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契约婚姻
  • 极品上门女婿
  • 千层芒果
  • 2194字
  • 2022-01-24 16:29:07

汉海市,海兴酒店。

1444号房间。

“滴滴!!!”

宾馆房门被偷偷打开,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十几个记者蜂拥而入。

刺眼的闪光灯频频闪烁,相机快门咔嚓声响不绝于耳。

暧昧的粉红灯光下,宽敞的超大水床中,姿势暧昧的躺着一男一女。

“林翰先生,请问您是海兴集团总经理李可欣小姐的丈夫吗?”

“林翰先生,您为什么会与公司旗下酒店的大堂经理深夜私会?”

“林翰先生,你们是在探讨酒店管理经验和超大水床的舒适度吗?”

记者们极具攻击性的问题扑面而来,录音录像设备应有尽有,全对准了林翰。

“啊,对对,我们在探讨酒店管理的经验,你们可不要误会呀。”林翰一边随口回应,一边匆忙整理衣衫。

床中的大堂经理张璇非但没有紧张慌乱,面对镜头,反而摆拍似的扭捏着搔首弄姿,看似不经意露出身上一些淤青。

眼泪说来就来,娇嫩嫩的委屈道:“求你们别拍了,我只是个小小的大堂经理,他是集团总经理的丈夫,叫我来房间探讨酒店管理经验,我不敢不来。”

“我艹,你这是什么话?不是你叫我来的吗?怎么……”林翰见状不妙,面对十几名记者,他一张嘴哪解释的清,只能抓紧时间匆匆跑路。

……

紫苑小区,林翰的家。

准确来说,是他入赘的李可欣的家。

刚打开门,迎面就是一顿‘狂轰乱炸’。

茶杯、抱枕、拖鞋……应有尽有,全部砸向林翰,也幸亏他眼疾手快,把茶杯接住,不然摔碎了还得他来收拾残局。

“丢人现眼的东西!”

丈母娘王云秀一声怒喝,“你给我滚过来!”

林翰浑身一哆嗦,看准卧室房门开着,提着拖鞋,加速度跑路。

结婚一年,他被丈母娘打了无数次,害怕已经成了习惯。

一年前他和李可欣协议结婚,入赘李家,成了上门女婿。

他可以拿到二十万元现金为养父母办葬礼,同时在海兴酒店任保洁部经理,每个月能从公司拿到两万块工资,当做生活费。

按说已经是不错的小康生活,但是天生丽质的李可欣每天在他面前,他却连人家手指盖都没摸过。

一年时间,他全靠双手成就自己的梦想呀!!!

想想就心疼自己……

布满老茧的双手。

今晚,林翰被酒店大堂经理林轩叫去客房,本以为有什么艳遇砸到头上,谁承想,还特么被一群记者给搅黄了!!!

快速冲到卧室的林翰,却因为听到李可欣的哭声,停下脚步,折回到客厅。

“林翰,你知不知道,今晚的事情闹大了?”李可欣把手机丢给林翰,坐回到沙发上,环抱双膝,失落的揪着头发,泪珠噙不住的扑簌落下。

“呵,速度够快的,这才半个小时,网媒点击率已经破百万了,呦,汉海市的晚间新闻都报道了?啧啧,看来这是有人早就计划好的喽!”

林翰看看手机上各路媒体的报道,照片、视频、对话,一切清晰明了,可他还是一副吊儿郎当、无所谓的样子,仿佛这件事与他毫无关系。

“林翰,你个没良心的王八羔子,居然在外面给我闺女带绿帽子?你知不知道她每天在集团里说话行事,如履薄冰?只要出一点差错就会被赶出集团?”

丈母娘的手里的扫帚已经狠狠抽打在林翰身上,可是与往常哀嚎着闪躲不同,这一次,林翰一动不动的硬挺,眼神心疼的盯着李可欣。

“妈,别打了,我自己犯下的错,我自己承担。”李可欣满脸尽是不屑的冷笑与自嘲,擦干了眼泪,哭红的双眼瞪着林翰。

“不打?不打他还不得翻天了?闺女,我早就告诉过你,这小兔崽子不是什么好东西,跟你在一起,就是看中了你的钱……”

“够了,妈,别说了。”李可欣少见的冲着亲妈大喊出口。

“我……”王云秀也不想女儿伤心,又在林翰身上抽了几下才算作罢。

林翰语塞,看着梨花带雨李可欣,疼惜的叹了一声。

的确,他和李可欣虽然是契约婚姻,但从他入赘李家的第一天开始,除了不让他碰,李可欣从来没有亏待过他。

哪怕家族里的人冷嘲热讽,哪怕李可欣的母亲百般不愿,哪怕公司同事都觉得他们不相配,但李可欣始终在维护他……至少维护着他在外人面前的尊严。

最重要的是,他从没想过,一直给人高冷女强人感觉的李可欣,居然会情绪崩溃,失落痛哭,哭的……让人心疼。

“可欣,我不会让你受到一丁点伤害,我会保护你的!”

林翰收起往日戏谑人生的轻狂模样,目光坚定,语气诚恳。

李可欣抬头看到林翰整个人气质完全不同,愣了楞神。

这一刻,她心底竟然选择了相信。

“呵!屁放的比唱歌都好听,一个连养父母下葬钱都需要去赌场出老千,结果被群殴吐血,靠我闺女养着的穷小子,你能干什么?”

“叮叮!”

王云秀的辱骂还没说完,李可欣的电话响起,是她秘书打来的。

“喂,李总,不好了,网上的新闻你看了吗?”

电话里声音十分急切,“刚才李副总以您奶奶的名义召开了董事会,说……”

“说吧,我听着呢。”李可欣的声音在抖,但仍然硬撑着倔强。

“董事会说是要罢免您总经理的职位,明天就会下达罢免文件,李总,您赶快想办法解决呀,过了今晚就来不及了……”

电话挂断,李可欣眼中彻底没了光彩,多年努力,付之一炬。

“他们想把事情闹大,那就闹个天翻地覆呗,看看是他们能弄假成真?还是咱们能堵住悠悠之口?又或者……自掘坟墓?”

“啪!”

林翰轻狂的话还没说完,丈母娘狠狠扇了林翰一个大耳光,“对,你就是在自掘坟墓,还把我闺女给拖下了水!如果我闺女因为这件事被赶出集团、赶出李家,我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拉上你一起死!”

“死?不至于,事情总会有办法解决。”

林翰摸了摸火辣辣的脸,好多年没被人扇过耳光,他竟是差点忘记了这般尊严受辱的挫败感,幸好有李可欣,帮他唤起了心底里的血腥。

林翰目露寒光,“更何况对于某些人来说,想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冷着脸回到房间,林翰从保险箱里拿出一个老旧的电话,迟疑良久才拨出号码,“你马上来汉海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