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沼泽遇险
  • 异界修真录
  • 枪炮老二
  • 3376字
  • 2022-05-16 19:35:19

太阳高悬,天丰城百里开外的幽影沼泽中,一头体型巨大的灵兽朝着一个身形瘦削的黑袍男子穷追不舍,沿途的灵花灵草都被他们践踏了大半。

“我今天是犯了什么冲,好好儿地采株药草都能招来这东西!果然还是太冒险了,应该在料到要出事的时候就不再过来采药!”沈归咬牙,一边拼命地往前跑,一边为自己的冲动后悔不已。

追着他的是一头成年异香兽,除了皮糙肉厚打人疼以外没什么缺点,甚至可以说是浑身优点。

这玩意儿的皮毛可以用来做香料,肉可以用来增强魂力,血可以调制安魂水,要是能宰上一头,接下来的几个月生活肯定都有了保障。

可是异香兽也是出了名的难搞定。对沈归这种不入流的炼药师来说,死的异香兽是上好的宝贝,可对于大多数炼药师和灵修者而言,它也就是个只能爆出新手装备的小BOSS罢了。

实力高的看不上它,实力低的除了看着流口水也没有办法,别说它还脾气暴躁,所以异香兽其实特别招人嫌弃。

这可恶的东西本来是不应该出现在幽影沼泽里的,可现在它出现了,就说明之前的消息绝对不是谣传,幽影秘境的灵气确实是大量泄露了。

若非如此,异香兽绝不会大老远从自己玩得好好的地盘跑过来。

沈归从穿越起算到今天,来到这方修真大陆已经有了二十年的时间,本来还以为自己作为一个穿越人士能获得幸运女神的眷顾,随便赏他那么几个小神通,让他在这修真界自在行走就好,可现实往往是与梦相反的。

刚开始吧,他发现自己竟然是个能同时修炼魂力和灵力的特殊人才,但是混久了以后才悲伤地发现一个常识:同时修炼两种力量的人很久之前也出现过,这位名气很大的前辈的结局是修炼到筑基期,身体扛不住,爆体而亡。

此后,魂修者和灵修者便分成了两派,井水不犯河水,再也没有人妄图两种都修炼。

再后来,沈归学会了炼药。修真界里的炼药师都是魂修者,可是魂修者的战斗力不如同级的灵修者,用魂力炼制的丹药对灵修者来说作用不大,所以炼药师在这个叫方竹的大陆里虽然是稀有品种,但是并不受人待见。

可是,因为在灵力修炼上没啥天赋,别人一天修炼出来的力量他要修一两个月,所以沈归练了一阵子灵力之后就放弃了去改修魂力,但奇怪的是他的丹田里还是会有灵力存在可以让他调动。

也不算多,要是能倒出来大概就半桶水吧。

还好炼药师的丹药有助于他们自身修炼,延年益寿不是啥难事,而靠着远超于灵修者的寿命,他们也能攒下不少财富。

在方竹大陆里,沈归引以为傲的专业知识完全没有派上用场,他穿越之前是一个画漫画的,人气了得,粉丝上百万,还兼职做某视频网站的美食up主,可谓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但是,这个世界没有凡人,最菜的婴儿至少都是养气期一阶,根本不需要吃什么东西,只需一颗辟谷丹,轻轻松松过一月。

所以他不可能像一些穿越小说里的女主角一样,靠贩卖现代美食来赚钱,这倒不是说修士完全没有口腹之欲,只不过还是那句话:实力高的看不上这些低级东西,实力低的要吃有修炼作用的东西。

而画漫画呢,他没有实力给漫画下禁制,作品要是被盗版,哭都没地方哭去。

灵修者中倒是有专门从事灵厨的,他们擅长利用灵植和灵兽做菜,这种蕴含着天地灵气的食材做出来又好吃又能让灵修得到提升,很受欢迎。

可沈归是炼药师。既然已经修了魂力,他可不敢再碰灵力了。

不过他炼的辟谷丹有多种口味,什么蟹黄味,韭菜味,芝麻味,在市场里卖的不错,也很受广大贫穷且家有小孩的家长欢迎,甚至还因此得到引荐,进了天丰城一家排不上名号的青云学院里当供职炼药师,每月给学院交够一定数量的丹药,有薪资领。

尽管只能靠卖辟谷丹过日子,身为一个经历过十几年寒窗苦读,心性坚韧之辈,他很能安慰自己。

劳动者的地位是平等的,不管从事什么样的职业,都是光荣的,只要能为社会做贡献,就是个人价值的实现。

当一个炼药师多好啊,不用打打杀杀,担惊受怕,也没人愿意理会,能在这个动乱的世界里过上这种安生日子,也实在不错了。

唯一不好的就是没有余钱过滋润日子。

要不是这次听说幽影沼泽的草药莫名其妙地疯长,其魂效得到了大幅度的上涨,打死沈归他也不会来这种危险的鬼地方。

“唉,蝇头小利害死人。要是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炼药,兴许还能在以后实力提升了再来这里捡漏。现在可好,吾命休矣!”

沈归苦笑,他本来是要往天丰城的方向跑,可是渐渐发现自己被异香兽的香气干扰到,走了岔路。

人活一生,最怕的就是走错了路。

而他,从一开始就错了。或许最初的穿越就是个天大的错误,也不知道老天为啥看上他一个小老百姓。

还有,也不知道这异香兽干嘛非紧追着他不放,总不能是看上了他的天命之子身份,想要以身相许吧……可人兽有别,恕难从命啊。

沈归累的不行,气喘吁吁地经过了一处大沼泽。

沼泽里咕嘟咕嘟地往外冒着透明的气泡,紧接着沼泽里一条绿皮鳄鱼仿佛受到什么诱惑似的,从水下浮了上来。

绿皮鳄鱼那铜铃一般大的眼珠死死地盯着沈归,流露出一种垂涎欲滴的样子。

沈归看到这条鳄鱼,眼泪都快要掉下来。

前有绿皮鳄,后有异香兽,哪个都锤不过,这种人生也太惨了吧!

但是天无绝人之路,或者说人的潜力是可以在危险中激发的,沈归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到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

说不定可以让这两头灵兽自相残杀。沈归打算以自己为诱饵,冲到绿皮鳄鱼前面,异香兽为了追他肯定会跟过来,到时候鳄鱼要跳起来吃他,此时他再往左边一闪,岂不是可以脱险了?

可是一旦操作失误,比如说往左边跳得不够远,没够着地面,落进了水里,只怕还有别的怪物要来吃他。

算了,兵行险招,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会成功呢? 这时候沈归又有点庆幸自己是个魂修者,可以……

来不及多想,身后的异香兽已经怒吼着追了上来,太久的追捕已经让这个暴躁老哥失去了耐心。

沈归迅速调动自己身上不多的灵力朝着面前的绿皮鳄鱼攻击,果然这种挑衅的行为成功惹得这条鳄鱼更想吃他。

绿皮鳄从水里蓄力,高高跃起,正要张开它的血盆大口把沈归吞吃入腹时,只见沈归用魂力对异香兽的精神进行干扰,在异香兽的动作略有迟滞时矮身,双手同时用力将异香兽的腹部顶起来,就让这头长得很像狗熊的灵兽扑向了鳄鱼。

沈归这时来了一个完美的背越式跳高动作,成功翻到了地上。但他还来不及庆幸自己死里逃生,而是紧跟着发起了灵力攻击,从异香兽的身后朝绿皮鳄打去,造成了一种异香兽对绿皮鳄发起攻击的假象。

天丰城周边的灵兽智商普遍不高,他们除了懂得趋利避害,求偶吃肉,耍耍威风以及还手报复,并不懂得啥叫高级谋划战术策略。

所以这眼前这两只也没有例外,它们根本没发现自己原先的目标已经消失,而是重新转移仇恨,准备互相伤害。

说时迟那时快,绿皮鳄被体型庞大的异香兽吸引了注意力,一口咬住了异香兽的半个脑壳!

异香兽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忙用它尖锐的利爪拼命抓挠绿皮鳄,可奈何敌人那一身鳄鱼皮过厚,抓挠许久愣是刺不进去。

沈归喘了口气,倒也没在岸边继续当吃瓜群众,而是悄悄地往后退,看看能不能先苟在草丛里,等这两只拼得你死我活之时他捡漏出手,若运气够好让此事能成,拿到了异香兽的残肢之类,他几个月的生活费就不用愁了!

等等,这个小伙子好像忘记了自己刚刚后悔的事情。什么如果可以再也不想见到异香兽,什么一辈子都不会再贪心……都是假象。

准备一边后退一边偷偷搞一手骚操作,沈归用魂力慢慢渗透进异香兽的脑袋,让它的精神再次受到干扰产生混乱,而此时异香兽脑袋的血加速流出,沈归一边心痛,一边又鼓荡全身魂力加大精神攻击。

战斗进入了白热化场面。

眼看异香兽的脑壳即将被咬碎时,一团黑气倏然一下从异香兽的眼睛里迸射出来,毫无犹豫地刺进了沈归的魂海。

沈归感受到自己释放魂力突然一滞,生怕又出什么意外,当下不敢再管什么异香兽残肢,只迅速撤离现场,想跑回家。

他内视自己的魂海,差点没被吓死。

沈归的魂海原来是一个充满了白茫茫雾气的小空间,可在黑气进入之后,这个小空间便迅速扩大了无数倍,而沈归自己的那些雾气一般的魂力被迫挤压到一个小小的角落,在角落外面,一朵朵黑边白底的小花开放得灿烂。

一个意外的出现,往往会引起更多的意外。

不待沈归走出几步路,也不待他进入魂海细探究竟,他的魂海又起了变化。

沈归自己修炼出来的雾一般的白色魂力仿佛被人抽取出来,飘散到那些花朵的上空,化作一场小雨,淅淅沥沥一下,没了。

而沈归也发现自己无法进入魂海,只能像个外人一样,隔着屏障看着里面。

身后沼泽里,绿皮鳄莫名其妙地抛下了与异香兽的战斗,就像受到什么人的召唤一般,撒着欢儿爬上岸,朝沈归过来了。

感到脑子像被针刺了一样,沈归晕了过去。

这只绿皮鳄咬住他的衣角,往密林深处拖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