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挨打

  • NPC扮演手册
  • 一口胖十斤
  • 2121字
  • 2022-03-29 00:37:55

冷淡的声音响起,低沉而不带有任何起伏。

三石闻言愣了,目光瞥了眼自己肩上的人,面黄肌瘦一脸脏乱一身的血迹看起来随时就会一命呜呼,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却给他们带来了无限的麻烦。

听到男人的话,三石心中没有一丝的不忍,他们自成为任务者之时就早已抛弃了人性,有的也不过是利益之间的牵绊而已。

空闲的手中光芒闪过,一把弯刀出现,直直的对准白知的脖颈割下!

然而,想象中的画面并未出现,甚至于空气中还凝固了一瞬。

“嗯?为什么,割不下去??!”

浑身无力的白知安静的被提溜起又安静的看着那把刀冲着自己下手,心中并无一点慌乱,只有满满的好奇。

好奇为什么这个东西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好奇这个所谓的系统到底有什么能力,以及,此刻她的面前弹出的仅有她自己所能看到的透明屏幕,上方写着一行小字---成功释放老鬼,开启无敌模式,这个东西,是她所想的那样吗?

也正是因为这一条提示,白知没有选择反抗也没有动弹,任由三石将自己抓起狂奔除了疼以外也没有其他感想,在看到他终究是打算对自己下手的时候,甚至还忍不住挑了挑眉,有些期待。

而果不其然,对方伤不了自己,只要指定任务完成那么接下来她要做的就是等待副本结束,在此期间,她的命没人可以带走,因为她的身份,也不过只是一个npc而已。

死不了,伤不了,只要完成系统的指令,那么她就可以一直活着,但,或许仅限于这个副本而已。

知晓这一点之后白知心底放松了很多,忍着剧痛不着痕迹的勾起嘴角,想看看他们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人没有办法杀死,在三石惊呼出的时候男人就听到了,但他却没有像少年那般震惊,只是略微停顿之后就继续开口。

“带着人往你们之前出来的密林去。”

三石茫然,这是什么意思?但时间容不得他多想,毕竟身后的老尸还在不肯放弃的狂追,即便是有男人拦着,时不时的也依旧会不小心伸过爪子来。

女人已然遭殃,本就算是辅助系,解密类的副本倒是罢了,但若是突然变成逃生类没有人顾忌她的话那么首要会死的就是没有带任何防护或者攻击道具的她。

鲜血肆意,刺激的老尸更加的疯狂,占卜师早就不知道逃去了哪里。

说起来原本以为摸鱼的男人现在倒是成了主力,不断地拦截着老尸的行动让三石一次又一次的逃出生天,三石内心暗恨,可他如今也自顾不暇,只能迈着自己的腿一路狂奔向着枯木林冲去。

速度极其的快,身后的老尸即便是有人拦着速度也没慢到哪儿去,好在本就点的速度的三石勉强可以应付的过来,倒是白知被颠的快要吐了,要不是开启了无敌模式,怕是早就魂归故里了。

终于,他们到了,三石抬脚没有任何的停顿,只是当前脚刚踏进枯木林中,沙沙的声音便突然响起,似是远在天边,又似乎近在耳前。

三石的步伐猛地一顿,然后扭头看去,那方才还穷追不舍的老尸就仿佛看到了什么最为可怕的东西,颤抖着身体,想要靠近却又不敢进来。

果然,那个男人说的没错。

狂奔了一路的三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了眼自己肩膀上出气多进气少的女人,提气继续往进走,而随着他的深入耳边的声音更加的吵。跟之前一样耳膜开始出血,眼睛也被血泪模糊,但好在经历过一次之后不至于直接倒地,但继续深入下去,他还要走多久?为什么不在外围就等着,毕竟那个老尸进不来,他已经安全了不是吗?

这么想着,三石想要止步,可已经晚了,即便是脑子还清醒着,可是脚步却又不由自主的继续深入,整个人的下半身仿佛不受控制一般继续前行,耳膜炸裂,脸上全是血迹,就连被扛着的白知都感觉到了把着自己的手在颤抖,仿佛随时都会松开,然后摔下去。

嗯....虽然她不会死,但是说真的,会有些疼,而她最怕疼了。

惨白的脸抬起,透过脏乱黏成条状的头发看向前方,想了想抬起沉重无比的手拉扯了下三石的衣角。

而也就是这看起来极其不显眼的一下,原本不受控制的动作终止,难以喘息的三石总算是能呼吸一下止住自己的动作擦掉脸上的血迹。

“为什么总觉的,像是刚出虎穴又如狼窝啊。”

三石的唇微微颤抖吐出这句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停止,但心中的预感却告诉他,若是在继续走下去,自己的这条命,怕是保不住了。

一下跌坐在地上,随着他的动作白知也被丢了下来发出闷哼一声。

视线模糊的三石看向白知的方向,想起胖子的死,想起他如今的惨状心中的憎恨爆发!却又,戛然而止般被浇灭。

“妈的,早知道救你会出这种事情我就不来了。”当然了,那也不可能。

之前刷的时候完全没有问题,唯有这一次,四个人,两死一失踪,仅剩下他一人,还有那个不认识的陌生男人。

哭,哭不出来,他们这些任务者仿佛早就没了哭泣这个选项,不知何时开始,不知自己是谁,唯有代号与完成任务的渴求存在在内心深处,逼迫着他们不断的往上爬,直到,触碰到那个可以许下愿望的神。

抬起袖子,胡乱的将脸上遮掩了视野的血迹擦干,爬起来走到被丢在地上的白知面前蹲下,嘴角上挑露出恶意的笑。

此刻的三石哪儿还有他们第一次相见时的开朗少年模样,他就像是从地狱深处爬出来要报仇的恶鬼。一脚踹在了白知的肚子上,力道之大直接将人踹出了一段距离,疼的白知整个人的身体都开始细微的颤抖,咬着牙唇被咬的发红,却也没有哼出一声来。

但她这样却让本就从死亡的阴影中逃出情绪正处于不稳定状态的三石产生了更为严重的施虐欲,一脚又一脚,一拳又一拳,鲜血四溅,有的只是疼,却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口,就像是在活生生的折磨她,让她死不了却又被动地承受着折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