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泰国佛牌
  • 我卖佛牌那几年
  • 黑瞳叔
  • 3211字
  • 2022-04-29 13:16:12

我叫唐川,AH宿州人。我做牌商的经历,还要从2009年说起。

09年3月初的时候我因为工作的严重失误被公司开除,那段时间我的心情很低落,总感觉自己的前途一片迷茫。后来我爸妈不忍心看我颓废下去,就劝我出去旅旅游、散散心。

为了让父母放心并且调整自己的心态我就答应了下来,报了一个泰国曼谷四日游的跟团旅游。到了泰国以后我彻底喜欢上了这个风景如画的国家,连续在泰国游玩了三天我心情好了很多,也逐渐的从失业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到了第四天返程之前导游带着我们去了下榻酒店附近的寺庙,路上导游给我们介绍了很多关于泰国佛牌的文化知识,从她不断的推销中就能看出导游是带着任务来的。我本身是个无神论者,对佛牌这些东西不感冒,所以也没去认真听。

赶到寺庙时因为有个国内公司的应邀面试电话打来,所以我就脱离了旅游团走到一旁接听电话。在与电话里的人交谈时,我注意到寺庙门口有个男人手里握着一叠名片正在给来往的旅客发着,时不时他还给旅客们介绍着什么。因为他说的是中文,所以我就没忍住多看了他几眼。

和国内的公司预约好了面试时间后我就挂断了电话,这时候旅游团的人还在寺庙里闲逛着,我实在对这些提不起兴趣索性也没进去。正打算找个地方等旅游团的人出来时,之前发名片的男人就走到了我身边递给我一张名片,用一口很流利的普通话问我:“你是要请牌吗?请佛牌的话可以找我,我这里的佛牌全都是正规寺庙龙婆僧加持的正牌。”

一听又是佛牌我就没了兴趣,但出于礼貌我还是接过名片扫了一眼,见名片上印着一尊佛像,同时下面配字:东南亚佛牌古曼咨询专家——沈智。

“你是中国人?”我看着名片上的名字想到这人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好奇的问了一句。

沈智和善的点头,回答说:“泰国华人,来泰国十多年了,一直在东南亚各国做佛牌生意。老板要是有这方面的需要可以直接联系我,保证都是正规龙婆僧加持的正牌。”话到了这里,沈智又压低声音对我一笑说:“这家寺庙的佛牌多数都是商业牌,要想请真正有功效的佛牌还是得找我们这种专业的牌商。”

我对佛牌一知半解,认为佛牌这东西和国内的观音吊坠差不多,所以沈智的话我也没听懂。刚巧这时候导游带着旅游团的人从寺庙里出来,我推辞了沈智顺手把名片装进口袋里就跟着旅游团的人回了酒店。

本以为我与沈智以及泰国佛牌不会再有什么瓜葛,没想到的是这只是一个始端。

回国后我就去了一家制鞋厂面试了报表统计的工作,因为我有这方面的工作经验也符合公司的招聘标准,面试后的第二天我就被通知了上班。

赶巧的是那一天有个亲戚家的孩子摆满月酒,我刚找到新工作心情还不错,于是就跟着爸妈一起去了酒店参加酒宴。

我这位亲戚家的经济条件还不错,在酒店里总共摆了七八桌,除了我们这些亲戚之外还宴请了很多朋友。我和其他的几位亲戚分在了一桌,因为大家很久都没见面,席间推杯换盏的喝了几杯后就开始东南西北的胡侃了起来。

在听说我前阵子去了泰国旅游,一位和我年纪相仿叫赵远的远房亲戚嘴里喷着酒气的问我:“你去泰国有没有请佛牌?我听说泰国的佛牌很灵验,可以心想事成。”

“要真有那么好的事,全天下的人都去请佛牌了。”我笑了一声,回答说:“我不信这个东西,去泰国也没请。”

赵远见我不信,反倒是来了劲头,压低声音很严肃的说:“我还真没胡说!之前我的一位跟车跑长途的司机朋友,去泰国旅游的时候在一个什么庙里请了一尊龙婆洪加持的掩面佛。后来他跑长途的时候在高速路上出了车祸,开车的司机被撞的脑震荡,胳膊还骨折了,可他却一点事也没有!你说这事,邪不邪?”

我笑了笑也没回话,反倒是桌上的其余几位亲戚来了兴趣,和赵远聊起了关于佛牌的事。

“诶,我就是没那个闲钱去泰国,要不然我也得请一个回来。”聊到了最后赵远叹了口气,很惋惜的说了一句。

这时候我忽然想到了在曼谷寺庙认识的一个牌商,于是就顺嘴把这事儿告诉了赵远。赵远听了以后很高兴,追问我要那个牌商的联系方式。

我告诉他自己手机里没存那个人的手机号码,但家里有名片回头找到以后发给你。赵远忙敬了我一杯,随后我们两个互相留了手机号。

酒席散场后我和我爸妈一块离开,临走前赵远再三叮嘱我千万不要忘记佛牌的事,我点头应了下来。

回到家我找了好一会儿才在换洗下来的牛仔裤里找到了那位牌商的联系方式,本来我想直接就把电话发给赵远,但转念想到自己和这牌商也没联系过,于是就决定先和牌商打声招呼。

我拿着还没关国际漫游的手机输入了牌商沈智的手机号,忙音响了五六声,才被接听。

“喂,沈老板吗?”我首先问了一句,等对面的人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确定了身份后,我方才走到阳台自我介绍说:“沈老板你好我叫唐川。几天前我们在曼谷考山路的一家寺庙见过,你给了我一张你的名片。”

沈智啊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想起我是谁,但还是很客气的问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我有个亲戚想请佛牌,所以想找你咨询一下。”我解释了一下说。

沈智询问我:“你亲戚想请正牌还是阴牌,要什么功效的?你准备拿多少回扣?”

“我也不懂正牌和阴牌是什么。这样吧,我把你的号码发给我亲戚,让他单独和你联系。”我回了一句,又很奇怪的问他:“拿回扣是什么意思?”

沈智笑着解释说:“我肯定不能白让你给我介绍客户,你要想从中赚点的话,我就在佛牌的原价上加点钱然后卖给你亲戚,到时候多出来的钱就算你的。”

“他是我亲戚,这样不好吧……”我虽然很想赚点钱,但对杀熟这种事还是有些抗拒。

沈智理所当然的说:“这有什么不好的,以前做生意是宰生,现在做生意就是杀熟。如果连身边亲戚朋友的市场都打不开,那又怎么能打开陌生市场呢?“

我无话可说,感觉沈智说的也有些道理。因为时间的原因我也没和沈智多聊,和他打了声招呼后就挂了电话。回头,我又把沈智的联系方式编辑成短信发给了赵远。

本以为‘吃回扣’的事只是沈智随口一提,让我没想到的是三天后我正在工厂里上班时接到了沈智的短信,他问我要一张银行卡的卡号,要把回扣的钱打给我,因为赵远真的在他那里请了佛牌。

我好奇的询问他赵远请了什么佛牌,沈智简单的回答说是招财的牌。我对佛牌不了解,所以也没细问。但最后还是把银行卡的卡号发给了沈智。毕竟是送到手的钱,不要白不要。再说了,我和赵远虽然算是亲戚,但关系并没有那么近,如果不是上次酒宴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有个叫赵远的亲戚。

当天下午的时候我就接到了银行的到账信息,让我感觉意外的是沈智竟然给我转来800块,毕竟这已经相当于我当时在制鞋厂工作的半个月工资。为了以防万一我还特地打电话问了一下沈智。

沈智说:“佛牌的利润空间本来就很大,你亲戚请的那尊牌正常价格在3600块左右,但我给他的价格是4200块,这样不光我有赚头你也有赚头。”

我很惊讶,没想到佛牌的利润有那么大,更没想到赵远肯花这么多钱去请一个佛牌。沈智让我没事的时候多宣传宣传佛牌,这样的话不光他有生意做我也有钱赚。我在电话里答应着,但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因为那时候我扔不信这些,对佛牌也不怎么感冒。

真正让我对佛牌产生改观的还是赵远请牌后续的事,也就是这事让我对泰国的佛牌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同时,这也是我进入牌商行业的一个重要导火索。

那件事情过去了大概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忽然接到了赵远的电话。当时我正在生产厂做统计,杂音太大就没和赵远多聊,等做完统计出了厂子后我方才给赵远回了个电话。

电话里赵远语气很开心的和我聊了两句家常,最后提出要请我吃饭。我很奇怪,问他好端端的请我吃饭做什么。赵远回答说:“得谢谢你当初介绍牌商给我,正因为这个佛牌我赚了大钱!请你吃饭也是理所应当的。”

虽然有些疑惑,但我还是架不住赵远的盛情邀请,只好答应了下来。刚好那会到了下班时间,于是我就和赵远约定在市里一家饭店见面。

我打车赶到地方的时候赵远已经到了,而且桌子上还点了不少好菜。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赵远,发现他比一个多月前精神很多,最主要的是穿着打扮上显得很阔气,身上穿着的衣服都是一些我没见过的牌子。

席间简单寒暄几句后我问赵远现在做什么工作,谁知道赵远却摇着头说自己现在不工作。我很奇怪,问他:“你不工作是怎么发大财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