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分别

  • 顾辰为官攻略
  • 屠狗辈
  • 1242字
  • 2022-03-13 14:38:15

顾柔辰走后,窦玄待看不见她的背影后,慢慢抬了步子,往广楼去走。他的步子比前些时候去广楼时压得沉些,因为袖子中放了顾柔辰在食肆里买给他的秦华糕。

窦玄到达广楼,并没有看到窦山和顾盛,绕着随园的竹林继续往深处走,一座有了飞檐的三层阁楼逐渐映入眼帘,那是览飞阁,站在阁顶可以远眺安阳都大半景色。

窦玄看了眼阁楼,一掀袍摆走上台阶,缓步上楼。览飞阁平日供窦山远眺休息之用,整体装修清新素雅,一楼置书,西面靠雕花圆窗的四方塌上,不论是靠垫还是薄被,都是用的衷州最好的丝绸。

窦玄走到一半,突然听到两个男人略低的争吵声:“疏水你糊涂,这些年置办下的,难道还不够你窦家几辈子花销,你何必沾染那个腥臊。”窦玄脚步一顿,站在楼梯中间不再向前,反而静立不动。

疏水,是他父亲窦山的字。

“另外,那王孙信中所写可句句是真?”

窦玄听了很久,才听到他父亲窦山的一两句话:“月生,你不是不明白我的难处……”

又不知过了多久,顾盛说:“我明日便会带柔辰离开安阳都,去境外为官,我今日来便有诀别之意。”

“月生,我本是要荐你往岭南郡担任郡守的……”

窦山继续说着什么,只是越听下去窦玄的心越沉得深,又不知过了多久,窦玄转了身默默下楼,刚要伸腿,一个失神让他险些摔在台阶上,幸好他抓住扶手,稳住了身子才没有闹出很大的动静。

广楼外面,顾柔辰已经等窦玄等了许久,等到夕阳西下将整片随园的竹林照成了昏黄色。

窦玄慢慢走出览飞阁往广楼去,一路上脑中思绪不断,一个又一个的想法,如惊涛骇浪般的冲刷着他的理智,最后一个分外清晰的思路,彻底占据了他的大脑。

广楼下,顾柔辰见到他便扬起了满脸的笑容。

窦玄看着顾柔辰下意识的弯唇笑笑,又立刻想起他刚才的想法,下意识的回头看向身后已经被竹林遮挡住的览飞阁,夕阳下被竹林阴影覆盖的土地有着被血浸过的颜色。

窦玄双眼睁大,平日里总是沉静的面容竟露出些许恐惧。

顾柔辰跑到他面前,微微低着头,伸出胳膊将掌心向他摊开,一块温润如水略带青绿色的玉佩躺在顾柔辰白皙的掌心,那是顾夫人逝世前留给顾柔辰的东西,要顾柔辰亲自交给她未来的夫婿。

窦玄看着玉佩,却被顾柔辰掌心的纹路吸引,顾柔辰掌心代表生命的那根纹路上,有很多明显的枝杈,仿佛一根藤条被刀戟砍伐过后留下的印记,这样的人天生命运多舛。

窦玄慢慢收起了顾柔辰递给他的玉佩,笑着揣进怀中。

远远的,窦山陪同顾盛从览飞阁走出,顾盛板着一张脸,窦山却是笑的宛若春风拂面。

顾盛看到窦玄拧出一点笑容来,冲窦玄点点头,而窦山看到顾柔辰却是一脸温和喜爱,从袖中掏出一串黑金刚菩提,戴在顾柔辰手腕间,故意虎了脸说:“囡囡太瘦弱,需要黑金刚替窦伯伯保护囡囡。”

顾柔辰高兴的晃着窦山的袖子撒娇:“囡囡谢谢窦伯伯。”

顾盛训斥顾柔辰:“这么大女孩子子扭扭捏捏像什么样子。”说完冲窦山行礼:“我二人就此告辞。”

顾柔辰听着顾盛的话,神色也严肃起来,她的视线由窦山转向窦玄,一双清亮的眸子似是蒙了一层雨雾:“告辞。”

窦玄心中一疼,藏在袖中的手,将顾柔辰送给他的玉佩抓的死紧,最终说出口的也仅有二字:“保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