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对抗世界的决心有吗?

  • 顾辰为官攻略
  • 屠狗辈
  • 2164字
  • 2022-03-13 14:38:15

一年后。

盛夏已经逐渐过去,天气转凉,秋意渐渐漫上树梢枝头。东芝树的叶子还绿着,但是畏寒的秦华树叶子已经变黄,悄无声息的一片片的落在地上。

平阳县县官邸,位于平阳县东西主干道北侧的平阳里,重檐歇山顶,坐北朝南。

县官邸断案子的明辨堂外,三丈宽的褐色大门敞开着,门口被人群堵了个严实。

顾盛坐在明辨堂上,一张脸黑的仿若锅底:“张平,你好大的胆子!”

明辨堂下跪着两人,其中一个穿着葱绿圆领丝绸长袍,戴着致远冠的长脸男人一梗脖子:“敢问顾县守,在下不偷不抢为何不能有胆子?”

顾盛一巴掌拍上桌子,青夏木制成的案子传声快,拍在案子上的声音,清脆响亮的仿若打在张平的脸上。

不远处,后堂躲着看着审案子的顾柔辰,看着顾盛拍下那一巴掌,立刻拧了一张脸倒吸一口气,她想想都觉得手疼。

“夏律规定,异人职业当由官府而定,你不问官府,私自买卖异人回府还有什么话说?”顾盛说。

张平看了眼另一边战战兢兢不敢抬头的张慈生,他说这臭小子怎么有了胆子,敢不还债,原来是仗着县守。

张平勾了嘴角冷笑一声,从袖中掏出一份文书,抖展了给顾盛看:“县守请看,这是张慈生写给在下的卖身契,若是还不上银三十两,便卖给我张家为奴。”

顾盛看了眼下面跪着的张慈生,叹了口气温和了些说:“你是异人,力气都比其他人足些,做什么不好还上他这三十两,好端端的签什么卖身契?”

张慈生抬起头来,唯唯诺诺的和顾盛说:“大人,除了官府没人愿意雇佣我们啊!”说完看了眼身边一直冷笑的张平,又快速低下头。

张平听见张慈生的话一脸洋洋得意,扬了脸说:“县守莫要管他们这群卑贱之人,若说失道前他们还有些作用,失道后他们便如同废人差不多了,卖给在下为奴他至少还可以吃口饱饭。”

后面躲着的顾柔辰,看着张平无耻的摸样皱了骂:“无耻!”

顾盛听了这话,却没有再和张平纠缠:“你这卖身契可有官府结印?”

张平知道了顾盛的意思,表情一瞬间凝固然后露出些凶狠来。

顾盛视若无睹:“既无官府结印便是无效,异人职业由官府决定不得由私人决定,本县守判定张慈生还张平三十两银子,却不可卖身为奴,就此结案。”

张平猛地站起身来,本来便长的脸在瞪大眼睛后,更是显得可怖:“顾县守!”

顾盛抬起头来,淡淡的看着张平:“如何?”

张平瞪着顾盛,咬牙一字一顿的说:“你!别!后!悔!”

顾盛轻笑一声,明辨堂内坐得端正,身后面是长宽都是两丈的夏玉,上面雕刻了明辨上仙站立潮头的图像,而顾盛的头顶则是竖悬四个大字‘明辨是非。’

“威胁县守,来人,张平上枷三日!”顾盛说完挥袖而去,张平被两个县武士按了脖子绞着手带下堂。

张平一边走,一边挣扎着回头骂:“顾盛,我教你今后在平阳县难以为人!”

案子断完没有像话本中的结局那样,引得众人齐声喝彩,站在明辨堂外的众人神情全都有些许微妙。众人渐渐散去,有一两声话飘了出来。

“咱们这个县守真奇怪,异人本就危险易与我们为敌,有什么可维护的?”

“顾县守太偏心了!”

县官邸内堂顾盛坐在上首,顾柔辰躲在后面悄悄看着。

平阳县异人一族族长站在顾盛面前,身后跪着一直窝窝囊囊的张慈生,族长叹口气向顾盛行礼:“老儿感激县守对异人一族的照料之情。”族长一身麻衣穿得已经陈旧。

顾盛看了眼后面一直不敢抬头的张慈生说:“上古时,七国先代君王都是有异能的,异能是天帝对华民的眷恋。是我辈做的不好,让你等后杰受这样的委屈。”顾盛说的情真意切。

族长听着顾盛的话沉默许久,抬起袖子微微擦拭眼角:“多谢县守眷顾,我等异人感激不尽。”

顾盛站起身来,想起张慈生堂上说,平阳县没有愿意给异人活做,想了想说:“本官听闻异人族中男女都没有差使?”

“从前失道前还好,我等还能上阵杀敌,如今迎来失道大期,便是所有神仙都全都退回问仙岛,我们更是虚弱。”族长越说脸上忧愁越发浓重,脸上的皱纹顷刻间,便似又多了不少。

顾盛点点头请异人族长退下。

顾柔辰看着族长带着张慈生离开,立刻跑出来,凑到顾盛面前笑着说:“秋天正是河流减流的时候,爹爹莫不是想让异人一族,去负责我平阳县的临河河工?”

顾盛原本略带愁思的脸,在听到顾柔辰的话后露出几分笑意:“你这丫头,不错!”

顾柔辰一扬脸有几分得意:“县里出异人的工钱,异人出体力,虽然不长久,但是也足以让平阳的异人们过个安稳年了。”

顾盛点头,随即又想到了什么,神色黯淡的摇摇头:“如今世事浮杂,人都没有了容人之心,纵然是异人那也是我们的胞肉骨亲……”

顾柔辰问:“那我们为什么会怕异人?”

顾盛摸上顾柔辰的头顶,将顾柔辰揽在怀里语重心长的教导:“大部分时候,我们畏惧的是我们所不能理解的东西,因为我们不理解,所以我们用自己狭隘的尺度,规定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将同我们一样的纳入尺度,将不一样的排斥出去,可你觉得这世上仅红色这一种颜色会好看吗?”

秋天的风穿过后堂,惊得展开的木窗咯吱咯吱作响,顾柔辰依偎在顾盛怀里,睁着眼睛仰着头,看着顾盛的胡须在秋风中晃来晃去,她突然问:“那爹,如果众人都告诉我,我是错的呢?”

顾盛弯了眼睛将顾柔辰揽紧了些,他看着敞开的门外渐渐浓重的秋意,轻声说:“那你就问问自己,够不够勇敢和这个世界去对抗。”

顾柔辰藏在顾盛怀里,揽着顾盛的脖子笑着说:“只要有爹在我就敢!”

“那爹不在呢?”顾盛随口说着。

顾柔辰耍赖嚷着:“我不管我不管!”

顾盛笑出声,低了头捏着顾柔辰的脸说:“十六岁的大女孩子了,还这么赖皮。”

顾柔辰笑着揽紧顾盛的脖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