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妖帝重生
  • 绝世龙皇
  • 冰墙
  • 2281字
  • 2022-05-16 19:27:18

“想不到,我堂堂一代妖帝竟然重生成为了一个渺小的人类?”

一个漆黑的山洞之中,一名气息奄奄的少年突然猛地坐了起来。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的身体,满脸的无语。

“重生成什么不好,偏偏重生到了本妖帝最为痛恨的人类身上?而且还是一个手无缚鸡的人类?不知什么时候就被其他人或者妖兽轻而易举给杀了!”

身为天玄大陆第一妖帝,他自然十分不爽。

前世的他,以地蟒本体,用星辰冲窍,窃日月养魂,阴阳之火淬体,万妖之血铸造大道圣庭,最后身成霸绝天下的妖神之体,称霸整个妖域,被封为蟒皇大帝,成为妖域登临大帝之位第一妖。

然而,就在他封帝大典的那一日,噩耗也随之来临。

是人族来犯。

为首的正是人族三位鼎鼎大名的武道大帝。

红莲女帝:印红莲。

星河大帝:古震天。

雷霆大帝:雷暴。

三位大帝,率数百仙尊,上万神将,以及数不胜数的人族强者,以“妖族生性暴戾,残害天下苍生,必诛杀之,以安天下”为由杀入妖域,大肆杀掠。

但蟒皇知道,人族此番作为,以安天下是假,忌惮自己是真!

更确切地说,是那三位人族大帝忌惮自己在一处绝地之中偶然获得的一件龙族至宝:吞天龙塔。

相传,古有黑蛇,因得吞天龙塔,数年后化蟒,百年后化虺,千年后变蛟,万年后化龙,可遨游九天十地,统领六合八荒,是为第一代祖龙!

蟒皇本就是地蟒本体,若能够参悟吞天龙塔,日后或许也能够一朝化龙。

龙。

天玄大陆最为至尊无上的存在。

曾经整个大陆的真正主宰者!

即便随着历史长河的滚滚车轮而渐渐销声匿迹,但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都无不希望自己能够获得龙族传承,成为百族敬仰的龙族之人。

蟒皇如此。

那三位人族大帝自然亦是如此。

那一日,战斗不息,整个妖域,沦为人间炼狱,生灵涂炭。

也是在那一日,蟒皇双拳难敌四手,被三位大帝联手击杀。

只是三位大帝做梦都想不到的是。

蟒皇没有死。

他……重生了。

“虽然只是重生在这等羸弱的人类身上,不利于本帝的修行,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红莲女帝,星河大帝,雷霆大帝,你们三个渣渣人族大帝给本帝等着,总有一天本帝会再度出现在你们面前,让你们所有人……血债血还。”

冤有头,债有主。

虽然是人族覆灭了妖域,但罪魁祸首是人族的三位大帝。

这一世,六合八荒,他定当强势崛起,重登妖帝之巅,到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屠灭三位人族大帝,为妖域那些死去的子民报仇雪恨!

“少宗主,你……终于醒了?”

一道声音陡然之间在山洞之中响起。

就见到一名跟秦云年纪相仿的少年从洞口的位置走了进来,十分关切地询问道。

“风昊?”

蟒皇眉头一皱。

顿时间头痛欲裂,一股记忆如同潮水一般席卷而来。

很快。

他就将那股记忆完全消化。

原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叫做秦云。

天元王朝,风海域,落月郡中一个三品宗门祭炼宗的少宗主。

天生血脉异常,修炼速度奇快。

仅仅十五岁,就一跃踏入了开元境。

大陆之上,人类武者修为大致可分为:启灵境,开元境、元灵境,合灵境、真灵境、化臻境,破空境,虚空境和虚神境等等。

每一个境界又细分为九重。

能够在十五岁踏入开元境,那绝对是万中无一的存在。

因此,即便秦云的父亲秦九霄只是祭炼宗一名普通的长老,但由于秦云天赋异禀,而且师承祭炼宗宗主,深受宗主赏识,继而还是成为了祭炼宗少宗主,风光无限。

可谁也没想到。

就在前几日,祭炼宗宗主,也就是秦云的师尊突然中毒而死。

而大长老聂屠一口咬定下毒者正是秦云。

随后还拿出了一些秦云不可反驳的“证据”。

若非秦云的父亲秦九霄和风河长老等确信秦云没有下毒的宗门之人提前将秦云带走,秦云必定会当场被聂屠等人杀死。

而眼前的风昊正是风河长老的儿子风昊。

跟秦云关系不错。

只是。

逃走了一时,却逃不走一世。

很快,聂屠得知秦云等人逃走后,遂以秦云等人叛变等罪名,派了心腹追杀了上来。

不少护送秦云离开的宗门之人被残忍杀害。

而秦云也在这个过程中身受重伤,一命呼呼,从而让蟒皇有了重生的机会。

“都说妖族生性残暴,我看这人族比妖族残暴多了。”

秦云心底沉吟。

沉吟之间已经利用前世一套强大的,既适用于妖族,也适用于人族的《千蟒回息诀》来调息自己的身体,并且他身上的伤痛开始迅疾恢复。

既然蟒皇占据了这具肉身,又融合了这具身体的记忆,那从现在开始,蟒皇就是秦云。

秦云……就是天玄大陆第一妖帝蟒皇大帝的新生。

“风昊,我父亲和风长老他们呢?”

秦云记得之前他们被聂屠的狗腿子追上,秦云被聂屠的狗腿子重伤,甚至差点被其一剑弑杀,千钧一发之际,是一道伟岸的身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挡住了那致命的一剑。

而那道身影正是自己这一世的父亲。

至于风河长老,无条件相信秦云,庇护秦云离开祭炼宗。

秦云自然也不希望他有事。

而现在他察觉整个山洞除了他、风昊和其余数名祭炼宗弟子外,就再无他人。

这让他心底隐隐间有了一丝不妙。

风昊面色凝重,随着秦云再度询问,他方才道:“少宗主,秦长老他为了帮你挡住那致命一剑,自己身受重伤,被聂屠派来的人给抓住了。”

“我和父亲虽然趁机将你带走,但那些人还是穷追不舍,就在刚刚,眼看着就要被追上来了,没有别的办法,我父亲只好带着其余人从另一个方向去引开了他们,而让我们躲在了这个山洞之中。”

“什么?”

秦云面色骤然一沉。

聂屠这一次派人追上来,说白了就是想要将秦云等人斩草除根。

无论是父亲,还是风河长老落到他们手里,一定凶多吉少。

前世的他,身为一条地蟒,从出生起,就从未见过家人,更不知道何为亲情,却没想到这一世竟然有一个愿意为他用身躯挡剑的父亲。

有一群如此信任他的同门之人。

想到记忆中那些人为了保护自己而拼命厮杀的身影,秦云心中莫名地涌起一股愤怒之情。

话还未落音。

突然,山洞之外响起一道高喝之声。

“他们全都躲在这里,速速将他们包围,格杀勿论。”

“特别是秦云那杂碎,竟敢毒害宗主大人,必将他碎尸万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