有领地的中央,也是最为繁华的区域,毕竟这样的一个领地地势这么好又怎会不引起其他人的觊觎,不过因为领主过强,所以没有npc能抢得过。

而这里的领主,也是之前白知所看到的榜单上的榜首惰的地盘。

在没有阳光的地方,所有的一切都在黑暗之中诞生,自从觉醒之后,温暖对于所有的npc来说就是一种格外奢侈的东西。

也因此,却又格外的向往。

落地之后,入眼的便是几乎刺眼的五彩缤纷的各种灯光,牌匾上的地面上房屋上,就连时不时路过的npc身上似乎都有带着各色的光。

道路延伸笔直,路的两边都栽种着宝石树,房屋似乎也是由各种晶体制成,高坠的房屋一般只有两三层的样子,却又为了满足部分npc所以刻意做的很高。尖尖的顶,顶端顺下有着如珠帘一般装饰品一直垂到屋顶边缘,让本就晶莹剔透的房屋变得更为华丽。

各色的字体,各色的灯牌遍布道路两边,将漆黑的天空映的仿佛变成了五彩斑斓的黑。

在看过圆盘上单调的色彩后在面对眼前的一切有些刺眼,白知只能眯起眼睛等待适应,身旁的比多倒是没有这种感觉,落地之后就开始履行自己的责任讲解。

“这里是惰大人的地盘,看着是不是很亮?那是因为惰大人的原型是一只龙,具体是什么颜色种类的倒是没人知道,但是龙的本性嘛,就是喜欢这种闪亮亮的东西,所以也因此当初在建立领地的时候,这里的装恒都是偏向大人的喜好的。”

“虽然身处首位,但是惰大人其实并不喜欢管理,只是因为刚好位置在中心,又是最强的那一位,所以这里是很多npc会经常过来的地方,各种交易不论是黑与白都在这儿,也因此很繁华但同样也很危险。”

说道这里,比多扭头看向身后的白知,瞧着对方点点头看着一脸无知茫然的蠢样子,嘴角的笑更灿烂了。

“我会带您主要看一下主道,其他的地方太多,如果看下来的话需要耗费的时间比较多,您之后有兴趣的话可以自行前来,或者再次雇佣我,一般情况下,我都是在圆盘那里的,除了有客人的时候。”

白知嗯了声算是回应,也能理解,微微抬首,示意对方可以继续。

“好的,那么我就继续了。”

本就是副本出来的npc,因为副本的多样性,也就导致了这里所容纳的生物种类也有很多。

除了龙,还有魔族,史莱姆,鬼,妖,丧尸,等等。

因为惰的懒于管理,所以这里的暗黑交易也会有很多,包括色,包括赌,包括暗杀,同样是屡见不鲜。

毕竟圆盘之上不能故意伤害其他npc,只有属于领主的领地,除去个别不喜杀戮的领主外,只要不被他人察觉,那么不论你做了什么都不会有人过多关注。

当然了,既然暗杀都无所谓,那么拐卖这种事情也会有发生。

比多,虽然明面上是一位导游,可这只是用来欺骗新人的身份,之所以收的积分少,自然是因为他所要赚的可不是什么导游费用,而是抽成。

抽的是哪儿的?自然是,将模样好看或者新奇的新觉醒的NPC骗来,然后卖给这里最大的npc交易场所,到时候根据对方的估价,他能拿到一笔不菲的佣金。

至于后来npc知道被骗之后想要找自己来算账这种事情,这也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对方能活着从那里出来了。

不过,他能做那么久,也是因为自己看人准确,确保对方之后不会有那样的实力。即便是有,有着背后的支撑,他也能安然无恙的退去,对方碍于没有背景也只能吃一个哑巴亏。

再者,就自己新看上的这个货色,模样是真的不错,等进去之后过一段时间说不定对方还要感谢自己,能以身体就换来大量的好处,这种好事有的npc想有还不一定有机会呢。

当然了,这是之后的事情,现在对于比多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先稳住白知,将人引到目的地之后,才是真的万事大吉。

比多暗搓搓的搓了搓手,忍不住又瞥了一眼一无所知的白知,眼底掠过一抹痴迷。

真好看啊~虽然人类这个物种能觉醒的基本上长相都没的说,可跟眼前的这个女人还是有些不太一样,就像是抓不住摸不着的光,引人如飞蛾扑火,无法自持。

要不是碍于那里管事的身份,再加上如果单看他自身的实力怕是护不住她的话,这人他就自留了。哪怕只是放在家里都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事情。

想想比多就觉得遗憾,不自觉的叹了口气,但又怕引起白知的警觉匆忙收声,然后转头赶忙用别的话转移对方的注意力,见她看向自己说明的方向时,比多才松了口气。

但他却不知道,在他出神的时候,白知也在不动声色的观察比多。

她不是一个傻子,虽然刚刚觉醒对于什么都处于懵懂状态,但并不是随便来一个人她就会百分百的信任,对方跟自己所说的信息无误可以保证,但从离开圆盘之后,他的态度就变得奇怪了起来。

也因此,她在比多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做了一件小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