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杀顾盛!

  • 顾辰为官攻略
  • 屠狗辈
  • 1562字
  • 2022-03-13 14:38:15

夜间,

随园,窦山的卧房灯亮着。

换了睡袍的张夫人坐在镜前,窦山拿了梳子低着头细心的为她挑去发丝间的白发。

张夫人通过镜子看着身后的窦山,想了许久才轻声说:“疏水……”

窦山头也不抬,轻声应答:“如何?”手下拔去白发的动作细致温柔。

“生老病死是常态,你纵然老去我也不会嫌你。”窦山说。

张夫人听了轻声笑起来,脸上神情红晕带着少女般的羞涩。她想起要对窦山说的话,敛去脸上笑容,转身面对窦山,握了窦山的手:“疏水,我没有孩子……”

窦山神情柔软,将张夫人揽在怀里,摸着她的长发轻声说:“无妨。”

张夫人抱紧窦山的腰身,闭了眼说:“如此,蕙女公子不想嫁那便不让她嫁吧,孩子们开心最重要。”

窦山后背一僵,最后身子放的比从前更软了些:“姝姝……武王初兴,一时掌权柄者,尽属司马起等军伍之人。从前,大夏官员十分之七出自衷州,如今朝中司马起等已经隐隐有与我等抗衡之势……”

“宰尹宰尹,何为宰?上古祭祀宰杀牲牛者为宰,我说到底不过王室家仆耳……”

张夫人说得对,男人的孤独只有女人可以排解,平日中纵然是窦山亲近的幕士都未必换的回窦山这一番话,张夫人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听到。她轻叹一声不再说话。

夜深了,窦玄未带一人,从他的寂园拎着灯笼来到窦山的随园,找到窦山的住房。

月亮被厚重的乌云遮的透不出一丝的光来,雨前的闷热潮湿憋的人喘不上气来。窦玄跌跌撞撞的前进着,身边的树影仿佛失道前还存在在七国的鬼怪一样,可以一口便吃掉他。

窦山的房门中有灯亮着,窦玄提着灯笼敲敲木门。

“谁人?”窦山的声音透过门窗闷闷的传来。

窦玄说:“窦玄。”

“天晚了,明日再来吧。”窦山房中的烛火骤灭。

窦玄不为所动:“览飞阁的事怕是拖不得。”屋内没有人回应,整个院子的气压越发的低。

不知过了多久,烛火又重新点燃,一个慢腾腾的脚步声传来,咯吱一声木门被打开,一个面容普通甚至略带老色的女人走出来,向窦玄行礼:“玄公子。”

窦玄低头还礼:“张夫人。”

张夫人弯了唇,笑容仿佛是带有奇妙作用的泉水,将张夫人一脸的老气洗了个一干二净,然而还增添了几分俏皮。

大夏是一夫一妻,但达官贵人背后的女子不知藏了多少,而张夫人便是窦山放在随园的女人。

窦宰尹的夫人是陈氏,可窦山的夫人却是张夫人。

“你先去看会书,一会我们谈完话我去接你。”窦山走出来为张夫人披好衣服温声的叮嘱张夫人。

张夫人笑着拍拍窦山的手,看了一眼窦玄,在他的目送中带着侍女离开。

窦玄低着头目不斜视。

窦玄说:“进来吧。”

窦玄跟在身后。

关上门,窦山房中陈设在窦玄眼中铺设开来。窦山的屋子布置的及其简单朴素,什么览飞阁、广楼再奢侈堂皇,窦山的卧房却是简单舒服的,那种头茶过后三冲四冲后,味道留香的舒服。

窦山坐在椅子上,旁边的几案上甚至放着张夫人还未绣完荷包的绣框。窦山拿茶水碰到了绣框,眉眼间的柔色立刻散了满脸。

窦山这样的温柔,窦玄从来没有看到他在陈氏面前显露过,甚至是他的母亲,怕是也没有见过。

窦玄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了因为夜晚在他心中刻意放大了的恨意。

“什么事?”窦山喝了口茶问。

窦玄低着头恭敬的说:

“览飞阁的事情儿子都听见了。”

窦山面色如常:“那又如何。”

窦玄说:“牵一发而动全身,隐患不能留。”

窦山问:“你认为该当如何?”

“杀顾盛!”

窦山眉毛一跳,重新打量他眼前的儿子,灯火下的窦玄低着头,教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何必这么狠。”窦山站起身来气息略微不稳。

窦玄继续说:“土之不在树依谁存?儿子是为父亲着想,顾盛在父亲手下任户曹多年,不论为了什么这个人都留不得。”

窦山看了眼窦玄又慢慢坐下,重新恢复一开始的风淡云轻:“你为了什么?”

“岭南郡郡守。”窦玄慢慢抬起头来一双黑沉的眼睛,在灯下黑的吓人。

两个时辰后,窦玄从窦山房中出来,夜色已经如同墨一般漆黑,天地上下,仅有窦玄执着一盏孤灯慢慢移动着。没有风,天地是寂静的,窦玄整个人彻底的融在夜色中,再也捞不起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